第3054章 行動

但心動不等於就要行動。

他站在畫好的一塊地前,吹著海風,不由拉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一擡頭就看到披著大麾站在身旁的白善。

他目光掃過他脖子上那一圈毛,問道:“那商鋪院子幾層?”

白善道:“兩層,太高了不好,這裏海風大,所以普遍是兩層。”

說是普遍,也就是說,還是有高於兩層的。

路縣令挑了挑眉,“那就按照兩層算,算上後面的院子,一間商鋪的造價怎麼說也要八十兩到一百兩之間,買一塊地就要多承建一塊地,那就是最少二百兩的支出。”

“白大人,二百兩都能在北海縣買兩間商鋪了。”

白善微微一笑道:“但二百兩絕對不能在青州城的主街上買到一間商鋪,我有信心讓這裏的商鋪比青州城主街上的商鋪還要賺錢。”

路縣令很想指著這一片荒蕪的土地告訴他別癡心妄想,但看著自信的白善,他張了張嘴,還是沒說出來。

白善笑容淺淡,卻真誠,“路縣令,自我來北海縣後多承照顧,我這才提醒你的。”

路縣令苦笑,“但二百兩,不是誰都能隨便拿出來的。”

白善眨眨眼,問道:“不至於吧,您為官多年,連二百兩都沒有?”

路縣令皺眉,“縣令一年的俸銀是兩萬四千錢,也就是說二十四兩而已,我上哪兒來這麼多錢?”

白善:“……但您還有三百畝的職田啊!”

路縣令蹙眉道:“的確可以補貼一下家中,但也不至於就富裕起來吧?”

白善幹脆拉著他去算賬,他就不信了,三百畝的職田,又是縣令,選的官田肯定是好的那一批。

哦,對了,他現在繼承的就是路縣令的職田,就在北海縣外,那裏的土質還是不錯的,至少有八十畝是上等的良田,剩下的除去一些旱地外,還有近一百二十畝左右的中等田地,不管是種植水稻還是小麥都很好。

那附近還有大片的露地,白善直接徇私劃了一大片給長工們建房子,建豬棚和雞棚。

每年的水稻、小麥收成,不算高,就算現在最平常的均產,那也有不少了。

加上種植的豆子,不算今年新添加上的豬,但就是養雞和養羊,每年的收益也不會很差,三百畝的地,滿打滿算下來,除去成本,一年收成最低收益也不會低於八十兩。

作為縣令,住是免費的,吃嘛,他們除了俸銀,還有祿米呢,每個月發的祿米不僅夠吃,還能賣一些出去,賣出去的米面只要不是生活奢靡的,絕對夠買肉了,菜蔬這些東西自家職田裏就能出產……

說真的,白善和周滿自來北海縣後,他們倆人的祿米和俸銀不僅足夠養家糊口,還能夠剩余一些呢。

白善職田上的收入完全可以存下來。

他們可養了不少人,花銷比路縣令大多了。

“您做這縣令時間也不短了,一年最少八十兩,五年便有四百兩了,更不要說其他的收入了……”

路縣令看著紙上白善算出來的收益,嘴巴微張,本來半天都說不出話來,聽到這句話時一個激靈醒過神來,跳起來道:“白縣令可別冤枉我,我怎麼可能有別的收入?”

白善:“……所以您手上的錢就一直收著不做投資?”

路縣令再次一呆,“投資?”

“對啊,雖說官不與民爭利,但是吧,在合理的範圍內增加資產還是可以的。”

路縣令:“……比如?”

“比如本縣巡視縣域時發現了一處荒蕪的山上有湯泉,於是我按照律法規定付錢買下了那座山,然後在上面種點兒菜蔬瓜果,再在那附近修建幾個院子,種出來的瓜果可以自家吃,也可以賣錢,院子嘛,也可以租出去待客,自己自在了的同時也能賺些錢,何樂而不為?”

路縣令:“你這是以權謀私吧?”

白善不認同,“露地和非礦山的售賣價格朝廷是有規定價格範圍的,別人來買,縣衙要麼不賣,要買價格也和我給的差不多,縣衙該收益的並沒有差,哪裏謀私了?”

“不對,不對,”路縣令搖手,皺著眉想了一下,“我記起來了,冬至的時候我家裏出去買了一籃子青菜,一籃子,一百文!那青菜是你賣的?”

白善眨眨眼,“是嗎?這種事都是交給底下的管事去做的,我一個縣令怎麼會知道?”

見他要走,路縣令一把扯住他道:“白大人,我終於知道你為何能在一年內把龍池碼頭建成這樣了,因為你是奸商啊!那一籃子青菜,平日裏買都花不到十文,結果你直接翻了十倍。”

白善要把手扯出來,道:“別胡說,什麼奸商,我是清官!”

倆人拉拉扯扯起來,路縣令道:“你可不能走,都說到這步了,你得給我出出主意,我那益都縣怎麼賺錢?”

白善:“您才是益都縣縣令,怎麼來問我?”

“因為本縣突然想起一件事,你說要把這龍池碼頭打造成比青州城主街還要賺錢的地方,那青州城主街不就是我益都縣主街嗎?也就是說,你這裏的商鋪要直接搶我益都縣的生意?”

白善:……失策啊!

“沒有,”白善一臉嚴肅的道:“我這是吸引更多的商旅,益都縣同樣收益的,我隔壁的萊州都沒意見呢。”

周滿站在門口看他們拉拉扯扯,忍不住問,“你們在幹嘛呢?”

白善一看見她,如蒙大赦,立即掙脫開路縣令上前,“你總算來了,路縣令誤會我了……”

等周滿聽完他們的敘述,她便歪了歪腦袋看路縣令,“您都說他厲害得像奸商了,那這裏的地您到底買不買啊?”

路縣令一楞,沈思起來,半晌後咬牙道:“買!”

這下換白善呆住了。

周滿便對他聳了聳肩道:“這不就完了嗎?”

並沒有完,路縣令覺得他們可以更加友好的深入交流一下,他把桌子上白善才計算的草稿紙疊起來塞在懷裏,然後拉著白善道:“白大人,本縣覺得您在民政上很有遠見,我們再深入交流一下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