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5章 憂君憂

江南官場和士族皆被重創,刑部和大理寺一是為了不積壓案件到明年,二是為了業績,所以趕在年前將這案子審結,不少人被流放和砍頭,此事才算告一段落。

江南官場沈寂下來,楊和書留在江南似乎也順利起來,清查鹽稅的事也做得順利了些。

北海縣的龍池碼頭也趕在過年前可以通航了。

周滿特別好奇的跑去湊熱鬧,順便把大嫂和婆婆都給帶上了。

一行人就站在海邊吹著冷風,楞楞的看著簡陋的碼頭,“這,這就能通航了?”

白善合上自己的嘴巴,替崔大人找補道:“就算是只能停一艘船,那也是能通航的。”

他扭頭去找崔巍,“崔大人,我說的對吧?”

崔大人卻橫了他一眼,有些不高興的道:“它是沒有完全建成,但也不至於就停一艘船。”

他在海上點了點道:“那裏,那裏,還有那兩邊,一共四個泊位,我們計算過,現在中體量和小體量的海船都可以停泊,至於大海船,還得再等一等。”

白善瞇著眼睛看了看,不由走上碼頭去看。

周滿擡腳就跟上,還不忘回頭和明達道:“風太大了,冷,要不你就別去了。”

明達就攏了攏披風,“不覺得冷。”

於是大家就一起跟上。

已經建好的這部分碼頭是一路延伸到了海裏,它一共有四條往前的道,此時是退潮的時候,所以海水看著不深,但浪花拍過來時依舊讓沒見過大海的人覺得膽戰心驚。

鄭氏和小錢氏就緊緊地跟著周滿,但舉目望向一望無際的大海時胸中又有一股豪情升起。

崔大人領著他們到最前面看,“白大人可以看一下這水深,一般中小體量的海船吃水都不深,這位置夠停了。”

他指著遠處正在建造的那一處道:“那裏則是要停泊大海船的地方。”

他贊嘆道:“龍池的確是天然的碼頭,我去看過萊州碼頭,這一處比萊州碼頭一點兒也不差,而且我們直接劃下這麼大的一片地方建設,只要大人給足我人和東西,我一定能建造出一個大碼頭!”

崔大人現在是雄心壯誌,現在建成的部分不過是碼頭十分之一的部分,要是能依照他的圖紙全都建設起來……

白善也想到了,他在心裏算了一下縣衙的財政,覺得他應該和皇帝以及劉尚書聯絡一下感情了。

快要過年了,正是各地方預備和戶部要明年預算的時候。

周滿楞楞的看著,喃喃道:“我想明年種痘,我還想把剩下那個地方醫署建起來,然後要給州醫署升品了……”

這些都是要花錢的,花的還不少。

夫妻倆對視一眼,終於為國庫和皇帝的錢袋子憂心起來。

除了他們之外,全國各地的水利工程,特別是黃河和長江,說不定今年也要疏通或築堤,還有兵部等各部的花銷,那肯定也不少。

周滿想起了什麼,驚叫一聲道:“兵部要和我們太醫署買藥呢,花銷肯定也不少。”

所以花錢的地方越來越多了,但收入……

崔大人立即看向白善,目光緊迫,“白大人,你不會告訴我你沒錢了吧?”

為這個碼頭他可是付出了不少,光是測量就在這兒蹲了許久,頭發都被海風吹幹枯了。

白善連忙道:“崔大人只管放心建造,錢的事不用您操心。”

崔大人這才松了一口氣,然後指著他們的大後方問:“那在碼頭後面的房屋和街道……”

白善道:“我來想辦法,大人只管安心建碼頭就可。”

崔大人挑眉。

白善道:“不過還請大人將街道和房屋的建造圖給我,我好叫人統一建設。”

崔大人蹙眉,“現在開始建?”

白善笑道:“當然不好耽誤了農時,等明年開春農忙過後便可以動土。”

崔大人這才松了一口氣,他擔心白善和他搶人。

白善則是盯著後方那一大片的空地思索起來,這麼大的地方該上哪兒找人呢?

周滿也在思考,地方醫署該從哪裏賺錢呢?

即便有一天國庫和陛下太子不給錢了,太醫署也應該能夠依靠自己支撐起來才行啊。

夫妻倆都沒了看風景的心情,垂眸苦思起來。

鄭氏等人沒這個煩惱,從碼頭上下來後他們就踩著沙灘上的沙子玩兒,可惜天冷不能脫掉鞋襪,不然光著腳踩在沙子上一定很好玩。

殷或似乎知道他們在苦惱什麼,扭頭和周滿道:“現在你們醫署在做的成藥就不錯,我聽錢先生說,你們剛送出去的藥賺回來的錢可不少,尤其是那叫青黴素的藥物。”

白善就好奇的問:“賬是平的嗎?收支如何?”

周滿道:“如果是以這幾個月的收支來看,收入且在支出之上,但以全年來看,收入不抵支出,而且還有青州城的醫署呢,因為田大夫他們都在北海縣,所以對外的成藥訂單都是我們這邊做的。”

收入自然也都走的北海縣醫署的賬目。

殷或還在皺眉,白善已經看著周滿的臉色問,“你想看病收錢了?”

周滿又點頭,卻又搖頭。

旁聽的白二郎忍不住問,“這是收還是不收啊?不過之前沒收,現在收的話,會不會被扔石頭?”

白善點頭,也看著周滿。

“醫署最主要的還是面對窮人,”周滿道:“在創建之處便是屬於半公益的性質,所以目的就是讓本來看不起病的病人來治病,暫時還是不收費,就算將來收費,太醫署也應該是根據藥材來收費,比如一些藥材是固定免費的,一些藥材可以半免費,還有一些則是照著原價收費。”

周滿揮手嘆氣道:“這只是我的初步想法,且不知將來是什麼情況呢。”

白善沈思道:“成藥的收益很關鍵……”

他目光幽深,“就看明年秋後了。”

殷或好奇的問:“秋後什麼?”

白善:“秋後糧食的收成。”

殷或不太明白這和醫署有什麼關系,正要再問,鄭氏驚呼一聲,大家立即扭頭看去,就見她和小錢氏手扶著手,腳和褲腿都被沖上來的浪花給拍濕了,但小錢氏的右手還捏著一只大螃蟹,鄭氏在一旁驚叫,伸著手想去幫忙抓又一臉害怕的樣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