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0章 回家

白二郎:“你要買他們的房屋和地?”

白善對照了一下手中的圖紙,搖頭,“沒錢,回頭想個辦法讓他們自己按照我們的圖紙來重建。”

不過這事兒不急,白善只是記在了心裏,當務之急是修築碼頭。

新來的役丁們聽從管事的調撥,扛了木頭下水修築,這個天氣下水,冷得他們直打哆嗦。

這不是最煎熬的,最煎熬的是,每隔三日,這裏的長工都能排隊領工錢,只有他們,什麼都沒有,只能看著。

而修築碼頭,就算是最普通的長工一天也有三十文,需要下水,或者有手藝的,工錢更高,在五十文到一百文不等。

他們明明幹的是五十文一天的工,卻一文錢沒落著。

役丁們還不敢偷懶,生怕偷懶後被罰役更多,所以一邊心痛著吸鼻子,一邊幹活兒。

因為農閑,被放到各個官田裏的長工也陸續被調撥過來一同修築碼頭,只是為了他們的身體健康,白善會讓他們輪休回到官田裏休整。

一行三人一直留在碼頭裏,每日計劃著要怎樣最大限度的使用手中的人和東西。

要不是董縣尉派人來找白善,他能夠一直留在這裏等到碼頭初步建成。

“郭刺史召見所有縣令,說是要商量明年的大事。”

白善不得不回去。

他一準備走,白二郎自然不願意再留,於是拉上殷或要一起回縣城。

最後就只能方縣丞留下幫助崔大人了。

周滿的肚子已經很大了,但她精神超級好,除了手腳水腫,行動有些不便外,她沒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最近甚至還去青州城裏辦了一次義診。

倒是明達疲倦,肚子越大,身體越不好受,有時候只是站一站便覺得腰酸背疼,但坐也不舒服,躺著也不舒服,脾氣便有些不好。

白二郎一回來,她便將頭扭到一旁去,等他圍上來了便起身扶著肚子和大宮女先回家了。

白二郎一頭霧水的摸著腦袋,扭頭問周滿:“明達怎麼了?”

周滿道:“你不回來照顧明達,她生氣了,你哄她去吧。”

白二郎,“不是你們讓我出去幹活兒的嗎?”

他一開始不樂意出門,還是明達訓的他呢,怎麼一轉身又成他的不是了?

周滿就掀起眼皮來看他,“你要丟下明達自己走,繼續與我討論此事的對錯嗎?”

白二郎一激靈,立即扭頭去追明達。

白善就扭頭看她,見她臉色和煦,不由問道,“那我不回來陪你,你不生氣嗎?”

“我不生氣啊,”周滿道:“我身體比明達好,她懷孕比我難受多了,身體難受,心理便也不好受,所以才受委屈。我就腳腫和腰酸一些,其他還好。”

白善見她精神奕奕的,頓了頓後問道:“所以我不回來……”

“我挺自在的,”周滿斟酌的問道:“江南那邊也挺艱難的,明年碼頭不是一定要開通嗎?你要是忙,其實可以住到龍池去的。”

她也好去做點兒別的事,沒有人管著的日子真的好爽啊。

白善默默地看著她。

周滿在他的目光中微微低下頭去,“我想到了,天冷了,我給你準備了護膝,你等著,我拿來給你看。”

白善目送她回屋,立即找了大吉來問話,“最近她都幹什麼了,這麼不想我回來?”

大吉想了想道:“也沒幹什麼,就是收的信和寄出去的信有些多,還有就是最近來醫署和娘子請教醫術的大夫有些多,娘子還收了兩個小娘子在身邊教導。”

他頓了頓後道:“西餅也被娘子放到醫署裏去了,現在跟在娘子身邊最多的是九蘭。”

看來醫署的人手不夠用啊。

白善懷疑的看著他,“除此外就沒有了?”

大吉搖頭,“至少我看到的,沒有了。”

白善便一頭霧水的轉身回屋,既然如此,滿寶為何要躲著他,還不想他回家?

周滿拿出護膝給他,“你戴上試試看,冬天海邊風大,也冷,再去龍池的時候你帶上。”

白善就抱著護膝問她,“現在龍池人很多,時常有受凍生病的人,你要不要去那裏給他們看一下身體?”

“可以呀,”周滿一口應下,“你選個時間吧。”

白善越發疑惑,面上卻不顯,道:“下次我去龍池的時候一起。”

周滿便問:“下次你什麼時候去?”

“臘月?”

周滿便一臉糾結,“不太行啊。”

“為什麼?”

“醫署病人多。”

白善掃了一下她的臉色,“哦”了一聲道:“那便罷了,我們再選時間。”

周滿便連連點頭。

傍晚用過飯白善便去書房裏處理公文,順便翻看一下最近從各地寄來的信件。

他和滿寶從不對彼此設防,倆人的書桌便一左一右的靠著,白善不在縣衙的時候,他的信件她都會先拆了看,重要的派人給他送到龍池去,不重要的則留下,她會代為回信或是就壓在書桌上。

她自己的信件自然也是塞在抽屜裏。

白善看完自己的便看向周滿的書桌,見她正低頭寫東西,便走上前去翻看她案上的書信。

周滿擡頭看了他一眼,或許是太習慣了,一時沒往心裏去,便低下頭去繼續寫自己的東西。

白善翻了翻,發現好多蕭院正的信,不是共同的朋友,他一向是不會看的,但這也太多了,十封裏倒有六封是蕭院正的。

他都碼好放在一旁,沒有去看,往下翻出了兩封太子的信,這才倚靠在書桌上,問周滿:“殿下的信我看了?”

周滿無意的應了一聲。

白善便拆開信來。

第一封信太子是回的他們倆人,滿寶給他寫信的時候提起過此事,一是叮囑白善盡量準備官鹽,以應對後面的江南震動;

二是告誡周滿別不務正業,但他依舊將她要找的樹和想要他傳的消息傳出去了。

第二封信則是最近來的,完全是寫給周滿的信。

太子和周滿要藥,除了一些有可能用到的傷藥外,還有她新做出來的新藥。

且藥量還不少。

白善隱約猜到滿寶瞞著他什麼了,扭頭看向她,“你最近都在制藥?”

“嗯,嗯?”周滿回神,立即矢口否認,“沒有,我最近都很註意休息的,並沒有經常制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