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6章 激動

大夫的字嘛,周滿可以理解的,她從小到大,從益州到京城,再到進宮,除了宮中的太醫開方會端正的寫字外,其他大夫的字就沒有端正過。

但她依舊被他們三人的字給驚住了。

她不是沒見過潦草的字,比如丁大夫,那一手勾畫,她可是琢磨了很久,在徒弟鄭辜的幫助下才會認,但至少人家勾畫得好看呀。

這三人的字卻毫無美感,周滿認真的看了半天才連蒙帶猜出一半,剩下的一半她也懶得看了,將小本子還給他們後盯著他們道:“我也不知道你們記了多少,所以你們自己私下可以交流一下,互通有無,或者探討一下還有什麼不懂的,然後再來找我問問題吧。”

三人握著小本子的手一緊,“互通有無?”

“就是讓他們互抄筆記,”周滿早發現了,他們三個竟然互相戒備,這讓她很不能理解,“你們是來學習東西的,是來共同進步的,我又沒讓你們把自個的家底掏出來,互通的也是從我這裏學到的東西啊。”

所以你們戒備啥?

不說有同學愛,至少也該知道什麼對彼此是最好的吧?

周滿認真的對他們道:“你們今天下午不用做藥了,就復盤一下今天的外傷處理吧,可以互相討論。”

田大夫見她要走,連忙叫住她,“周大人,您這縫合術是怎麼練的?”

在擬人模特身上練的,肌理血肉都非常真實……

但周滿不能說,所以她想了想道:“知道豬腿嗎?”

三人一起點頭。

“去買來練手,等你們在豬大腿上練得手熟了就可以用活的牲畜來試一試。”

田大夫嘴快的接了一句,“比如?”

“比如受傷的雞呀,豬呀,兔子呀都可以。”

連韋大夫都忍不住道:“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多受傷的牲畜?”

周滿:“人都經常受傷,牲畜為什麼不會受傷?”

韋大夫:“因為它們受傷後人都是直接殺了吃的,誰還會送出來找大夫不成?”

周滿眨眨眼,覺得有理。

田大夫,“我們故意弄傷一些?”

邵大夫:“不好吧,有傷天和。”

大家一起看向邵大夫,田大夫忍不住嘀咕道:“好似你少吃了似的。”

邵大夫一臉尷尬的道:“吃肉和故意傷牲畜是不一樣的……”

周滿覺得他說的有理,大手一揮道:“行了,這事兒以後再說,你們先把基礎的練了,等你們能把豬腿縫好,我再給你們想辦法。”

周滿能有什麼好辦法呢?

她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來,幹脆就不想了,先去看傷者。

送傷者來的一群人正蹲在廊下,看到周滿過來,立即起身,一個半大孩子被一個青年拉上來,“大人,我堂哥咋樣了,這是他兒子,他家窮,是下戶,這是籍書……”

周滿翻了翻,確定是本人後便點了點頭,“隨我來吧。”

周滿給他們辦手續寫脈案,“人需要留在醫署裏住一段時間,需要人在此照顧,你們留下一個人,可以隨床,只是自己和病人的吃食要自己負責。”

青年忐忑的問道:“那藥錢……”

“藥錢和診費是我們醫署自己出的,除非需要到的藥材醫署裏沒有,你們才需要出錢去別的藥鋪購買,不過我看了一下,目前他需要的治療藥材都有。”

青年大松一口氣,圍在門外的村民們也呼出一口氣,低聲議論起來,“還真不要錢啊。”

“我一直以為是騙人的咧……”

“老羅運氣好啊。”

“是啊,趕上好時候了,要是以前,這一摔,不得傾家蕩產。”

青年臉上也有了笑容,忙問道:“大人,那我堂哥的腿以後能好嗎?”

周滿想了想後道:“骨頭已經接上,近段時間不亂動,看後續的恢復情況,要是沒有意外,正常的勞作是沒問題的,但以後也要註意,不能幹過重的活兒,還需要養一段時間。”

“是是是,我們一定好好養。”

周滿寫好了脈案,讓他在上面簽字畫押,他不認字,因此只能畫押。

青年有些猶豫的按手印,問道:“這是什麼?”

“這是住在醫署的證明,回頭我們太醫署是要查地方醫署賬目的,”周滿將寫好的藥方遞給他,目光在他和身旁的半大孩子之間掃來掃去,問道:“你們家誰留下照顧病人?”

青年便出去和同伴們商量,不一會兒就進來道:“我留下,大人有吩咐只管叫我。”

周滿點了點頭,點了點藥方道:“把藥方送到藥房去,他們會給你抓藥,是吃的還是敷的,怎麼用他們會教你的,自己熬藥,去吧。”

青年連連點頭,拿著藥方,拉著侄子便出去了。

一出去就被人圍住了,“真不要錢啊。”

“哎呀,真不要錢,村長說的,還能是假的?”

“老羅媳婦不是要生了嗎?那你們說,在這兒生孩子要不要錢?”

“不要錢,”屋裏的周滿聽到這句問話,立即敏捷的沖出屋,嚇得一旁的九蘭臉色都白了,周滿站在廊下笑瞇瞇的看著他們,道:“在醫署生孩子不要錢,不僅下戶不要錢,中戶也不要錢!”

九蘭瞪眼,這完全是娘子自己臨時改的。

但她是醫署最大的官兒,誰能反對她?

大家一聽,興奮了,其中一個漢子忍不住上前一步道:“大人,那是快要生的時候送來,還是發動了再送來?”

周滿想了想後道:“孕婦也該經常問診查看胎位,家中有孕婦的可以送來我看看,我可以大概估算出她生產的日子,快到日子的時候提前一日或兩日就好,若是已經發動,最好就近請穩婆,穩婆不能接生時再送來。”

她道:“生孩子不能憋。”

村民們受教,紛紛點頭,然後交頭接耳起來,“我閨女就要生了,這是個女大夫,肯定比穩婆好。”

周滿笑盈盈的聽著他們議論,一直等他們的背影消失在轉角,這才轉身眼睛閃亮亮的看向九蘭,“放心,我今天穿的鞋是母親特制的,一點兒也不滑。”

九蘭拍著胸脯道:“那您也太嚇人了,下次可別這麼激動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