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5章 神藥

潘獸醫嚇得不輕,連忙去找白善認罪,“一共動了十四只豬,死了三只。”

白善問,“可查出原因?”

潘獸醫懊惱道:“外邪入體,傷口紅腫,難以愈合,發燒難退,才一天就死了。”

一旁的周滿若有所思,“這也是難免的,但不知騸馬的死亡率是多少?”

“比這要輕一些,我這些年騸馬,基本就沒有死的。”

馬很珍貴,死一匹他們的獎金紅封基本就沒有了。

周滿便道:“那還是因為不夠熟練,不過不要緊,我手上有個藥,可以暫時補上這個缺漏。”

不過周滿還是多嘴問了一句,“死的三只是誰開的刀?”

潘獸醫遲疑了一下後道:“有兩只是田大夫他們三人一起閹割的,還有一只是我那大徒弟閹割的。”

也就是說,經過潘獸醫手的,還是沒有死的。

周滿沖白善挑了挑眉,白善便頷首道:“我知道了,辛苦潘獸醫。”

他笑道:“他們都是初學者,再多練練吧,您不必多往心裏去。”

潘獸醫見白縣令和周大人都不怪他,這才松了一口氣。

周滿便將做好的青黴素給潘獸醫帶去,每次閹割過後沾上一點塗抹,“我也不知用量多少是正確的,先從小到大,一點一點調劑用量。”

潘獸醫應下,帶了青黴素回莊子。

豬圈裏收了不少小豬仔,這兩天潘獸醫都不敢放開了閹割,每天他自己就閹割五只查看情況,然後是田大夫他們和他的兩個徒弟。

看豬仔送來的速度,他也知道後面光憑他一人是不夠的,所以他才讓兩個徒弟試著親自動刀,卻沒想到他們動刀的死亡率這麼高。

潘獸醫便放下了手上的事,特意盯著他們閹割了幾只。

白縣令可是說過的,讓他把徒弟教出來,以後是要下鄉給養豬的農戶閹割小豬仔的。

潘獸醫並不想下鄉去,因為分到了房子,又多拿了這麼多俸銀,並不害怕教會了徒弟就餓死師父。

而且,在他心裏,相比於騸豬,他覺得騸馬和醫治牛馬前程更大,他打算將這部分核心的技術教給他兒子……

孫新和牛二狗或許察覺到了一些,所以學習起來也格外賣力,比田大夫三個要認真很多。

即便是動完刀了他們也不走,就蹲在豬圈裏看著被閹割過的豬,特別認真的觀察它們的情況。

沒有人的時候師兄弟也會說小話,“以後騸豬也會和騸馬一樣流傳下去嗎?”

“應該會吧,白縣令不是說了嗎,騸過的豬更好養大,肉味也更好。”

牛二狗呼出一口氣,“那我們只學會騸豬,以後也能養家糊口了吧?”

孫新點頭,往外看了一眼後小聲道:“再琢磨些治煮的病癥,只要養豬的人多了,我們以後就不愁飯吃。”

牛二狗也左右看了看,小聲問道:“大師兄,師父騸馬的技術你學會了吧?”

孫新嘆氣著搖頭,“我是見過不少次,但我從未親手動過,應該不行。”

他道:“馬比豬可貴太多了,未來的長官也未必有白縣令的寬厚,要是騸死了問罪……”

牛二狗一抖,立即不敢再提,“能學會騸豬我也很知足了。”

“不過師父治療牛疾的幾個方子我都背下來了,就是對判斷牛的病我還不夠熟練。”

牛二狗也點頭,“我會給母牛摸肚子,上次師父去給母牛接生,我就跟著的,學了好多。”

師兄弟兩個對視一眼,立即決定互通有無,互相學習。

孫新還道:“過來和我們一起學的田大夫三個,他們手上有很多方子,你看這兩天他們拿來塗抹的藥水,我看就特別好,用過的小豬恢復都比較快。”

牛二狗領會,掏出一把銅錢給孫新,於是第二天等潘獸醫走後,倆人就用湊在一起的錢買了一只雞和一些菜,又買了一壺酒,請莊子裏的廚娘幫忙做了以後就請三位大夫留下喝酒。

田大夫三個這幾天都比較郁悶,倒沒有多想,畢竟和倆人一起學習,有了一些交情。

聽到倆人問起給小豬仔用的藥水,田大夫便苦笑道:“這藥別說是你們,我們也想要得很,但這藥我們並不知制作,整個醫署裏,也就只有周大人和文大人知道怎麼做。”

即便是軍隊要的青黴素多,周滿也不讓他們動手,而是讓胡小妹和韋士忠幾個年紀小的去打下手,但就是這樣,他們也不知具體的制作方法,只知道其中會用到發黴的黴絲。

孫新頓時覺得這一頓白請了,看向桌子中間的那只雞心疼不已。

牛二狗也心疼,但也沒辦法,問道:“那以後我們閹割小豬仔,只能和醫署買藥了?”

韋大夫便笑道:“也不一定非得青黴素,你們師父以前騸馬,還有他這段時間騸豬,不都是用的自己的方子?我看也沒有哪只豬出問題。”

孫新若有所思,孫二狗對比了一下後搖頭,“但用了青黴素的小豬仔恢復得的確比較快,就算是師父下刀也是這樣的。”

所以最好還是用這藥水。

“這藥可不便宜,”田大夫倒了一杯酒道:“據我所知,目前能用得上這藥的也就一些特別的病人,再就是軍中的將士了,產量並不高,會做的人也不多。”

而此時,才從醫署裏回到家的周滿從白二郎的手中接過信,拆開來一目十行的掃過。

明達扶著腰在大堂裏慢悠悠的轉悠著,問道:“太子哥哥這麼急的寫信給你是有什麼事?”

信不是驛站送的,而是侍衛直接送到明達那裏,由明達轉送,這樣的信速度更快,算得上急信了。

周滿將信直接遞給白二郎看,道:“殿下想要辦個藥坊,專門做青黴素。”

明達不解,“太子哥哥何時對生意上的事感興趣了?”

周滿一臉的糾結,不知道該不該答應,白二郎已經看完了信,和明達道:“上個月吐蕃和大晉起了沖突,青黴素用上了,受傷的八十九個士兵無一死亡,沒有太醫署的學生,只有他們軍中的軍醫在,據說,以前經過他手的傷患能活下來一半就算好的了。”

又道:“還有,大理寺俞大人的幼子,傷寒不愈,高燒驚厥,太醫院都要放棄了,最後用了青黴素,竟然熬過來了。現在青黴素已經代替西瓜霜成了又一神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