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9章 震撼

蕭院正就深深地嘆息一聲道:“周滿說,皇室開這一藥坊對大晉和天下的百姓來說是利大於弊。”

盧太醫生氣:“那我們太醫署怎麼辦?之前她還特特寫信回來讓我們趕緊給太醫署找賺錢的路子,還說什麼這才是太醫署長長久久的活路,結果轉頭就把方子交給皇室,我們太醫署好容易才把成藥方子下到各地醫署,才開了一條小路,這就封上了?”

“不是,”蕭院正瞥了他一眼道:“周滿說,讓我們上書朝廷,太醫署也要建一個藥坊,而我們的藥坊要比皇室還要大,不僅僅是生產青黴素,還有西瓜霜、金瘡藥、防風散,反正只要是好賣的,適用天下病患的成藥我們都可以做,除此外還有各種藥膏藥貼……”

盧太醫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劉太醫則是打了一個抖,然後左右看了看,確定鄭太醫不在後才咽了一下口水道:“這豈不是要把天下的藥鋪醫館再得罪一遍?”

蕭院正想了想後卻搖頭,“我卻認為不會,這些成藥賣出去恐怕不會減少藥鋪醫館的病源,相反,我們可以把成藥賣給天下的藥鋪醫館。”

劉太醫和盧太醫沈思。

各家藥鋪醫館自然是有自己的成藥方子的,但是,他們有的成藥方子一定沒有太醫署的全,太醫署的多,甚至,大多數都不會有太醫署的好。

他們完全可以把成藥當成藥材一樣賣給各藥鋪醫館嘛。

劉太醫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連忙問道:“那各地醫署的成藥……”

“還做,不過只給他們一些常用的,不太機密的方子,像青黴素這樣要緊的方子,只能留在太醫署的藥坊裏了,將來也要成為機密。”

不知為何,劉太醫卻松了一口氣,臉上浮現笑容,“之前我便覺得周太醫此舉過於大方,倒不是說大方不好,只是這藥關系重大,一旦拿到方子的人有外心,傳揚出去……”

蕭院正嘆息一聲道:“之前誰能知道這藥的藥效竟如此厲害?就是周大人自己都沒想到,信上一再與我確認各地試驗的數據是否準確,擔心是有人故意誇大了療效。”

所以他們一開始雖看重這個藥方,卻不是很慎重,好在這個藥方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現在除了周滿和文天冬外,其他人都被傳召回京,再上上課,過後放到合適的機密位置上就好。

蕭院正問倆人,“你們覺得周滿這個主意怎麼樣?”

盧太醫問道:“我們的藥坊能搶得過皇室的嗎?”

他直言不諱的道:“要是搶得過就給唄,我們現在一半的財務還是靠陛下和太子呢。”

蕭院正就摸了摸鼻子道:“周滿建議我們太醫署再增設一司,專門稽查成藥質量和市面上的假藥、劣質藥。”

劉太醫和盧太醫再次沈默了,一直到最後盧太醫也沒說話,劉太醫便感嘆道:“院正,聽周大人的吧。”

他拍了拍袍子起身,“論為官的資歷我們是在她之上,但要算聰明才智以及遠見,我們的確不如她。”

他行禮後要告退,想了想又忍不住回身道:“院正,我們要不在太醫署裏增設一課,專門教授四書五經和經史子集?”

盧太醫張了張嘴巴,欲言又止。

蕭院正緊皺著眉頭道:“可這樣一來,學生精力被分散,於醫術精進上怕是不妥。”

“可光有醫術也不行啊,”劉太醫忍不住道:“您看看我們,再看看周大人,我們只能看著眼前的腳時,周大人都望到天邊去了,這次若是沒有周大人提點,那太醫署便陷入與陛下皇室的爭鬥中,太醫署才升品幾年,哪裏經得住這些?”

蕭院正沈默。

盧太醫望望劉太醫,又回頭看看蕭院正,還是沒忍住,小聲道:“要不問一下周滿?”

蕭院正覺得這主意不錯,點頭道:“行,我寫信去問她,對了,她上次還催我給她送人去,正好問問她想要誰,等過完年,正好給她挑兩個人送去。”

“兩個?”盧太醫立即坐直,“青州一個州怎麼放這麼多人?”

“青州不一樣,”蕭院正道:“周滿去青州本就是要找到最適合地方醫署的路子,還要將地方醫署的各種規章制度完善,所以要盡量滿足她。”

蕭院正拿起桌子上的信點了點道:“她建議州醫署按照其品級升品為五品或六品,轄各縣醫署,縣醫署按照縣品級分為六品到八品不等,她說她已經上折子了,等開年,陛下和三省六部都能看到她的折子。”

劉太醫和盧太醫再次無言。

倆人最後是沈默的走出蕭家的。

盧太醫看劉太醫要行禮告別,不由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道:“劉太醫,你說下一任院正會不會是周滿?”

劉太醫:“……盧太醫,蕭院正正當盛年,你不要多想。”

太醫只要不是被牽連到權勢鬥爭中,一般都能活得很長,蕭院正這才多大歲數啊。

盧太醫收回手,卻堅定的道:“我覺得周滿很可能會是下一個院正,不,還有可能是下一任署令。”

前者還罷,後者可是三品大員,封疆大吏一樣的存在了。

劉太醫幽幽的道:“現在周大人就已經是四品編撰了。”

所以十年二十年後她升到三品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盧太醫一想也是,但總覺得怪怪的,哪裏怪又說不上來。

等快回到家時他才想起來,“對,周滿是女子啊!”

想到後又很快癟了,算了,難道朝中諸公不知道她是女子嗎?不照樣跟著上朝多年嗎?

盧太醫回到家中,看到他兩個兒子正拿著棍子在院子裏笑哈哈的追逐打鬧,他立即臉一板,不太高興的喝止他們,沈著臉問道:“鬧什麼,讓你們背的藥材和湯方都背下來了?”

兩個孩子立即站住,手往後一背,將棍子藏起來。

盧夫人聞訊趕來,連忙道:“過年了,也讓孩子們輕省輕省。”

“連這麼點藥材湯方都背不下來,輕省什麼輕省?”說完想起了什麼,問道:“大妞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