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8章 要人要錢

田大夫表示他們不會。

他們沒想到周大人只是去龍池兩天,回來會問他們這種極限問題。

田大夫道:“周大人,我們是醫人的大夫,不是獸醫,而且……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閹割豬?”

周滿道:“豬閹割之後長得更好,肉也更好吃。”

韋大夫不懂就問,“為何?”

周滿已經從百科館裏補課回來,詞條裏寫的很詳細,道:“因為閹割後少性,就溫順了許多,肉質也更好了。”

但大夫們表示他們依舊不能理解,因此依舊看著她,“為何少性就會溫順,肉質也會好?”

周滿頓了一下,幹脆道:“這很難理解嗎?《周禮》中且有‘攻特’,扇馬都是正常的,扇豬有什麼不能理解的?”

旁聽的韋士忠和胡小妹聽得一頭霧水,於是不懂就問,“大人,攻特是什麼?”

田大夫他們不知為何,老臉一紅,雖然是很正常的話題,但他們也不知道為何,就是臉紅了。

周滿則是面不改色的和他們解釋,“就是閹割馬的意思。”

她道:“《周禮》有言,夏祭先牧,頒馬攻特。因為馬這類牲畜會發情,所以上君給大夫卿們分馬前會先著人將馬閹割了,攻特便是扇馬的意思。”

“戰場上的馬基本都是扇過的,只有種馬因為配種而養在牧場,”周滿道:“所有被人乘騎的馬,尤其是上戰場的馬,基本都閹割過了。”

她和白善白二郎的馬也是閹割過的,他們買的時候它們就已經被扇了,是留不了種的。

韋士忠和胡小妹恍然大悟。

田大夫他們這會兒也聽明白了,但是豬怎麼閹割?

三位大夫面面相覷,然後看向周滿,遲疑道:“周大人,我們醫署還管牲畜嗎?”

周滿恍然大悟,“是啊,這事兒該找獸醫啊。”

北海縣沒有獸醫,但青州有啊,而且也是官,同為官場中人就要好說話很多。

周滿便回去和白善道:“我幫你打聽過了,這事兒得找青州城的獸醫,田大夫他們也不會扇豬。”

白善:“青州城的獸醫便會嗎?”

“反正他們一定會扇馬,我覺著馬跟豬是差不多的。”

這倒是,獸醫是一定要會扇馬的,但扇豬嘛……

白善若有所思起來,“我們北海縣為何沒有獸醫?”

周滿:“因為北海縣窮。”

白善:“但我現在有錢了,獸醫也該準備起來了。”

縣衙是有這個名額的,只是這個官缺一直空著,倒也省了一筆開銷。

白善覺得撿起來,當然,現培養一個太耗費時間,所以他直接去青州裏和郭刺史要人。

他說清原委後道:“……還請大人撥幾個獸醫給下官。”

郭刺史對這種小事不太在意,揮手道:“你回頭去挑兩個吧,我讓人給他們調職。”

雖然是從青州調到北海縣,但品級和薪俸往上提一提就好了,獸醫大多都沒品級的,其中也有許多學徒工。

郭刺史更關心的是,“如今你們北海縣的儲鹽量有多少?碼頭修建得怎麼樣了?”

特別是碼頭,他尤其關心,“要是明年開春碼頭還不能泊船,那官鹽就只能走萊州碼頭出去了,你之前又把曬鹽法給了萊州……”

郭刺史想起來還有些後悔,雖然他們交換時也從萊州拿了不少東西,但想到官鹽帶來的利益,他還是忍不住心疼。

白善一聽,此時不哭窮更待何時?

於是等他從刺史府離開時,他不僅帶走了獸醫,還帶了一批工匠,最後還說服了郭刺史一起上書和戶部要錢。

他喜滋滋的出門,正碰上路縣令來刺史府,見他笑容滿面,路縣令便不由停下了腳步。

白善便對身後的人道:“三位先回去收拾東西吧,半個時辰後我們在城門口碰面。”

潘獸醫一臉無奈的應下,帶著兩個徒弟先走了。

路縣令目送他們離開,有些好奇,“這是……”

白善解釋道:“我和刺史大人求的獸醫。”

路縣令沒太在意,頷首道:“貴縣現在發展迅速,牛馬增多,的確應該準備獸醫。”

白善便提了一句,“卻不只是為了牛馬,還為了豬。”

他道:“我打算在本縣境內大量圈養豬,需要獸醫閹割,路縣令,你們縣裏要是有多余的豬仔可以留給我,以後若是缺少豬肉也可以到北海縣采購。”

路縣令:“……好說好說。”雖然他不覺得會缺豬肉,嗯,羊肉倒是有可能缺。

路縣令左右看了看,見刺史府的門房離得夠遠,便好奇的問,“白縣令此來刺史府就為了獸醫?”

“也不全是,”白善說一半隱瞞一半,道:“龍池碼頭缺人,所以還來和刺史大人求一些工匠。”

路縣令精神一振,問道:“龍池碼頭何時可通航?”

“現在已經可以泊船,自然可以通航,所以我們決定選個好日子通航,到時候還請路縣令前去觀禮。”

路縣令直接點頭應下,“我一定去,不知日子定在何時?”

白善道:“還未確定正式的日子,但應該會在年前。”

路縣令一楞,“年關將近,那沒多少時間了,但通航的話……此時還有船出海?”

出船也講究時間的,一般都是開春出船,至於回船,雖然時間不一定,但入冬前和年前是兩個高峰期,但龍池碼頭是新碼頭,誰家的船會直接停靠在新碼頭?

白善微微一笑道:“我會和萊州的大人們好好商議的。”

“哦,”路縣令這才想起來,白善前段時間教給萊州曬鹽法,當時萊州便說好了要讓一些船給他的龍池碼頭,他心中一動,“龍池出縣城的官道……”

白善笑容更盛,“今年發役令修好了。”

路縣令心情復雜不已,但還是替北海縣和白善高興,尤其北海縣要是能從萊州碼頭搶生意,也能帶著青州城繁華一些。

白善想起那一大片空地,拉著路縣令道:“路雖然修好了,但龍池的房子街道卻沒有修好,我正打算將地圈出來售賣,到時候有貨有人,卻不能連落腳的飯館客棧都沒有吧?”

路縣令心中一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