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6章 誰的意思

只是兩件事,但也足夠世人看到青黴素的效用了。

再對比周滿當初送到京中的療效,不少人暗暗將其列為保命藥之一,最近正想方設法的從太醫署裏弄一些藏在家中。

讓蕭院正等人哭笑不得,一再禁止,說明這藥不能亂用,有些人不適用,用了會死的。

但依舊禁止不住,有些人裝病,有些人撒潑,反正一定要太醫給他們開這個藥,然後又自己收藏起來。

還有的,則是收買太醫署裏的人,想要直接從源頭拿貨,在青州一片歲月靜好的時候,京城是轟轟烈烈的鬧了一頓。

更不要說藥商和各藥鋪醫館的轟動了,聽說連鄭大掌櫃都忍不住蹲在鄭太醫的屋裏盯著他看。

奈何鄭太醫雖然知道藥方,但他不敢告訴鄭大掌櫃,至少目前不敢。

這東西是太醫署的,嗯,還有周滿的。

除非兩者之中的一個開口,不然鄭太醫可不敢往外傳,一個不好,不僅人頭落地,鄭家百年的名聲也要沒了的。

連皇帝都心思浮動起來,尤其是軍中的各種數據傳來,皇帝立即讓太醫署將青黴素藥方召回,把地方上已經學會青黴素制作的署令全部召回,哦,除了青州。

好在青黴素出來時間不長,又還在大量試驗的階段,所以沒有傳得人盡皆知,知道這個藥方的地方醫署還不是很多。

周滿皺眉道:“鄭辜和鄭芍也被召回了。”

作為她的兩個弟子,任職的地方距離京城又不是很遙遠,所以當時他們都拿到了青黴素的方子,也已經開始制作。

此時倆人被召回,那地方醫署就要另外派人去接手,除了他們所在的兩個地方外,還有好幾個州縣……

這對太醫署來說算是比較大的動靜了,周滿心痛,“那給我派人的事豈不是更遙遙無期了?”

白二郎點頭,“是啊,真同情你,我提前與你說好,明年我要帶孩子的,可不能幫你太多。”

明達則是無言的看著倆人,“你們又忘了重點,重點是現在太子哥哥要辦藥坊啊!”

明達在心裏同情了一下太子哥哥,便扭頭替他問周滿,“你要答應嗎?”

周滿就一臉糾結,“我不知道啊。”

她皺眉道:“制作的方子我早交給太醫署,殿下要開藥坊,大可以和太醫署要方子,千裏迢迢的寫信來問我,顯然是太醫署沒答應他。那這藥坊的性質顯然不是公,是私啊!”

明達這才想起來,蹙眉道:“太子哥哥要將藥坊做私產?”

周滿垂眸看剛被白二郎放在手邊的信紙,眉頭一直沒松開,“等白善回來問問他,我懷疑太子殿下這樣做是因為青黴素在戰場上的應用。”

白善則在縣衙裏加班,殷或也在,等把公務都處理完以後才通過小門回家。

看到白二郎和明達都在,便扭頭對下人道:“行了,我們都回來了,讓廚房上飯菜吧。”

今天消耗太大,他太餓了。

周滿沒有攔著,等倆人都洗過手才將信給他們看,“太子殿下來的。”

白善仔細的來回看了兩遍才轉手交給殷或,蹙眉道:“這是殿下一個人的意思,還是陛下的意思?”

殷或也仔細的來回看了兩遍,沈吟道:“這藥竟如此重要,太子殿下應該不會昏頭,多半是陛下的意思。”

白善的手指點了點桌子,“所以這藥坊……”

周滿看向明達,“是皇室要建的?”

明達想了一下她爹和她哥的性格,不太確定的點頭,“可能?”

白二郎忍不住,“要不寫信去問問?不過有多大區別?”

“當然有區別,”周滿沈吟道:“若這是皇室要建的,難怪太醫署不答應。”

明達就扭頭問她,“那你答應嗎?”

周滿便又一臉糾結起來,“站在太醫署的位置上,我自然不答應,可是……”

其余四人都一臉好奇的看著她,“可是什麼?”

周滿就捧著臉撐著桌子上,苦惱道:“站在個人的角度上,其實由皇室開一個藥坊並沒有不好,我甚至很開心。”

殷或小聲問道:“開心有人與太醫署相爭?”

周滿瞥了他一眼,想著這屋裏都是自己人,幹脆大方的點頭,道:“不錯,而且有些事太醫署作為官方不好出面,但皇室卻可以,這時候他們手上有這樣的藥會少很多掣制。”

明達若有所思,“比如育善堂?”

“對,”周滿忍不住輕拍了一下桌子,道:“育善堂,包括我們太醫署,有一半的花銷都是走的陛下和太子殿下的賬單,這是因為這是半慈善性質的,有時候國庫沒錢,或是朝廷有其他的事被牽制,對我們便多有忽略,但皇室不一樣,皇室需要民心,要是再有詳細的規章制度,使其不得不按照制度來幫扶……”

白二郎還聽得一頭霧水,白善殷或和明達已經扭頭看著她,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原來你也有所圖呀。”

周滿只看著明達,和她擠眉弄眼,“你覺得如何?”

明達就垂眸想了想,然後道:“那只靠青黴素怕是不夠的。”

周滿便道:“西瓜霜也是我做出來的,方子我也有,還有一些成藥,不過最要緊的是我還年輕,將來我肯定能做出更多成藥來。”

白善便輕輕地敲了敲桌子,“話說,你們是不是商量得過早了,不應該是先問一問殿下,這到底是他一個人的打算,還是陛下的意思嗎?”

明達看向周滿。

周滿就擼了袖子道:“筆墨來,我來寫!”

白善就起身,出去給她端來一套筆墨,親自給她研墨伺候她寫信。

隔壁的飯廳裏,鄭氏正讓人擺上飯菜,朝著正堂看了一眼,見他們湊在一起說得熱鬧,便讓人將飯菜蓋上,“再等一等。”

小錢氏好奇的往那邊看了一眼,問道:“說什麼呢這麼熱鬧?”

鄭氏笑著搖頭,“應該是公事,不管他們,等他們餓了自會過來找吃的。”

小錢氏想也是,便和鄭氏坐在一起等,說起閑話來,“天冷了,我看滿寶的腳都腫了許多,我聽我家老四說草原上的人會用羊毛織襪子,可暖和了,我也想給滿寶織一雙。”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