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3章 第一次動手

白善立即道:“現在官田莊子裏的豬仔都是二十天上下的,三十天前,那就得抓緊時間了。”

潘獸醫:“……這,是不是太急了,萬一卑職失手……”

白善知道他在擔心什麼,道:“只管大膽的去做,豬真死了,那也是它們的命。”

潘獸醫:……這是豬命的事嗎?這是財物損失,失職的事啊。

周滿也跟著安撫他,“它們是第一批豬,有所損傷是正常的,我們盡力而為就好。”

白善頷首:“不錯,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好好研究一下吧。”

周滿:“動刀之前我們先在腦海中演練一番。”

潘獸醫第一次聽說這樣的方法,不知道要怎麼演練,主要是,他沒對豬動過刀子啊。

但這事就這麼定下了。潘獸醫只能帶著兩個徒弟去城外的官田莊子裏看豬仔。

城外的官田莊子上現在只有六十人不到,其中還有一部分人是最近才找來的,正放在莊子裏培訓和適應。

莊子裏聽從命令建了雞棚和豬圈,雞棚裏養了不少雞,但豬圈裏的豬卻不多,都是這幾天陸續送來的小豬仔。

其實長工們不是很想養豬,養豬又累又臭,還臟,但上頭也有話下來,說養豬不僅可以吃肉,糞水還能漚肥,後頭莊子裏會挑幾個人專門養豬,每個月的工錢是固定的,聽說不比他們下地差。

長工們還在糾結中,不知道該不該爭取這個工作,不過當下沒人敢虧待這幾頭小豬仔,都好好的伺候著呢。

潘獸醫過來看,一共是八頭小豬仔,長得很像,聽說是一個媽生的,只是原來的農戶養不了這麼多,自家只留了兩頭,加上原來的兩頭豬,已經到了極限,所以剩下的豬仔全都賣了。

本來他們沒打算賣這麼快的,一般也沒人要這麼小的豬仔,他們得養到過年,年前把那頭大公豬賣了,等翻過年,出來找小豬仔的人就多了。

他們養大了一些,也能賣出價錢去。

只是聽說縣令要找小豬仔,而且是越小越好的,他們就立即找了裏正報上去,於是這小豬仔就賣出去了。

農戶還挺高興,於是就到處宣傳,好多家裏養有母豬的都聽說了縣太爺要買小豬仔,家裏有的,或是親朋裏有的,立即找了裏正上報。

所以領他們過來看豬的吏員道:“縣令吩咐了,說你只管放開手去做,除了這八只,還有好些豬仔呢,這兩天就會陸續送來。”

潘獸醫感覺肩膀上的擔子更重了,並沒有放心。

潘獸醫看著豬圈裏活潑的小豬仔發呆,他兩個徒弟更呆,完全不知從何下手。

潘獸醫看向兩個徒弟,兩個徒弟就努力睜大眼睛,更加無辜的看回去。

潘獸醫沒辦法,只能道:“先給它們減食吧。”

“減食?”暫時負責養豬的長工不解,“為啥要減食?”

一旁的吏員道:“讓你減食就減,哪兒那麼多廢話?”

潘獸醫止住吏員道:“馬閹割前就是這麼做的,豬……暫時也先這麼找吧,對了,多給它餵水,我記得豬吃的水比馬多吧?那就更得多餵清水了,先這麼著吧,這兩天我都來看它。”

長工應下,當天中午就開始減少小豬仔的夥食,多給它們餵水。

潘獸醫再來的時候就忍不住進豬圈裏抓了一只小豬仔拿在手裏研究。

小豬仔一開始叫得淒厲,但見潘獸醫只是摸它,並不是很難受,便時不時的哼一聲,不是很劇烈的掙紮了。

潘獸醫就這樣把所有的豬都抓了一遍,挑出公豬來仔細的摸了摸,按照周滿說的先在腦海中想想要怎麼下刀……

將小豬仔放掉,潘獸醫就拍拍手起身,對蹲在身旁也看得津津有味的兩個徒弟道:“走吧,回去,明日再來看看,後天……後天一早就挑兩只試試看吧。”

於是第二天潘獸醫來摸過豬後就挑出兩只看上去比較精神又粗壯的小豬仔放到隔壁空著的豬圈裏,和長工道:“這兩只明天早上不要餵食,就給他們喝一些水就好,晚上也少餵一些。”

長工應下。

潘獸醫回縣衙,和白善說了明天要動刀的事,白善便回去和周滿說了,她立即道:“我明天去看看,西餅,明天你去醫署掛牌子,能找田大夫他們看的找他們,不能的,讓他們等我到下午回來。”

西餅應下。

第二天潘獸醫帶著東西和徒弟兒子到官田莊子時,周滿和白善已經到了,見他們如此看重此事,潘獸醫不由更慎重了些。

方縣丞也很好奇的來湊熱鬧。

最近縣城治安還算不錯,也不是很忙的董縣尉也來了。

潘獸醫就對他兒子道:“看到沒,大人們對此事都很看重,做獸醫是大有前途的,你好好的跟爹學,以後和你師兄們一起在北海縣幹,都是自家人,不怕排擠,知道嗎?”

潘大郎沈思,有些心動。

潘獸醫帶了東西上前行禮,“白大人,周大人,我這邊都準備好了。”

白善還挺忙,算是百忙中抽出空來,因此道:“那就開始吧。”

長工們也跑來湊熱鬧,他們只知道這兩天來莊子裏的是獸醫,卻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來,第一次見莊子裏來這麼多大人,長工們寧願扣去半天的工錢也要來看熱鬧。

潘獸醫的大徒弟孫新進去抓了一只小豬仔出來,二徒弟牛二狗就將架子打開,和大師兄一起將嗷嗷叫的小豬仔四腿分開綁在架子上。

這是根據綁馬的架子改過來的,因為要閹割的豬仔比馬要小很多,所以便改小了。

很快綁好,潘獸醫滑了滑刀,然後讓人生火烤刀,他烤了一下刀刃,手在豬仔身上摸了摸,很快就摸到了點,不等眾人反應,他便快手的開了一個口子,小豬仔都沒反應過來,還是低低的哼哼,似乎並不疼。

好一會兒,它才淒厲的叫起來,在場的男士忍不住雙腿並攏,眉眼微跳。

但潘獸醫不慌,雖然是第一次,但小豬仔的反應比扇馬的反應要小,所以他只是頓了一下便將東西從開的口子裏擠出來切掉,再把裏面的管子和血管分離後切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