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8章 商討

等太子的信到北海縣時已經快要過年了,白善將閹割好,又長精神了的豬仔送到各個官田莊子去。

周滿肚子更大了些,因為天冷,她穿得多,整個人看著就圓滾滾的,偏一張小臉沒多少變化,所以看著頭小身很大,白善看著很擔心,生怕她是累到了,他見過的懷孕的婦人都是全身長胖的。

所以他便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幫她分憂,太子的信一到,他就湊上去一起看。

太子在信中很坦誠的告訴周滿,在太醫署外另外開一藥坊是陛下和他共同的意思。

因為他認為周滿是他的心腹,所以他直言不諱的告訴她,“如此利器,皇室必掌一支,全然交給外人,豈能安心?”

就好比軍隊,皇帝手裏肯定要有核心的一支,不然將來外人造反,皇室豈不是要聽天由命?

這種關系重大的藥物也是一樣的。

周滿將信遞給白善,若有所思道:“如果皇室有一個藥坊統一生產,那我們太醫署只靠各地醫署零星生產肯定爭不過他們,所以我們太醫署也該建一個藥坊呀。”

白善:“……你不是想趁此機會和殿下提一提做慈善的事嗎?”

周滿糾結了一下後道:“算了,這事兒讓明達去提吧,為了不讓蕭院正太生氣,我覺得也應該替太醫署謀一謀福利。”

正說話,大吉從外面拿了一封信進來道:“郎主,娘子,驛站送了信來。”

白善伸手接過,問道:“誰的?”

“娘子的。”

周滿一看到信封上的字跡便脖子一縮,小聲道:“是蕭院正寫來的。”

白善便替她拆開,笑嘻嘻的道:“別害怕,蕭院正不在此處,他最多隔空罵你。”

蕭院正不知是聽到了風聲,還是猜出了太子在找周滿要方子,特特寫了信過來給周滿,從他們創建太醫署的艱難到太醫署未來發展的不容易,洋洋灑灑寫了兩張紙,最後才點題,說起皇室想要建藥坊的事。

他道:“幾位尚書都說過,部門有專職,醫藥一事本就該太醫署來管,雖然青黴素一藥關系重大,但也不能因此就違了此原則,不然要朝廷何用,要部門何用?”

又道:“太醫署一直被認為和太醫院一樣是陛下私屬,而不是朝廷部門,若再將此關系厲害的藥交給皇室,豈不是更脫不掉此認識?不知要到何時,太醫署方能得到諸公認可……”

“除此外,更有成藥藥效的問題,”蕭院正道:“你我皆知,成藥方子,不僅是用的藥材質量、數量,其手法也極其關鍵,差之毫厘,藥效便謬以千裏,良藥可成毒藥。由太醫署來做藥,好歹做藥的都是經過正規學習的學生,有所保證,若是交給皇室,一個步驟出差錯,他們若察覺不了,將貽害不淺……”

周滿沈思起來,白善也沈思,半晌後道:“蕭院正說的也有理。”

周滿就擡頭看他。

白善便笑道:“所以該循環一下。”

他將桌子上的茶壺放到了他和周滿的茶杯中間,又移動了一下兩個茶杯的位置,點了點茶壺道:“該有個監察部門,專門檢查生產出來的成藥。”

周滿眼睛微亮道:“對呀,”點著兩個茶杯道:“不僅皇室的藥坊要查,我們太醫署的藥坊也要查,甚至民間的藥鋪醫館所售賣的成藥……”

白善:“……這好像和縣衙的職能沖突了。”

周滿再次擡頭看他。

“嗯,也不一定,你們太醫署人手不足,不說人手,光是規章制度的指定可能都需要不下十年,我們慢慢來。”

十年以後的事十年以後再說,他到時候肯定不當縣令了,此時周滿可不能受氣。

周滿將兩封信並排放在書桌上,拿過一張白紙攤開,打算先給蕭院正寫信。

然後才給太子回信。

白善在一旁研墨,一邊看她寫一邊道:“對了周大人,有個帖子要送你。”

周滿頭也不擡的問,“什麼帖子?”

“我們的碼頭要開了,就在後天,有三艘海船會過來我們這裏停泊,這是萊州碼頭答應給我們碼頭的船只。”

周滿驚喜的擡起頭來,“海船從哪兒來的?”

“最遠的是潮州一帶,還有兩艘是從江南回來的,都是趕著回來過年,聽說帶回來不少好看的布料和瓷器,到時候你也去看看?”

周滿不在意這些東西,卻對湊熱鬧很感興趣,連連點頭,“那我們明天得去了吧?”

“嗯,明天郭刺史他們也會來,等他們到了,我們一起去。”白善伸手將她額角散落下來的一縷頭發弄好,笑道:“你身子重,到時候就和殷或他們一起住在公主的別院裏。”

“咦,那你們呢?”

“我們住在龍池海司處。”

那其實就是一個掛名,還是白善自己封的,其實就是幾套房屋湊在一起的院子,是給崔大人等一眾建造碼頭的官吏、大匠住的,也是他們的辦公場所。

周滿點點頭,因為有這件好事在,她給太子寫信時就忍不住更活潑了些,也啰嗦了點兒。

等太子和蕭院正收到信,已經是朝廷封印準備過年的時候了。

信是直接送到家裏和東宮的,因為送信的是白善的護衛,所以他不說,倆人都不知道他們是同時收到信的。

蕭院正一聽說是周滿的回信,顧不上來給他送年禮的劉太醫和盧太醫,立即拆開信來。

劉太醫知道這是周滿的信,也不由放下茶杯,關切的看著蕭院正。

見他面色漸漸嚴肅,最後慢慢的把信合起來,便不由問道:“怎麼了,周大人不贊同我們的觀點嗎?”

蕭院正壓下手中的信,半晌不說話。

盧太醫焦急,“院正,您倒是說啊,周滿是不是已經把藥方給太子了?”

“還沒有,”

倆人才要松一口氣,就聽蕭院正面無表情的道:“不過快了,她說她已經答應太子了。”

劉太醫和盧太醫:……說話能不能不大喘氣?

倆人面面相覷,一時沒說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