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2章 討論

北海縣如今有兩套財務,因為官鹽一事涉及機密,白善並不放心交給宋主簿,甚至是不放心交給北海縣的任一官吏,畢竟它影響甚大。

所以官鹽的售賣是單獨有一套賬本,這套賬本如今是白善親自在管,又有殷或和白二郎在一旁幫忙,加上他自己的幕僚崔先生,倒也不困難。

但是!

宋主簿是北海縣主簿,他在北海縣經營多年,人脈廣不說,眼光也在,即便他接觸不到鹽場的事,但看著龍池碼頭上的人、運去的各種木材、石料,還有各官田上的長工,每月一車一車的糧食從府庫中搬出去,他也能知道如今花銷遠大於收入。

白善也不費心思去猜他是否忠心,反正年節將近,正好也要人下地方巡視官田,以免官田上的長工出問題。

宋主簿領了苦差事,回家收拾東西,他還不知道白善是有意調他出去,只以為是日常出巡。

而且白縣令近幾月對官田很是看重,招募長工開出了不少荒地耕種,所以宋主簿認為白善此舉是看重他。

所以宋主簿雖然覺得此時下鄉又冷又顛簸,但還是樂顛顛的跑回家裏找媳婦,“收拾東西,我明天要下鄉了。”

宋太太,“怎麼又下鄉?寒冬臘月的,這會兒不是農閑嗎,下鄉去幹什麼?”

“你懂什麼,白大人開了很多官田,今年叫人種了不少麥子,明年還要在剩余的地上種水稻和豆子之類的東西,我得下鄉看看現今那些長工是否偷奸耍滑。”

他道:“那些長工每天都要領工錢的,那花都是縣衙的錢,可不能讓他們閑著,所以這次我下鄉要檢查的東西多著呢。這是入冬以來白大人難得重用我,我得辦好了,你可別拖我後腿。”

宋太太一聽,當天晚上就給他收拾好了行李,還在包裹裏裝了不少的幹糧,叮囑他,“別著急回來,家裏我會看好的,你就好好的給白大人幹活兒吧。”

宋主簿總覺得從這句話裏聽出了火氣,他不太肯定的問:“你這話是真心,還是假意?”

宋太太橫了他一眼道:“我還能連白大人的醋都吃?”

說到這裏,她溫柔了一些,伺候宋主簿穿外裳,“你就安心去工作吧,前段時間我們宋家和白大人鬧得僵了些,這次正好緩和緩和。”

宋主簿:“和大人鬧僵的不是我,是伯父!”

宋太太給他整理衣裳,道:“反正在白大人和外人眼裏,你們是一起的。”

這話讓宋主簿心塞了好一會兒,拿著包袱去縣衙時還有些悶悶不樂。落在眾人的眼中就是宋主簿對下鄉的事很不滿。

跟著他一起下鄉的衙役和書記員便有些忐忑,路上不要出什麼事才好。

他們下鄉要檢查的事情不少,白善如今收在麾下的長工,因為已經做熟,對縣衙有了信任,所以現在的工錢已經從三日一結協商到了半個月一結。

半個月結算的工錢也要照著木牌上劃的道道來的,他們每日都需要完成一定的任務量,做不到會被扣工錢的。

冬小麥種下以後長工們以為自己要閑下來,可能要沒工錢可賺時,白善給他們下了大量的指令,要漚肥,修路,修水渠,建造房屋,牛棚,雞棚……

於是,本想收拾包袱回家的長工們立即又安頓了下來,聽說幹得好的還能被選去修碼頭。

對於以前的他們來說,修碼頭是極苦的活兒,但現在不是了。

聽說修碼頭的工人工錢比他們高,吃的住的也比他們好,將來更容易分到地留在北海縣。

到現在,他們又收到了命令,每個官田莊子都要建豬圈,至少能養二十頭豬的豬圈,所以長工們現在更忙了,雖然是農閑,但每天都有事做。

和不遠處村子裏清閑的村民們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讓村民們都忍不住趁著農閑修一下家裏的房屋和雞棚,也跟著一起漚肥……

宋主簿正在各個官田莊子間流轉時,周滿終於和潘獸醫碰面。

現在北海縣沒有馬需要扇,也沒誰報上來有牛馬生病,所以看著司牧所似乎沒用處,至少縣衙的官吏們都不太明白白縣令為何花這麼大的代價請潘獸醫。

“扇豬?”

白善和周滿一起點頭,白善道:“我已經讓人四處采購豬仔,到時候會暫時養在城外的官田莊子裏,統一閹割後再送到各地官田莊子。”

潘獸醫有些不安,“馬上就要扇嗎?上次大人和我說過後我就在琢磨了,但我對豬還不太熟悉,這就要閹割,我……”

白善立即道:“現在官田莊子裏就有幾頭豬,我們可以拿它們試一試。”

周滿則是好奇的問,“扇馬是怎麼扇的?”

潘獸醫對上周滿的目光,一時不知該怎麼說。

周滿見他這麼為難,便幹脆問得詳細一些,“應該是割掉**的,你們是怎麼割的?開的口子大嗎?”

潘獸醫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白縣令,見他渾不在意的模樣,幹脆也不扭捏了,和周滿討論起來,“其實不必開很大的口子……”

倆人便打開了話題,你來我往的討論起來,雖然人和馬不同,但動手術嘛,都要破口,總有共通之處,比如術成之後怎樣防止外邪感染,保證馬的平靜休養。

人馬如此,豬自然也有共通之處。

潘獸醫與周滿探討了一番,也有了些信心,心中有了謀算,笑道:“到時候還請周大人從旁指點一二。”

周滿立即道:“應該是我請潘獸醫指教,其實我對這個也很感興趣,您先去看豬,到時候要閹割時我們可以一起。”

潘獸醫則皺眉問道:“多大的豬適合閹割?總不能照著馬的來,馬的話一般是滿周歲以後開始馴養,教會其騎乘之後養得膘肥體壯,然後就開始扇馬,再復養一段時間,等好了才重新訓練其騎乘……”

但豬的話,周歲就可以……宰殺了吧?

白善就看向周滿。

周滿研究過百科館的資料,立即道:“七天到三十天的小豬仔都可以。在這個期限內,越早其實越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