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4章 練手

孫新已經穿好了針線,潘獸醫剛完成他便將針線遞上去,潘獸醫接過縫合起來,然後就用草木灰一抹傷口便將豬解開交給孫新,“單獨放著。”

周滿挑了挑眉,很是驚訝他的縫合術,看著比田大夫他們還要好,最主要的是,他手腳好麻利,即使是第一次也不見多少生疏,可見他以前騸過多少馬。

周滿看得津津有味,等牛二狗把第二只小豬仔拎出來固定好時,她便上前道:“我也來摸一摸。”

眾人忍不住一致扭頭看向白善。

白善便和她一起上前,“摸吧。”反正已經固定住,傷不到她。

周滿便上前,扶著白善的手蹲下,潘獸醫正要指點一下她,她已經自己伸出罪惡的手摸下小豬仔,很是穩當和精準,一摸就摸到了那個點,她還按了按,示意潘獸醫來摸。

潘獸醫摸了摸後沈默了,半晌才道:“大人很有天賦,您……”有沒有想過做獸醫呀?

大家一起轉頭沈默的看著他,潘獸醫也覺得自己說了傻話,周滿是大夫,是太醫,醫人的,怎麼可能來做獸醫?

周滿卻是躍躍欲試,盯著潘獸醫手裏的刀道:“不如這一只我來?”

潘獸醫瞪眼。

周滿已經沖他伸手。

潘獸醫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善,見他不反對,便將刀放在周滿的手上,起身將凳子讓給她。

周滿就在他的位置上坐下,看著眼前的豬先在腦海中過了一遍剛才看的步驟,然後就捏住了一刀劃過,同樣是幹脆利落,甚至連刀口看著都和潘獸醫剛才開的一樣。

潘獸醫眉眼一跳,更是覺得周滿天賦卓絕,這簡直是做獸醫的好苗子啊。

周滿接下來的動作卻比不上潘獸醫了,她擠不出來蛋蛋,潘獸醫就在一旁指點她,她很快找到訣竅,在豬豬的嚎叫聲中接過剪刀,同樣利落的剪掉了,潘獸醫看了一下刀口,心中又忍不住感嘆一聲。

接下來是分開管子和切割,其實這才是最難的一點,潘獸醫正想著是不是接過時,周滿卻已經利落的找到了管子,將其和血管分開,把它和那層白膜一起清理幹凈,然後縫合後抹草木灰。

周滿問道:“只草木灰就可以了嗎?”

潘獸醫道:“還有其他的藥汁,但我不確定它用什麼藥好,我們一開始騸馬就是用草木灰,這兩天多註意,要是傷口不愈,有惡化的趨勢,到時候再用藥。”

周滿頷首,看著被送回豬圈的兩只小豬仔若有所思。

它們的命很頑強,難受了兩天後慢慢緩和過來,潘獸醫每天都去看,後續給它們的傷口用了一些藥,確定在愈合後便匯報道,這次閹割成功了。

白善一聽,便讓人去購買更多的小豬仔,連青州城那邊都有養豬的農戶找過來,或是貨郎和小商人,他們可以從其他縣買了小豬仔挑到這邊來賣,來回一趟也能賺上幾十文。

一般的商人自然是看不上這點錢的,更多的是想趁此機會和白善有些交情,只可惜,現在白善將此事交給了董縣尉。

周滿關註的都比他多。

周滿如此關註,卻是看上了豬圈裏的小豬仔,她想拿它們練手,當然不是她練,而是給田大夫他們練。

“別看只是騸豬,這裏面考驗的卻是瘍醫最基本,最要緊的技術,從找位置,開刀,切割,分離,縫合……”周滿道:“若是需要,還有止血和上藥兩個步驟,你們若是掌握了這門技術,那在瘍醫上的技術也往前一大步。”

田大夫三個目瞪口呆,“大人,周大人,您讓我們去做獸醫?”

周滿攤手道:“那我也找不到活生生的病人來給你們練手啊,讓你們自己找雞鴨兔子來練手,這都多久了,也沒見你們在哪只牲畜上練過。”

“當然了,你們要是不想學這門技術便算了,”她道:“不過,外傷來說,分離和縫合都是最基本的。”

三位大夫沈默,韋大夫沒有思考很久,立即應承道:“學生願意學,請大人教我。”

他以前只聽幾個同行說過,厲害的大夫會縫合傷口以止血,但他只是聽說過,從未見人做過,他私下琢磨時就常看妻子縫衣裳,當時就在想,難道縫肉也要跟縫衣裳一樣嗎?

直到進了醫署,親眼見周滿做過才知道,還是不一樣的,用的針不一樣,線也不一樣,針法也不一樣……

當時送來的傷者出血量這麼大,但她能用針減少出血量,再一縫合,基本上就不怎麼出血了,這是只用藥遠遠比不上的效果。

他以前是沒人教,所以想學沒地方學,現在有人肯教,他自然要學的。見田大夫和邵大夫遲遲不說話,他也顧不得再等他們的回應,生怕久久不答應周大人一生氣就真的不教這個了。

見韋大夫要學,田大夫和邵大夫遲疑了一下便也咬牙應下了。

周滿便頷首道:“那你們準備一下東西吧,有空可以去找潘獸醫探討學習一下。”

三人低頭應下。

潘獸醫對找上門來的三人驚訝不已,倒沒有懷疑他們要搶他的飯碗,因為三位都算得上青州有些名氣的大夫,不管是名聲還是收入都在做獸醫的潘獸醫之上,嗯,遠超。

他們多想不開才會來學獸醫的本事?

再一聽他們解釋說是周大人要求他們過來學習,說是為了學習瘍醫,先在豬身上動手,以後就要在人身上動手。

潘獸醫就回想起周滿那一手漂亮的閹割術,忍不住問,“那……我豈不是也能醫人了?”

三位大夫:……

最後還是韋大夫斟酌的道:“或許做瘍醫可以?醫術嘛,總有共通之處。”

潘獸醫就眼睛大亮,一把拉住他們道:“你們要學是吧,簡單,我教你們醫豬,你們教我醫人如何?也不需要多,就那什麼瘍醫就行,都是動刀子的,我應該可以的。”

這怎麼一樣?

頭一樣,你會把脈嗎?

但三人還是跟著潘獸醫去了城外的豬圈,然後豬圈裏的小豬仔死了三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