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3章 心動

路縣令站在屋門前往遠處眺望,臉上是掩飾不住的驚色。

龍池已經大變樣了。

受邀前來觀禮的宋家人比路縣令更震驚,站在這塊平坦的土地上註視著大變樣的龍池,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要說在場的除了北海縣官衙的人誰對龍池最了解,那必定是路縣令和宋家人。

宋家自不必說,掌控龍池鹽場多年,在他們的眼裏,龍池一直是有一個鹽場,兩個小漁村的荒蕪地方,雖然它創造的價值很高,但這地方就是人少窮困……

路縣令當年為了搶奪龍池鹽場,對這地方同樣了解頗深,他當年做過收買兩個小漁村,龍池鹽場長工的事,覺得龍池將來發展得再好,也不過是因為鹽場吸引過來的人多了可以在這附近形成一個小集市,但現在……

只見以前坑坑窪窪的土地被弄得平整,一眼望去,這就是一片很平整的空地。

碼頭上都是來來回回的人,以前的鹽場上修建了不少茅草房,碼頭的工人基本都住在那裏,前面的空地上有以前煮鹽的大竈,此時上面也都架著鍋,或燒著熱水,或是正在蒸飯蒸饅頭……

再往前則是出了工人生活的區域,那裏竟然有些小攤小販在擺賣東西,有賣衣服鞋襪,也有賣一些防凍藥膏的。

而他們現在所站的這一片是崔巍等官吏和大匠的工作及生活區域,圍著這個區域向外建了一些房屋,看得出來,這應該也是臨時搭建的,直接是泥房子,但要比茅草屋要好些,至少沒那麼昏暗。

身後則是望不到頭的平地,附近來往都是人,人太多了,以至於給人一種龍池碼頭很是繁華的感覺。

這就是人氣了!

路縣令瞇著眼睛看著,半晌才回過神來。

他的師爺也很震撼,他同樣了解以前的龍池,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道:“這才一年沒到呢……”

路縣令呼出一口氣道:“這就是人氣了,有人方有人氣,難怪白善都招了這麼多人還不住手。”

師爺:“這得花多少錢啊。”

養人可是很費錢的,不僅是工錢,還有他們的吃喝穿,每天都是巨大的開銷。

路縣令意味深長的道:“所以這樣的法子不是誰都能用的。”

至少他就不行,他沒這個本事弄來這麼多錢,也沒這個膽量去冒這麼大的風險。

郭刺史正在和隔壁萊州的柳刺史寒暄。

如果說北海縣的財政主要來源於鹽場,那萊州的財政便主要來源於碼頭了。

現在萊州隔壁的北海縣新開一個碼頭不說,頭一次通航接的海船還是他們給出去的,個中滋味,誰受著誰知道。

但郭刺史的笑容也不是非常開心就是了,他只要想到現在萊州也學到了曬鹽法就心情復雜。

以萊州的海岸線,他們明年的曬鹽量一定不會低於青州的,個中滋味,也是誰受著誰知道。

兩位刺史心中酸澀復雜,臉上卻笑瞇瞇的,互相對望一眼,臉上的笑容更盛,再次寒暄起來。

白善很滿意他們的和睦氣氛,把戰場交給兩位長官,他則出去招呼其他客人,比如龍池碼頭未來的客戶,現在的潛在客戶——士紳商人們。

白善帶上了周立威和方縣丞。

來這裏的士紳商人們一聽說周立威是鹽場管事,立即打起精神來熱情的和他招呼,待聽說龍池這一帶的後續建設都要由方縣丞來負責時,大家更是熱情高漲,將倆人圍在了中間。

周立威年紀輕,見識少,謹記剛才小姑父的話,“方縣丞怎麼應對,你就怎麼應對他們就好,你管著鹽場,雖說做人要謙遜,做事卻不必卑微。”

周立威大致摸到了一點兒邊,落在眾人的眼中就是不卑不亢。

一些人忍不住私下議論,“看著不顯,行事卻是不卑不亢,不愧是白大人的內侄。”

“能教養出周大人那樣的人家,子侄又能差到哪裏去呢?”

“也是,聽他言語談吐也是個讀書人。”

“龍池這裏人氣旺啊,我剛聽方縣丞的意思,這後面一片空地都要修建房屋商鋪?”

路縣令也在和白善談這事,他指著地上的白灰問,“這是?”

“每一套商鋪院子的大小,”白善道:“到時候我便這樣一塊一塊的賣出去。”

路縣令眨眨眼,想起被他推薦過來卻無功而返的士紳商人,“不是說你不賣地嗎?”

“賣啊,”白善慢悠悠的道:“這是我有些要求而已。”

“比如?”

“比如建造的房屋高度大小用料得聽我的,還比如,價錢。”

路縣令直接略過第一個要求,問道:“價錢怎麼算?”

白善就指著腳下的地道:“買一塊地,免費承建一塊地,每人每戶最多買五塊地。”

路縣令:“……你搶錢啊。”

一塊一畝左右的地,尤其是在這樣荒蕪地方的露地,三兩銀子都是高的了,他竟然讓人免費承建起一棟房子,算上用料和人工,五六十兩都是少的,他要是建個三層,恐怕得突破百兩去。

買地的人得多虧?

白善就指著不遠處的碼頭道:“路縣令,您看看我這碼頭,這還是沒建好的,等建好……”

他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萊州那邊的官員在附近,這才壓低了聲音道:“等建好,那是必超萊州碼頭的,到時候來往的商旅貨物,一百兩也不過是鋪子一年的租金罷了,你說他們是不是賺了?”

他道:“我和朝廷花了這麼多的錢在這裏建碼頭,吸引來這麼多商旅,怎麼可能還以普通露地的價格賣地?”

路縣令沈思,半晌擡頭看了他一眼,“白大人賣出去了?”

“沒有,”白善卻不郁悶,笑瞇瞇的道:“之前沒賣出去,是因為他們對龍池碼頭沒信心,但今天過後,還愁沒人買嗎?”

“怎麼樣,路縣令要不要買一塊地?”白善微笑道:“你我這樣的交情,白某忍不住提醒你一下,現在還能選好位置,不然過幾天,我就是有心,也留不了好地方給你。”

路縣令懷疑他是故意要坑他的錢,掀起眼眸看他,半晌後道:“我不是青州人氏,總是要離開的……”

白善不在意道:“離開了再把產業賣了就是,我和周大人還在北海縣買山買地了呢,公主和駙馬還建造了別院,難道我們就要一輩子留在此處嗎?”

他道:“走的時候處理了便是,好東西還愁賣不出去嗎?”

路縣令竟然心動起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