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7章 坦誠以待

鄭氏好奇的問:“怎麼織?”

“不知道,”小錢氏道:“不過我讓人給老四寫信了,讓他給我送些羊毛回來,再問問人家是怎麼織的。”

鄭氏點頭,也憂愁起來,“我看滿寶和公主都只是肚子大,其他地方都沒胖,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呀?”

小錢氏道:“等我回頭問問她,不過她現在腳腫了許多,卻還是每日都去醫署,我就怕她糊弄我,報喜不報憂。”

鄭氏立即道:“那我也問問善寶?”

小錢氏立即點頭,倆人達成共識,忍不住相視一笑。

正廳裏,周滿寫完了信,問明達,“你要不要也寫一封信回去問問?”

她委婉的道:“或許有些話殿下不好與我明說,而我距離京城太遠,只怕領悟不到殿下的意思,你們是兄妹,應該更好說心裏話。”

明達並不覺得,太子哥哥雖然疼她,但是把她當妹妹,把周滿當心腹,要說機密,只怕他會更願意和周滿說。

不過對上周滿的目光,明達沈吟了一下還是點頭應下了。

不過她寫的信就要簡潔多了,問個好以後便旁敲側擊了一下此事,兩三句話的事。

周滿見她寫得這麼少,欲言又止。

白善就扯過她手裏的信,吹幹後塞進信封裏,塞進懷裏道:“行了,吃飯去,你當誰都與你一樣是話嘮嗎?”

周滿不由嘀咕,“我怎麼話嘮了?我明明是為了表達清楚明白,以免有什麼誤會。”

她道:“要是都像殿下這樣隱掉最關鍵的信息,只寫了目的,不僅徒惹猜疑,還耽誤時間。青州距離京城可不近,一去一回,半個月過去了。”

白善這才想起來,扭頭問殷或和白二郎,“你們有沒有信送回去?”

殷或略一想便點頭,“還真有。”

他打算告訴家裏,今年過年他不回家過年了,要留在青州過年,這是件大事,得告訴他們。

白二郎想了一圈後搖頭,“我沒有。”

白善和周滿就一起看向他,“快過年了,你不該催一催人還錢嗎?”

白二郎:“我又不在京城,催他們還了我也用不著,還不如讓他們繼續借著呢。”

明達不由問他,“現在還有誰欠你的錢?”

白二郎笑瞇瞇道:“沒幾個了,都是以前在國子監和崇文館玩得比較好的同窗,對他們,我收的不是日息,就當是朋友借給他們的,放心,他們不會賴賬的。”

明達當然不擔心他們賴賬,只是很好奇白二郎怎麼這麼喜歡放債,即便不賺利息錢也要借。

白二郎憂傷的道:“沒辦法呀,我又不做生意,也不是那個料,那賺來的錢留在庫房裏也是落灰,還不如拿出來給人用,反正我知道他們人品好,肯定會還,也能還上。”

白善已經起身,扶著周滿,“走吧,去吃飯。”

周滿就順口問了一句,“留著數錢錢也高興啊,你為什麼非得借出去呢?”

白二郎就看向她,“有人說,錢留著是死物,是一堆廢銅,只有拿出去用起來,流通了才是錢。”

周滿:“誰說的?”

白二郎就瞇起眼睛盯著她看,白善都忍不住扭頭看向她了。

“……”周滿:“哦,是我啊。”

周滿下意識的瞄了一眼她放在科科那裏的私房錢,有些心虛,不過卻道:“這話也沒錯的,但是也別亂借,你心裏有數就好。”

白二郎哼哼兩聲,也知道那肯定又是她話趕話編出來的瞎話,恐怕她自己都不相信呢。

不過他也不後悔就是了,他借出去的錢並不是很多,大額借錢的……

除了趙六郎,其他人也不會和他借,而借錢給趙六郎,他一向是收利息的。

白二郎太有錢了,他又不喜奢靡,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所以賺的錢都存著,以前是存自己的,現在連公主的那份一起存,錢就更多了。

嗯,明達也不喜奢靡,所以和經常感覺入不敷出的長豫不一樣,倆人感覺他們的錢好多呀,還得建造庫房賺錢。

到了飯廳坐下用飯,白善這才告訴鄭氏和小錢氏,“明日有人送信回京城,娘,大嫂,你們有信往回傳嗎?”

當然有了!

而且還有不少話呢,鄭氏可以自己寫信,小錢氏則是用過飯後就去找周滿寫信。

寫了好幾張紙,將家裏人上上下下都交代過後才算完。

第二天白善就把厚厚的一疊信交給護衛,點了兩個人,讓他們快馬加鞭的送回京城。

信送回到周宅,一並交給了莊先生。

莊先生找出自己的信件拆開看了一遍,便從一堆信裏翻出兩封送進東宮。

太子習慣性的先拆開明達的信,一目十行的掃過後便放到一旁。

然後才拆周滿的信,太子不由沈思起來,思考著怎麼回答周滿。

他一時拿不定主意,招來吳公公,“莊先生可還在崇文館?”

吳公公立即躬身道:“在,莊先生才上完一節課。”

“將先生請來。”

莊先生很快被請來,太子幹脆將案上的公文一推,去和莊先生喝茶。

“莊侍講,若是皇室和周滿要藥方,周滿會答應給嗎?”

莊先生已經從白善給他的信裏知道事情的原委,微微一笑道:“殿下是擔心周滿站在太醫署那邊把持藥方不給?”

其實皇帝和太子想拿到藥方並不難,別的不說,他們直接問蕭院正青黴素怎麼做,難道他會不說嗎?

只是不得到授權,到底名不正言不順。

當然,他們也可以用強權,不過皇帝愛惜名聲,皇室也不願意落下與朝廷爭利的爭議,所以才找周滿要方子。

太子轉了轉茶杯道:“周滿雖是孤的人,但她少有私心,若是一心為公,孤也不能拿她怎麼樣。”

莊先生微微一楞,雖然太子對周滿的認識有些偏差(周滿是他的人),沒想到評價卻如此高。

莊先生想了想後道:“殿下不如坦誠以告,您既然說了她少有私心,那您坦誠,她肯定也會回之以誠。”

太子沈思起來。

莊先生道:“殿下,從邊關各地傳回來的信息來看,青黴素加上太醫署的學生,起碼能比原來減少六成的傷亡,這個數據算於具體的數字……”

太子臉色嚴肅,微微點頭,“孤明白了。”

這麼重要的藥,怎麼能全部掌握在太醫署手裏呢?皇室手裏必須有一支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