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4章 轉變

她道:“前年太醫署評最受歡迎博士,我是第一個名!”所以你們對我的教學方式有什麼意見?

當然了,有意見她也是虛心請教的,周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覺得是因為有孕,所以近來脾氣才這麼大,於是她在心裏默念三次她的字,壓下脾氣謙虛的問他們,“你們有什麼意見可以提,我會盡量改正的。”

三個中年大夫齊齊搖頭,站在周滿面前像三個乖巧的學生,咽了咽口水道:“周大人教得很好,那……我們明天就帶紙筆來了?”

周滿認真的盯著他們看,確定他們是認真的詢問,也沒什麼意見,這才臉色和緩下來,頷首道:“嗯。”

周滿將針袋放在旁邊,對三人點了點頭,“將用過的針煮了擦幹凈放好,藥方和脈案都寫好了,一會兒你們記得歸檔。”

三人連連點頭,目送周滿扶著腰離開,三人便齊齊松了一口氣。一直躺在病床上裝不存在的病人也長出一口氣,而且聲音還有點兒大。

三人一起扭頭看向他,病人的的尾氣就給憋住了,瞪著小眼睛和他們對視,小心翼翼的問,“我,我不能呼氣嗎?”

“倒也不是不能,就是你突然來這一下嚇到我們了。”

病人便將尾氣呼出去,擡手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道:“剛才的周大人氣勢驚人,我,我就有點兒被嚇住,一口氣就憋住了。”

三位大夫深以為然的點頭。

他們讓病人自己穿好衣服,一個拿了針袋裏的針去煮洗,一個則去拿藥方去抓藥,還有一個則去算錢。

這個病人田大夫他們也熟悉,他是上戶,所以不僅要付藥錢,還要付診金以及針灸的錢。

邵大夫就一邊算錢一邊道:“您怎麼到醫署來看病了?我記得您府上的人都習慣找田大夫上門的。”

病人:“……那田大夫不是來醫署了嗎?我請不到田大夫,只能來醫署了。”

“那您怎麼沒找田大夫看?”

病人:……都來到醫署了,那當然是找醫術最好的那個呀,為什麼還要找田大夫?

田大夫要是還肯外診,上門為他診治,那懶得出門的他自然選擇田大夫,但這會兒都來到醫署了,選擇這麼多,自然要選擇最好的那個。

不過病人也不想得罪田大夫,所以對邵大夫客氣的笑笑,“這不是運氣好,正好碰上周大人有空嗎?”

今兒他也是看出來了,周大人和三位大夫的醫術相比,那不是好了一星半點,而是好了很多啊。

韋大夫將抓好的藥拎來,邵大夫也對著藥方算出錢來了,收了病人一筆錢後便齊齊目送他離開。

真是難得啊,醫署裏難得有一個既要出藥錢,又要出診金,還要連針灸都要出錢的病患。

邵大夫道:“我和田大夫都在此處,我有預感,今後這樣的病人還會越來越多的。”

田大夫有點兒擔心,“以後等我們走了,這些病人不會就留在醫署吧?”

韋大夫淡定的道:“不會的,醫署基本不出外診,有錢人家習慣了請大夫上門,即便醫署的醫術更好,但來了醫署還有可能要花時間排隊,肯定有很多人不願意。”

田大夫和邵大夫心裏好受了點兒。

三人忙裏偷閑的倚靠在藥櫃那裏聊天,“才周大人說下寒上熱取什麼穴位來著?”

才開了一個頭,韋士忠跑來找他們,“爹,周大人讓你們去做藥呢、”

三人嘆息一聲,任勞任怨的往後院去。

傍晚下衙,田大夫和邵大夫疲憊的離開,說真的,醫署真的好忙,比他們藥鋪可忙太多了,瑣碎的事情尤其多,最近要做各種藥和炮制藥材,也不知道在他們沒來前,周大人一個人是怎麼幹完這些事的。

倆人走後不久,韋大夫也帶著他兒子出門了,直接往書鋪去。

“爹,我們要去幹嘛?”

“買紙筆。”

“醫署裏不是有嗎?”

“買的不是那種紙筆,是可隨身帶著的,你也買一套,到時候收在身上,要是碰上周大人授課,你要記下來,知道嗎?”

“可爹你以前不是打我,不許我用筆記,只許我用腦子記,說只有記在腦子裏的才是我自己的嗎?”

韋大夫有些尷尬的道:“這是周大人的習慣,我們要入鄉隨俗,既然現在是在周大人門下,自然要聽周大人的。”

他這麼說是因為他爹就是這麼教他的呀,但今天聽了一堂課,他發現自己能記下來的東西不多,記性大不如從前,所以貌似他爹,他祖父從小跟他說的話未必是全有道理的,所以適當的聽周大人的話做些改變也不錯。

韋大夫拉著兒子去書鋪,不巧碰到了邵大夫和田大夫,三人目光相碰,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後韋大夫便問掌櫃,“可有便於隨身攜帶的紙筆?”

掌櫃的便好奇的看了韋大夫一眼,發現不眼熟,不免好奇,“怎麼今天這麼多買隨身紙筆的人?有的,有的,你們要不要裝墨的竹筒?”

韋大夫連連點頭,“要的,要的。”

韋大夫還是第一次知道還有這樣的紙筆,掌櫃便笑道:“我們這裏還有專門裝這些紙筆的布袋,很是小巧,裏面有內袋,不用時放在裏面掛在腰間,便是穿著箭袖也不妨礙隨身攜帶,我看諸位衣裳都以精明強幹為主,要不要來兩個?”

田大夫忍不住道:“來一個也就夠了,為什麼要來兩個?”

“哎呀,多一個也能方便換洗嘛,而且樣式圖案不一樣,還是很好看的,看這是蘭草的,這是竹子的,這兩樣賣得最好,縣學裏的學生都愛買這兩種。”

他們又不是縣學的學生……

不過三人還是挑選了起來,都是成年人了,養家糊口的人,那是能缺錢的人嗎?

韋士忠見父親挑得起勁兒,他便也挑了兩個。

韋大夫看了一眼很是嫌棄,正要說話,掌櫃的已經高興的道:“小公子好眼光啊,這牡丹圖案和月季圖案是我們店鋪賣得最好的。”

韋大夫:“……您剛才不是說蘭草和竹子賣得最好嗎?”

掌櫃的笑臉一僵,道:“那兩樣是在縣學的學生中賣得最好,牡丹和月季也很不錯的,看這顏色,多鮮艷,再看這繡工,百裏挑一的好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