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6章 學徒

胡大郎前院後院的跑,看到周滿終於看完病人空閑下來,立即拉著胡小妹到她跟前,跪下。

周滿才洗好手,見狀一驚,連忙讓西餅將人扶起來,問道:“這是做什麼?”

胡大郎跪著不肯起,“大人,您收了我妹妹做學徒吧,或者是丫鬟也可以,我們願意簽……”

他咬咬牙道:“願意簽二十年的活契,只要讓她跟在您身邊學一些本事就是。”

正要把水盆端下去的錢小羊聽到,立即緊緊地站在周滿身邊,生怕她把她的活兒給搶了。

思靜姐姐可是說了,跟在周大人身邊留在醫署可不是誰都可以的,這麼多長工裏只有她辦到了,所以她要聽話,不能讓人擠走。

周滿驚訝的看著他,便看向跪在他旁邊的胡小妹,見她還一臉迷茫,便問道:“是你父親又來為難你們了嗎?”

胡大郎搖頭,“不是他,是您說過的,一個人要有本事,這樣不論去到哪裏都能養活自己。”

錢小羊立即叫道:“這是大人教我的,你偷聽!”

胡大郎不太好意思的低頭,“當時我在前院搬藥材聽到了,就記住了,對不住。”

周滿便笑道:“這有什麼對不住的?道理人人可聽,你能聽進去,還能有自己的理解,多好的事啊。”

錢小羊腦子一根筋,很是單純,雖然力氣大,但人小的時候不顯,長大了,說不定反而吃虧。

所以周滿希望她在工作之余能夠多學一些東西,哪怕學不會醫術,會處理炮制一些藥材,將來也是一項本事。

但她腦子記不住,學了幾天後便煩躁,周滿便用這番話勸她。

沒想到正主沒聽進去,在旁邊的胡大郎卻記在了心裏。

周滿便問跪在一旁的胡小妹,“你是怎麼想的呢?”

才九歲的胡小妹思想更單純,她道:“我聽大哥的。”

周滿想了想,看到胡大郎眼中的期盼,便頷首道:“那就留下做學徒吧,不過做學徒可是沒有工錢的,而且也辛苦,需要做的活兒更多。”

胡大郎立即拉著妹妹磕頭,堅定的道:“謝大人,她不怕辛苦,大人以後但有吩咐,盡管叫她去做。”

周滿就問胡大郎,“你要不要做學徒呢?”

胡大郎猶豫了一下,最後咬咬牙拒絕了。

做學徒是沒有收入的,但現在母親要養病,他還有弟弟妹妹養,顯然是做不了學徒的,他得養著他們。

周滿微微一笑,並不勉強,讓西餅把胡小妹領了下去。

這是他們醫署的第一個學徒呢,也是周滿收的第一個學徒,意義很不一樣。

揮手讓他們都退下,她站在門口眼睛亮閃閃的看著他們離開,忍不住高興的握著拳頭在空中揮了一下。

明達和白二郎進來時看了個正著,忍不住腳步一頓。

明達便開口問,“什麼事這麼高興?”

白二郎:“你坑人了?”

周滿:“我是那樣的人嗎?”

但她還是壓不住高興的勁兒,略帶興奮的和他們道:“我剛收了一個學徒。”

白二郎和明達瞬間明白,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

周滿:“……你們別這副表情嘛,錢先生都說了,這是目前醫署發展對彼此雙方都更好的法子。”

醫署目前人手嚴重不足,大夫也不好招,但要花大價錢請坐堂大夫,又得太醫署撥款,花銷越發的大了。

錢先生見青州各地的大夫總是過來找周滿探討醫術,有的甚至是外州過來的大夫,只為了和周滿坐在一起說半個時辰不到的話。

而他跟著旁聽過一陣,說是探討,但基本上是他們提出問題,周滿回答。

由此便可看出周滿的醫術有多好了,反正錢先生聽了幾次後就攛掇周滿收學徒,面對的還是這些找上門來的大夫。

用錢先生的話說是,“您並不吝惜知識,凡有請教必教授,您也想讓更多大夫的醫術更好,可造福百姓,既如此,何不招收學徒,既能讓他們在您身邊學習了醫術,也緩解了醫署用人之緊缺,緩解一下錢財上的壓力。”

周滿被說服了,但對著這些大夫時卻開不了口,人家可都是坐堂大夫,有的甚至還成名了,年紀都比她打,她怎麼好意思開口叫人家做學徒?

她開不了口,錢先生為了她的名聲著想,也覺得不能讓她主動開口,所以最近正在想辦法。

但她沒想到,她收的第一個學徒竟然是才九歲的胡小妹。

明達就問她,“你要教她什麼?醫術?”

周滿搖頭,“這個還太遠了,誰學醫不是從藥開始學的?既然是學徒,那要學的東西更雜碎,先從藥上學吧。”

她道:“最後即便學不來醫術,會處理炮制藥材,會認藥,知道藥性,這也是一種本事了。”

他們藥科的學生不就是學的藥嗎?

錢先生從外面回來,才一進門就聽說周大人收胡小妹做學徒了。

這件事在醫署裏還是很震撼的,下至小寇,上至在醫署裏求醫的醫患,他們都羨慕不已的看著胡小妹,恨不能以身代之。

小寇就特別羨慕,傍晚用飯時就忍不住一直去偷看胡小妹。

見西餅反應平淡,她便拉住她問,“西餅姐姐,你不羨慕胡小妹嗎?”

西餅疑惑,“我羨慕她做什麼?”

小寇:“……她可以跟著大人學醫術。”

西餅道:“我也可以。”

小寇:“……那怎麼一樣,我們是奴籍,她可是學徒,是良籍。”

西餅:“我們本來就是奴籍。”

小寇:“……”她不知道要怎麼說,但她不是那個意思。

西餅見她郁悶,勸她,“人和人之間是不一樣的,她本來就是良籍,我本來就是奴籍,你也是,但娘子說過,出聲改不了,但後面可以改。”

小寇:“我將來能不當丫鬟嗎?”

“你掙夠贖身的錢就可以了。”

小寇張了張嘴,想起了什麼,連忙問她,“西餅姐姐,你的贖身銀子是多少?”

“不知道,我沒想贖身,”西餅擡著下巴驕傲的道:“我是要一輩子跟著娘子的。”

贖身做什麼?

她長得這麼好看,贖身出去日子也未必好過,說不定還會被人搶走,還不如就跟著娘子呢,多自在快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