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8章 勞累

長壽默默地看著殷或。

殷或也沈默的看著他。

白善和長壽道:“牽來吧,離得不遠。”

殷或也是會騎馬的,只是馬術一般且很少騎而已。

他雖沒有專門的學過,但在國子監和崇文館上騎射課時,他沒少旁觀先生教導學生,所以他理論知識很豐富。

而且他沒少坐他爹的馬進宮,西行時自己偶爾也騎在馬上,嗯,雖然大多數時候是慢悠悠的跑一段,或是長壽牽著馬慢慢的走,但不可否認他是會騎馬的。

所以對長壽不太聽話的行為,他有些不高興。

長壽道:“少爺,海邊風大,這會兒天冷呢。”

騎在馬上會更冷的,萬一著涼了怎麼辦?

殷或卻更意動,“風大的時候騎馬才舒服呢。”

白善和白二郎聞言一起扭頭看向他,覺得他這個認知和愛好太過特別,和他們有很大的出入。

不過想到他很少自己快馬奔馳,更不要說在風中快馬了,所以便決定不就此事與他們爭辯。

長壽無奈,只能給殷或牽了一匹馬過來。

殷或上馬,但也沒有跑快,就這麼溜溜達達的和白善白二去找崔大人。

崔巍並不在正在建造的碼頭上,而是在往前的一段海邊。

白善他們找過去,看見他正蹲在地上,手上拉著一塊木板,木板上夾著一張白紙,他正拿著筆在上面寫寫畫畫。

白善下馬找過去,沒有打攪他,也止住了要叫他的長隨,走到他身後看了一眼畫板,不由一楞。

這不是碼頭,不,應該說,這不止是碼頭,而是包括了碼頭附近的建設。

雖然白善是想將附近也建設起來,但從沒想過這事還要勞煩崔巍去設計的,怕占去他太多的心力,影響碼頭的修築。

白善歪著腦袋看得認真,靜靜感受了一下海風的白二郎見他許久不吭聲,也忍不住湊上來一起偷窺。

殷或便也上前。

三人就一起探頭站在後面看崔巍畫東西。

只有一個人偷看的時候崔巍是真沒察覺,但楞是誰背後站了三個人,他就是再認真也察覺到了。

崔巍堅持將要畫的一個地方畫好,這才擡頭,往後看向他們。

目光和三人對上,就見站在最中間的白善瞬間展開笑臉,後退一步後拱手行禮,“崔大人辛苦了。”

殷或和白二郎也後退一步行禮,打招呼,“崔大人。”

崔巍想站起來回禮,但他發現自己可能是蹲得太久了,腳麻了,一動就鉆心的疼,他才往上擡了一下就動彈不得。

白善目光敏銳,在他身子一晃悠時便上前扶住他,關懷道:“崔大人要保重身體啊。”

崔大人扶著白善的手慢悠悠的站直,不僅雙腳又麻又疼,眼前還有些重影,連人都模糊起來了。

白善見他沒應聲,不由仔細去打量他的臉色,殷或一看便知道他眩暈了,於是道:“給他喝點酸梅汁?”他記得上次在醫署有個人晃了晃要暈倒時,周滿就是給他灌的酸梅湯。

白二郎:“……他不是中暑吧,喝酸梅汁有用?而且這會兒上哪兒給他找酸梅湯?”

殷或:“那就吃些糖水,或者鹽水?”

白善已經扭頭叫來護衛,讓他將掛在盜驪身上的布袋拿來。

護衛立即將布袋取來,崔大人的長隨和白善一起將人扶到了邊上,殷或將披著的披風接下來,讓白二郎給鋪在了地上。

白善扶了崔大人坐下,接過布袋翻了翻,很快翻出一個瓶子,看了一眼上面寫的字,確認沒拿錯後便倒出一丸藥塞進崔大人的嘴裏。

長隨一臉焦急的打開水囊,正要餵崔大人喝水,卻被白善伸手攔住,“這藥是含服。”

藥一入口便開始化掉,崔大人咽了一下口水,甜絲絲的,還有一股藥味兒,甜中帶著清涼,他略微精神了一些,再擡頭看向白善他們時,人影雖然還有點兒模糊,好歹不晃了,人也都能看清了。

崔大人慢悠悠的道:“失禮了,還請駙馬爺和白大人殷公子見諒。”

三人連忙表示不要緊。

一起坐在披風上等著崔大人緩過勁兒來,白善見他要張嘴說話,他忙道:“您先別說話,也別想其他事情,就放空思緒休息一下。”

他道:“您這是勞累過度,對了,您午食吃了嗎?”

他問完卻是去看的長隨,長隨立即道:“吃了的,只是吃的少。”

長隨順勢抱怨道:“我們老爺吃不慣青州的飲食。”

白善一聽便嘆氣,“是我考慮不周了,回頭我就找個京城或是清河的廚子來。”

他關懷的問道:“那下午可有用茶點?”

長隨:“沒有。”

白善便再次嘆氣,“難怪今日見崔大人,崔大人憔悴了許多。”

崔巍將嘴裏的藥含化,人也緩了過來,問道:“白大人是來看工程進度的?”

白善笑著頷首,“順便送些役丁過來。”

崔巍現在的確很需要人,聞言就要起身,“那我們去看看吧。”

白善立即伸手扶住他,笑道:“只是做粗活的役丁,裏面沒有能用的工匠。”

崔巍就嘆氣,“白大人還是沒找到得用的工匠嗎?”

白善也嘆氣,北海縣能找到的工匠他都找來了,還跑去和郭刺史要了不少刺史府裏能調用的工匠,甚至路縣令都看在同為盟友的面子上出借了他一些人,但還是不夠用。

白善道:“我已經和工部去信,但目前還沒回信。”

崔巍就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問道:“大人去信多久了?”

白善:“一月有余了。”

崔巍便道:“那就繼續等吧,等到明年或許能有回信。”

白善:……

白善將話題扯到碼頭上,“我看碼頭已有雛形,明年可能用上?”

崔巍道:“要是接放中小型海船沒問題,大的不行,而且能接放的數量也有限。”

白善和太子現在最憂心的是官鹽的運輸問題,所以只要中小型的海船能從這裏出去就行,至於其他的,他暫時考慮不到。

但碼頭之外的建設……

“我看崔大人還設計了附近的房屋建設。”

崔巍道:“有碼頭,等海船來了,便有客商和短工,附近必定能形成大集,大人不打算在這附近建設城鎮嗎?”駙馬和公主都把別院建到這裏來了,他又不是瞎子和傻子。

白善微微一笑道:“的確是要建,但我不打算自己動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