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3章 建議記筆記

周滿卻不覺得這是矛盾,而是對文天冬道:“我和羅大人膽子大了點兒,但未必就是正確的,你和同學們可以先看看,我們要是錯了,以後你們要引以為鑒。”

文天冬:“……先生失敗了會怎麼樣?”

周滿對自己很有信心,“失敗了,大概職田就要全部被收回去了,不過別怕,就算我不當官了,我也會努力走遍天下,見識更多的病癥,將來寫出一本好醫書來的。”

文天冬從她的聲音中聽到了一絲雀躍,他瞬間不擔心了。

他覺得院正可能是對的,周先生這樣冒進,說不定是故意的,故意不想當官了。

文天冬郁悶的在室內調配藥方,周滿看他完成的不錯,覺得有些悶,便先出去透透氣。

胡小妹捧了一盒藥粉過來,“大人,這是田大夫才磨出來的藥粉。”

周滿沖她招招手,撚著藥粉聞了聞,確認是炮制好以後磨出來的,便看了一眼盒子上的標簽,微微點頭,揮手讓她送到屋裏去。

胡小妹送進去,很快便出來,正要往後院去繼續幹活兒,周滿就叫住她,問道:“你這兩天都認了什麼藥材?”

胡小妹有些緊張,站在周滿面前扭著手磕磕巴巴的回答。

周滿一邊聽一邊點頭,鼓勵她道:“不錯,現在醫署裏有三位大夫,對於藥材藥性上有什麼不確定的,你都可以問,問我,問他們都可以。”

又道:“還有韋士忠,他比你年長幾歲,基本上藥材藥性都背下來了,有不解的也可以問他。”

胡小妹連連點頭,她此時沒那麼忐忑了,忍不住悄悄的擡頭看周滿,“大,大人,我能把我學到的東西教給我大哥嗎?”

周滿便微微一笑道:“當然可以,他若能學到,將來也是一條出路。”

胡小妹眼睛大亮,問道:“大人說讓大哥和孫姐姐他們跟著我們學,是他們也能跟著我們看田大夫他們處理藥材嗎?”

周滿挑眉,點頭笑道:“當然,他們若能學會,將來也可以幫襯醫署。”

胡小妹便揚起笑臉,歡快的往下一蹲行了一禮,離開時還忍不住蹦了一下,高興的回到後院,見他哥哥和孫姐姐錢小羊遠遠站著聽吩咐,便上前將他們拉上去,讓他們看大夫們處理藥材,她道:“大人說了,哥哥們要盡快學會,以後好給醫署處理藥材。”

田大夫微微皺眉,不過到底還是沒說什麼。

九蘭看胡小妹蹦蹦跳跳走了,便和周滿笑道:“奴婢以前還覺得她太呆了,怕是學不來娘子的醫術,可現在看也不是很呆嘛。”

周滿笑道:“她才九歲,在家裏的時候家務便都是她做了,母親也是她貼身照顧著,煮飯做菜,洗衣掃地,挑水種菜都是她做,便是呆一些,如此堅韌,她也能做好。”

這也是周滿一開始答應收下胡小妹的原因之一,她性格堅韌,兄妹三人日子過得不好,他們不提也就罷了,既然提了,她自然會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幫他們一把。

天冷,風寒的病人增多,除了湯劑外,偶爾遇上一些重癥,或是年紀小的孩子,周滿會給他們用針灸或貼藥。

這時候周滿就會讓田大夫三人跟在身邊。

除了女子紮針他們不方便圍觀外,其他的她都容許他們旁觀學習,還會詳細給他們講解。

“針可散寒行陽,灸可回陽,對寒癥都有效果,但用針灸時也要註意,有些寒癥在表不在裏,裏可能是燥熱;還有的寒癥在裏不在表,有的則在下,上為燥熱,不同的癥狀,不同的人,所用的針法便也不同……”

周滿說得口幹舌燥,終於把一個病人身上的針給紮了,她便扭頭問三人,“都記下了嗎?”

三人面上都有些尷尬,周滿說了不少,但他們也就記下了三四分而已。

果然劉太醫說的不錯,外面的大夫和太醫院裏的太醫還是有差別的,至少她在太醫院裏與他們交流針灸時,他們每次都能記下七八分。

有的甚至還能與她討論起來。

周滿收了針,對他們笑道:“沒事兒,這只是你們今天旁觀的第一個病人,脈案上會有他的脈象、癥狀和所用的藥方和針方,你們回頭可以自己抄錄一份復習。”

田大夫三人精神一振,問道:“我們可以抄錄藥方和針方?”

周滿點頭,“說了會教你們,自然可以抄錄。”

她忍了忍,還是沒忍住,“其實你們應該隨身帶著紙筆的,就那種小本子小筆,書鋪裏應該有賣的,筆頭會稍硬一些,下次再觀摩我治病,或是你們有疑問之處問我,最好帶著紙筆,好記性不如爛筆頭,記下來之後再慢慢復習就是。”

“若是記下來的不理解,再拿來問我,你們現在只用腦子記,不多會兒就忘記我剛才說的話了,又怎麼能知道有什麼沒理解呢?”

田大夫他們不做學生已經好多年了,聞言不由一楞。不,不對,就是他們做學徒時,也是不能帶著紙筆的,只能用腦子記。

記住多少學到多少便有多少是他們的,以前他們做學徒的時候,大夫們同樣的問題壓根不會說第二次,有的問題甚至不會點明,而是需要他們自己去發現,更不要說提問了,不是端茶拜的師父,誰耐煩回答你那麼詳細的問題?

三人都有些慌,連素來心大的邵大夫都忍不住問,“周大人,我們是學徒吧?還沒資格拜您為師吧?”

周滿:“……我只收了四個弟子,目前還沒打算收第五個,您三位的年紀也不太適合。”

周滿盡量委婉的拒絕他們,他們的天資她也看不上啊。

田大夫三人臉紅,雖然很不好意思,但還是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她,“周大人教別的學徒也是這麼教的?”

周滿以為他們不滿她的教學方法,便道:“我是這麼教學生的,學徒不也跟學生一樣嗎?我的教學方法可是得到過蕭院正和太醫院一眾太醫院,以及所有太醫署學生們認同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