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5章 自由的基礎

孫大娘站在屋檐下,等他們說完了話才揚聲道:“要是有往外跑的活兒,也可以叫我。”

胡大郎聞聲扭頭看過去,對上她俏生生的笑臉,他臉不由一紅,行禮道:“多謝大娘子。”

孫大娘微微揚著下巴道:“不必謝。”

胡大柱的確沒有走,他花錢在縣城裏找了家小客棧住下,與人睡大通鋪,一晚上只用十文錢。

聽上去不多,但包括吃的,一天就是最節儉都需要十八文,更不要說胡大柱還不是手裏有錢能夠委屈自己的人。

所以他一天的花銷並不少,他躲在醫署不遠處的巷子裏等著,一連三天都沒看到二女兒和小兒子出門,倒是胡大郎時不時的出門跑腿,或是給一些藥鋪和人家送成藥,或是出門扛藥材,跑腿買些東西。

胡大柱等了三天沒等到自己想等的人,想到一天比一天少的錢,到底還是忍不住再次攔住冥頑不靈的大兒子。

胡大郎早有準備,和他道:“你等我把東西送回醫署,我一會兒出來找你。”

胡大柱道:“把你弟弟妹妹都叫出來,我許久不見他們了。”

胡大郎沒應下,也沒把人叫出來。

胡大柱等在巷子裏,見他一個人過來,不由皺眉,“你弟弟妹妹呢?”

胡大郎:“他們正幹活兒呢,爹有什麼話和我說就好,我轉告他們。”

胡大柱有些煩躁,但上次鬧過一次沒有結果,他隱約知道這次再鬧開來也會是一樣的結果,他忍耐下來,問道:“你在醫署裏幹活兒就沒有工錢?”

胡大郎垂下眼眸道:“有,只是不多,而且娘和我們吃飯要錢,買菜也要錢,我們出來時許多東西都沒帶,比如被子衣服鞋襪這些,都需要買,所以賒借了醫署不少錢,爹,你幫我們把這個錢還了吧?”

胡大柱氣了個倒仰,他之所以遲遲不肯走,就是想要從胡大郎這裏要些錢回去,快過年了,家裏總不能沒錢過年……

胡大柱來回仔細的問,確認胡大郎是真的沒錢後便氣惱道:“你娘既然都能下地了,那還留在這裏幹什麼?你進去讓她收拾收拾,今天就回家去了。”

“娘的病還沒好呢,周大人說得再治一段時間。”

“治治治,家裏地不種了?”他怒罵道:“反正你娘治好了也不能下地幹活兒,好不好的有什麼區別?都是躺著,還不如回家躺著還省錢……”

胡大郎任由他罵著,就是不動,等他罵累了就道:“爹,沒有錢給我們送些吃的來也好,那樣我們就不用買飯,省下來的錢可以盡早還給醫署。”

胡大柱氣壞了,轉身要走,想到了什麼又道:“把你弟弟妹妹叫出來,這麼多人留在城裏花銷能不大嗎?既然你娘都能下地了,城裏留一個人也就盡夠了,你……”

他本想說你跟我回家,但想到他的脾氣,他便噎了一下,改口道:“你帶著你弟弟留在這裏就可以,還可以幹活兒還醫署的錢,讓你妹妹跟我回家去。”

胡大郎道:“妹妹在這裏也能幹活賺錢。”

“那賺的能有花的多嗎?”胡大柱叫道:“讓你把她叫出來就叫出來,家裏這麼多地呢,不種了?一家都去喝西北風嗎?”

胡大郎:“現在地裏沒活兒。”

“誰說沒活兒?漚肥不要人嗎?松地不要人嗎?什麼都要等到開春,我們家裏能幹活兒的才有幾個,能幹得完嗎?”

胡大郎掀起眼皮看向他,“爹,你是不是想讓小妹回去給你洗衣裳做飯?”

“她是我女兒,給我洗衣做飯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胡大郎有些煩躁,不太想與他繼續說下去,直接問道:“爹,你到底給不給我們送糧食?小妹在這裏也是洗衣服賺錢,還要照顧娘,沒空回去。”

見胡大柱要發怒,他便道:“你不給就算了,你也別來找我們了,我們是不會回去的,等娘病好了再說。”

這段時間一直是胡大郎獨當一面,見識過了外面世界的廣闊,從前需要很努力才能直面父親怒氣的他已經不將胡大柱放在眼裏了。

尤其是他發覺自己能夠在外面找到活路,並不需要一定依靠父親時,他知道,天廣地闊,他可以去任何一個地方。

周大人說的對,只要自己有活命的本事,天大地大,何處去不得?束縛住他們的應該是責任和愛,而不應該是他們只有在這裏,依附某個人才能活下去。

胡大郎目光堅毅了下來,看了他爹一眼,轉身便走。

胡大柱沒想到他說走就走,氣得不行,伸手就要拽住他,一聲暴喝在巷子外響起,“你想幹啥?”

胡大柱手就一頓,扭頭看去,就見兩個衙役怒氣沖沖的過來,瞪著他道:“怎麼又是你,還敢在醫署門前動手?”

“官爺,誤會,誤會,我就是拉我兒子說說話。”

“要說話就好好說,拉拉扯扯的像什麼樣子?”衙役轉頭問胡大郎,“你還要與他說話嗎?”

胡大郎搖頭。

衙役就揮手道:“那你走吧。”

胡大郎轉身就走。

胡大柱瞪眼,忍不住和衙役道:“我是他爹,難道爹找兒子說話都不行了嗎?”

“行啊,但這不是你們家還欠著醫署的錢嗎?大人們說了,讓我們盯緊了你們,萬一你們不還錢,直接帶著病人跑了怎麼辦?”衙役道:“要想和你兒子說話,帶你兒子回家,也簡單,把欠醫署的錢還了就行。”

見胡大柱一臉菜色,衙役便哼了一聲道:“不然就讓你兒子老實留下幹活兒還錢。”

衙役只是警告他一番便離開,繼續沿著街道巡邏。

胡大柱站在醫署門口許久,最後還是不甘的轉身離開了,他不能留在城裏了,越留,花的錢越多。

胡大郎大步往後院去,越走越快,最後是小跑著沖到了後院。

胡小妹正坐在凳子上用腳滑著藥碾碾藥,他沖到她面前,一臉嚴肅的與她道:“小妹,你得學本事!”

胡小妹一頭霧水的擡頭,“啊?”

胡大郎認真的看著他道:“你得學本事,紡織刺繡都行,要是能跟著周大人學些醫術就更好了,學了本事,你將來就能自己養活自己,想去哪裏就能去哪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