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7章 龍池

役丁們漲紅了臉,有人忍不住道:“大人怎麼能這樣?”

裏正跳腳,“你們偷懶的時候怎麼就不想著怎麼能這樣?換做以前服役,你敢偷懶嗎?衙役大鞭子不抽死你們,現在大人對你們好了,你們卻蹬鼻子上臉了……“

裏正又把之前罵他們的話翻了一遍,重新又把他們罵了一通,聲音都啞了才罷休。

役丁們臉色通紅,低著頭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裏正罵完了人才道:“大人好心,將這段路修好以後許你們半日的假期回家拿行李,然後就要去龍池服役。”

有一人忍不住問:“裏正,我們服役四十天的,豈不是快要過年了才回去?”

裏正就掀起眼皮道:“怎麼,你還想選日子?那要不要幹脆連罰役的地方也給你選算了?或者直接不罰了?”

立時沒人敢再說話了。

裏正冷笑的看著他們,“認真修路吧,等你們將路補好,你們且看著吧。”

這會兒役丁們雖然覺得羞愧,但因為在場的都是一塊兒犯事的,所以感受還不是很深。

但裏正是整張面皮都燒起來了,尤其是剛才面見白縣令和方縣丞等人時,恨不得地上有個坑,他自己就能跳進去把自己埋了。

此時見他們雖然羞愧,也低著頭,但周身那情緒,一看沒多少,有幾個甚至還有種破罐破摔的感覺。

裏正看著他們冷笑連連。

其實他們偷工減料的路段並不是很長,不到五裏,是最後這幾天,估計是覺得這次服役不似以前那麼辛苦,人一懈怠便一懶,再動作時就忍不住敷衍了事。

衙役們也沒註意看,就讓他們糊弄過去了。

此時雖然要把路挖開重新修,但卻比之前的要容易一些,底下兩層還是壓得挺好的,他們只要加上一層石子,再壓兩層泥土,確認壘實了就可以。

耗時要比第一次修路時間短,但前後也費了三天的時間。

白善站在路上,用腳踢了踢腳下的土,旁邊衙役還拿著工具檢查了一下,確認壓得不錯,這才微微頷首,和拄著工具站在一旁的役丁們道:“準你們半日的假,申時我們在裏正家門口等你們,若是遲到超過一刻鐘,按照逃役處置。”

白善這幾天沒了一開始面對他們的溫和笑容,板著臉道:“行了,散去吧。”

大家連忙跑回住處,拎了自己的包裹和東西就往家的方向跑。

沒人敢再懷疑白善的話,也沒人敢逃役。

逃得了和尚,難道廟也能長腿跑了嗎?

誰不是一家老小住在村裏?誰也不可能為這麼一件事就跑了,而且半天的功夫也跑不掉。

所以白善可以放心的讓他們回家去。

當然,他這次放假並不是因為心疼他們,而是這次去龍池,天氣會越來越冷,他們得回去多拿幾件衣服鞋襪,不然到了龍池,他們病了,幹不了活兒不說還得他花錢治病,多虧?

除此外,也是讓他們感受一下家裏人的“疼愛”,免得在外頭毫無顧忌的犯事兒。

果然,役丁們跑回家,迎接他們的就是廝打、怒罵和哭泣。

打人的多是他們的祖父兩輩,一邊揍人一邊罵,“連都被你們丟到縣城了,十裏八鄉誰不知道你們連修個路都偷奸耍滑,看你們的孩子以後還怎麼說親!”

罵人的多是他們家的女性長輩,“你要是以前服役的時候省力沒啥,誰都知道服役辛苦,你們知道省力,還能省下來是你們的本事,可這次服役縣太爺每天只讓你們幹四個時辰,還特意錯開了烈陽高照的時間,還給你們吃飽喝足,你們這時候偷奸耍滑,知道外頭人都怎麼說我們家嗎?你妹妹(女兒)可還沒說親呢,你這是要害死她們啊。”

至於哭泣的,自然是他們的妻子\妹妹\女兒了。

簡直頭疼。

但這不是最難熬的,最難熬的是出門的時候,雖然才能回家半日,但因為是農閑時候,村子裏的人大多聚在一起說說話,他們從人門前路過的時候,有人就沖他們指指點點起來,也不知道說了啥,發出一聲聲意味不明的聲音來。

村裏和他一起服役回來的族兄弟也回來了,但兩家此時並不能同仇敵愾,反而還互相埋怨起來。

一個道:“也不知道你是跟誰學壞的,在家裏的時候還勤奮,怎麼就學了這些壞毛病?”

一個道:“你也不是第一次服役了,以前從沒聽說過你會省力偷懶,怎麼今年帶上你堂弟,回來就變成癩子了?”

反正他們回家一趟沒得到安慰,反而心裏更難受和煩躁了,還不如不回來呢。

他們只來得及洗個澡,吃了個簡單的飯,帶上重新打包的行李便走。這次出門沒有什麼殷殷叮囑了,只有怒喝:“這次再偷懶犯事,你也別回來了,實在丟不起這個人。”

六十個役丁,一個不缺,特別準時的在裏正家門前匯合了。

白善見了臉色微微好轉,和白二郎殷或道:“還有的救。”

白二郎興致勃勃的,“快走吧,早點出發,早點到龍池。”

他想去海邊看大海了,這時候他倒是不念著想明達了。

一行人轉去龍池,因為離得遠,還在路上露宿了一夜,第二天傍晚才到的龍池。

龍池大變樣了。

之前鹽場的地方上住滿了人,沒拆開的竈臺被拿來煮飯做菜,倒也沒浪費掉。

鹽場附近的一些空地上還建起了不少房子,都是簡易的茅草房,住的都是來這兒做工的長工。

役丁們過來,直接選了房子就能住進去。

他們到的時候,長工和工匠們才結束工作,正拿著飯碗排隊打飯呢。

看到突然來了這麼些人,大家便扭頭看了他們一眼,但也只是一眼,確定他們一樣是來幹活兒的便收回了目光。

白善已經讓崔先生回去了,只帶了方縣丞過來。

這是方縣丞自白善上任以來第一次來龍池,一時都驚住了,這已經不是他以前熟悉的龍池了。

白善將役丁丟給他,帶著白二郎和殷或就去找崔大人。

“崔大人在碼頭上呢。”

白善便拉了馬過來上馬,見殷或站著,便笑問,“你要騎馬還是坐車?”

殷或很心動,遲疑了一下,扭頭和長壽道:“去牽馬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