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5章 對比

雖然韋大夫很懷疑掌櫃的話,奈何他兒子就是喜歡,最後韋大夫還是掏錢給他買了。

田大夫和邵大夫也挑了自己喜歡的布袋,一起結賬離開。

走出書鋪,三位大夫互相看了一眼,虛情假意的寒暄道:“時間不早了啊。”

“是啊,好似到用晚食的時間了。”

“哈哈,是啊,拙荊肯定做好了晚食,要不兩位大夫與我一起回家吃個飯?”

韋大夫最先拒絕,“醫署已經做好了我們父子的飯,不好浪費,田大夫的好意在下心領了。”

邵大夫表示他家夫人也在等著他回家吃飯,所以也拒絕了。

大家便在書鋪門前散去,各回各處。

掌櫃的揣著手看他們離開,不由搖了搖頭。

韋士忠一路上都忍不住去看他爹。

韋大夫:“看什麼?”

“父親,您和田大夫邵大夫同在醫署裏做學徒,那應該算師兄弟了吧?為何你們……”他頓了頓還是道:“為何你們看上去這麼虛情假意呢?”

韋大夫:“……小孩子懂什麼?我們都這把歲數了,師從全不一樣,雖然現在同在醫署裏做學徒,但一年後,我要回自家的藥鋪,他們也會回各自的東家那裏去,並不同路。”

“道不同,何必過於親密?”

韋士忠就一臉糾結的問,“那我和胡小妹是不是也應該疏遠一些啊。”

韋大夫就拍了他的腦袋道:“傻子,你能和我們一樣嗎?我們多大,你才多大?”

他道:“你和胡小妹年紀都小,一年以後就算為父回家去了,你也要留下來做學徒,你們是一處從最開始學習的學徒,情誼自然不比我和田大夫他們,所以你好好與人相處。”

又道:“你只要能學到周大人三分的醫術,以後即便不能進入醫署有所作為,回家繼承自家的醫館也夠用了。”

韋大夫既然把兒子帶進醫署了,自然是有些雄心壯誌的。

他想著兒子跟在周滿身邊學習,過幾年要是學有所成,最好能走周滿的路子或者考試進入太醫署學習;

那樣他出來也是一名官員了。他們就算是醫匠,那也是想著為官光宗耀祖的。

要是他實在不濟,進不了太醫署,但只要從周滿這裏學到一些醫術,得用的話,留在醫署裏慢慢往上爬也可以;

在韋大夫看來,他兒子只要能當入品的官,哪怕是九品也足夠了。

至於第三種,就是在前兩種都沒有結果的情況下回去繼承家業了。

韋大夫伸手拍著兒子的肩膀道:“你的天資已經是你兄弟幾個裏最好的了,若是你都不能學出來,那你弟弟們更難學有所成了。”

“所以你要好好的和周大人學,你別看家裏藥鋪每日迎來送往這麼多病患,其實我們處境並不好,將來要是沒有好醫術和背景支撐,肯定會沒落的。”

韋士忠連忙道:“爹您放心,我會好好學的。”

韋大夫嘆息著點頭。

醫署現在一共有五個學徒,兩個小的還好,因為知識有限,現在每天就是學習怎麼處理藥材,自己背些藥材名和藥性,再幹些雜活兒,相處還算和睦,也友愛互助。

周滿對他們還算滿意,但對三個大學徒就不是很滿意了。

今天下午周滿接診了一個外傷病人,人是上山打柴的時候腳滑摔下山坡,不小心被砍掉的樹樁刮了一個口子又砸在了石頭上……

送來的及時,人又簡單的包紮緩解了出血的速度,所以送來時人還好。

周滿檢查過後便道:“骨折了,得接骨後縫合,傷口裏有殘留的木屑和些許雜物,需要清創,給他熬一碗麻沸散來。”

周滿沒有開方,因為覺得三位大夫手上肯定有麻沸散的方子,但見三人都沒動,她便微微皺眉,叫來西餅打下手,“去抓麻沸散的藥,讓小寇熬藥,你來打下手。”

西餅跟著周滿上過戰場,一些在戰場上常用的湯劑方子都背了下來,麻沸散自然也是其一,所以她直接轉身下去抓藥。

周滿扭頭對三人道:“田大夫,將他身上的褲子剪了,邵大夫,去準備止血藥,用生南星兩錢、生大黃三錢……”

周滿直接念藥方,等邵大夫記下後便對韋大夫道:“去準備手術的東西。”

三人應下各自動作起來。

周滿就袖手在一旁觀察。

西餅很快回來,和周滿道:“藥熬上了。”

周滿微微頷首,讓她去準備熱水和幹凈的布巾。

田大夫和西餅已經將他的衣服剪了,露出傷口,周滿見還在出血,便給他紮針止血。

等東西都齊備,人也喝了麻沸散,周邊便漫不經心的拿著一根粗粗的針去點紮一個穴位,見他沒多少反應便知道麻沸散起藥效了。

她就凈手準備好,對站在身側的三人道:“今天你們可以看一下我是如何接骨縫合的,其中會用到止血藥、止痛藥,以及相應的針法……”

周滿一邊講解一邊做,西餅在一旁輔助,三人則拿著小本子奮筆疾書。

但周滿偶爾說,偶爾則專註手下的傷情,別說,她的手法就是在他們之上的,斷骨再續的出血量極少,且清理傷口中的雜物時又快又輕,有好幾次他們都沒看輕她就一挑一翻一夾東西就出來了,對肌膚的傷害極少。

田大夫他們楞楞的看著,這是動了多少刀子才能學到的技術啊。

周滿將傷口清理好,便道:“現在是縫合,縫合也分很多種……西餅,拿線來。”

西餅給她穿好針,用夾子夾了針給她,周滿接過,動作麻利,沒有一絲凝滯的縫合起來。

田大夫他們張大了嘴巴,三人中,只有邵大夫給人縫過傷口,田大夫和韋大夫都只是聽說過,還未曾見識過。

現在看周滿縫合,倆人都驚呆了,只見本來大大的口子慢慢被縫合起來,出血量大減不說,整條腿看上去也沒那麼淒慘了。

周滿縫合好,側身站到一旁,對西餅道:“給他上藥後包紮吧,他的腿不能亂動,上完藥還是需要固定一下。”

西餅應下。

田大夫很想親自上手,便自告奮勇道:“大人,我來吧。”

“不用,”周滿一邊洗手一邊道:“你們出來,我看看你們記的筆記。”

三人一起低頭看自己因為著急而寫出來的大概只有自己能看懂的鬼畫符:……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