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3章 摸底

婦人道:“我來拜太白神仙的,不是說醫署的大人是太白轉世嗎?”

周滿就扭頭看向白二郎,“誰傳的?你寫的書我還沒看過呢,你把我寫成啥樣了?”

白二郎:“白善看過稿子了呀,他沒給你看嗎?那是他的鍋吧,書都印出來售賣了,我還把稿子送回京城去了……”

周滿:“為什麼我全都不知?”

明達:“因為你忙?”

白二郎一臉嚴肅的道:“因為白善故意為之,他在糊弄你!”

他強調道:“從龍池碼頭回來我就把稿子給他看了!他說寫得極好!”

周滿:“這話一聽就是假的。”

她扭頭對大吉道:“一會兒你去書鋪裏買一本回來我看看。”

大吉笑著應下。

她這才上前去,打量了一下婦人和她身旁的兩個孩子,見他們臉色沒毛病,便笑著問,“我便是醫署的署令,你們來這是求什麼的?”

婦人一聽,激動的看著周滿道:“求無災無病,健康平安,請神仙大人賜福。”

說罷,立即拉著兩個孩子要跪下。

周滿立即讓九蘭將人拉住,然後指了醫署的大門道:“我現在只是個凡人,不能給你賜福,不過這是醫署,便是給人治病的,我現在不能保佑你無病無災,只能讓你大病變小病,小病變沒病,或者是教你等預防疾病,怎麼樣,進去坐坐嗎?”

醫署對於平民百姓來說也是官衙,她不敢進。

周滿極力邀請她,“走吧,走吧,我們可以聊聊天啊,這兩個是你……孫子?”

“對,是我孫子,大人看他們健不健康?”

周滿摸了摸他們的小手,覺得熱乎乎的,頷首道:“不錯,走,我們進去。”

今天醫署裏沒病人,田大夫他們的任務就是做成藥,周滿便和明達白二郎坐在前堂裏和婦人說話。

她還讓人從廚房裏拿了些小點心上來給兩個孩子吃。

婦人沒想到還能得到這樣的招待,連忙道:“該是我們給您供奉才對。”

周滿笑道:“我現在與你們一樣是凡人,不需要供奉,所以你就是燒了香,我也吃不著,以後別在這上面破費了。”

她很好奇,“外頭說我是太白,你們就信了?也不怕是騙人的?”

“可他們都說的真真的,不像是假的,”婦人也有些猶豫,小心的問道:“大人,這是真的吧?”

周滿攤手,“我也不知道啊,我又沒有前世的記憶,我哪兒知道我是不是神仙轉世?我連這世上有沒有神仙都不確定呢。”

婦人立即激動的拍著大腿道:“那就是了,一定是了!”

神仙怎麼會說自己是神仙呢?

越說不是的越是啊!

白二郎一口茶噴出來,忍不住劇烈的咳嗽起來,眼淚都咳出來了。

周滿和明達靜靜地看著他。

白二郎揮手,連著咳了好幾下,幹脆起身走出去,不與她們在一處了。

周滿其實就是想知道,神仙之說到底能不能宣傳醫署,宣傳她的醫術,要是不能,及時止損,換一個法子上。

她打算明年開始在青州境內試著種痘,便從北海縣開始。

但婦人不知道這麼多,她就聽說拜太白可以無病無災,而醫署裏的周署令是太白轉世。

周滿惋惜的轉開話題,談起天氣來,“天越來越冷,要小心受寒呀。”

然後教他們平常受寒後怎樣驅寒,順便還給兩個孩子看了一下要換的乳牙……

婦人慢慢放松下來,離開時是笑容滿面的。

白二郎不知道從哪兒鉆出來,嘖嘖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這是邪教呢,也太過熱情了。”

周滿不理他,沖大吉伸手。

大吉就拿出一本書給她,他才從書鋪裏買的,“掌櫃的說書很好賣,近日縣學的學生只要休沐就來買書,還有人私下抄錄售賣呢。”

白二郎便驕傲道:“怎麼樣,我寫得好吧?”

周滿打開看,開頭便是天上風雲變幻,眾神仙感覺到凡間運勢改變,萬民祈禱天下安定的意念強烈,各座神廟都有供奉,於是有神仙決定下凡渡劫,渡眾生,也渡自己。

其中以文曲星和太白星最為耀目。

周滿看得津津有味,一時忘記了身旁的明達。

明達也不在意,本來他們就想著今天病人可能不多,所以才過來醫署玩的,他們對這也熟悉,並不用周滿特別招待。

周滿很快看到了下凡轉世投胎的太白,忍不住眨了眨眼,往後面快速的翻了翻後啪的一下合起來,大叫一聲,“白二郎!”

白二立即道:“我是遵照陛下的意思寫的。”

他道:“既不能明說是你,但又能讓人看完了書便可以推測出是你,那不就是不寫你的名字家世,但要寫你的事跡嗎?我覺得我安排得挺好的,你看,書上的村民和人物都是我杜撰的,卻又帶了我們七裏村的特色,後面還寫了太白治病救人,醫治天花之事,消息靈通的讀書人一看便知是寫的你,但又不直接點明寫的是你!”

周滿漲紅了臉,“你說我把文曲星一腳踹河裏,倆人反目成仇,我什麼時候踹過他了?”

白二郎便意味深長的看著她道:“你踹的還少啊,你不僅踹過白善,你還踹過我呢,以前下河撈魚,你與我們搶魚時就踹過。”

周滿歪頭,“那是踹嗎?那是失手,你不也推過我嗎?”

白二郎揮手道:“這上面的人叫周太白,又不是叫周滿,並不是你,你介意什麼?”

這就很無賴了,他自己都說了,消息靈通的人都能知道這是她,這不是害她風評嗎?

裏面的周太白好兇!

明達則好奇的問,“可這書才出來不久,便是茶館有說書,怎麼就能明確點出滿寶是書中的太白了?”

周滿:“對啊,怎麼就認定我是太白了?”

白二郎的目光就來回的移動,在倆人的瞪視下,他便只能道:“我讓說書先生點明的。”

周滿:“你也不怕弄巧成拙?”

白二郎:“不會的,這不是京城,這兒的人想的不多。”

他嘆氣道:“他們腦子裏想的太少了,我要是不點明,恐怕這一二年內都不會有人知道周太白就是你,你還想明年用這個名聲打底種痘苗呢?想都不要想。”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