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6章 裏正

役丁們呼啦啦的跑回自己的住處,卻沒有立時躺下睡覺,而是依舊聚集在一起。

今晚他們受到的沖擊大,這會兒心臟還蹦蹦亂跳,很是不好受。

結果他們剛湊在一起,還沒來得及議論上兩句,外頭突然梆梆的響起來,衙役敲著梆子,大聲喊著讓所有人都出來集合。

今晚才鬧過一場回來的役丁們心中忐忑,不得不走出屋子。

衙役和護衛們按著刀柄守在各處,看似分散,卻牢牢把住了各個口子。見他們出來,當即有衙役吩咐道:“楞著幹什麼,過去將那邊的木柴拿過來,在這兒和那兒升兩堆火堆,還不快去!”

火堆升起來,加上四周點燃的火把,瞬間將這一片照得亮如白晝,被叫起來的六十人,不說他們臉上的表情一清二楚,至少神色是看得見的。

白善帶著白二郎和殷或走上前來,這會兒他們倒是不怕這些役丁再造反了。

既然剛才他們不敢動,那此時就更不敢了,膽子都被白善嚇破了好不好?

白善記憶極好,何況還有護衛衙役們在身側,等六十個役丁站好,他也不挑,直接指了旁邊道:“才剛到本縣屋外的三十四人自己站到這一側來吧。”

大家磨磨蹭蹭的不肯動,白善便靜靜地看著他們。

方縣丞便喝道:“以為你們不站出來大人們便不知道是誰了?剛才大人可以一一點過名字的!”

眾人這才想起來,心中更慌,低下頭去和旁邊的人偷偷交換了一下神色,只能挪到一邊去。

他們心中此時都悔死了,早知道會這樣,當時就不該聽他們的跟著一起鬧,老實在屋裏躺著什麼事也沒有。

等他們都站了過去,方縣丞便上前點數,順便核對一下人臉,半晌後回來和白善道:“都對數。”

白善這才冷著臉和他們訓話,“自九月二十發役令,本縣一共發了兩次役令,征召役丁前後共一千八百六十八人,所修築的工事,不敢說全都一點兒問題也沒有,但似你們這等,本縣的馬跑過去便能察覺地面不夠堅實,質量之差的,只有你們這一裏。”

“與你們同裏被征調的另外四十役丁前日便服役結束回家,因與你們同出一裏的緣故,本縣還特意仔細的查了查,但他們所修築的路段一點問題也沒有,”白善道:“所以本縣想,到底是你們自己本來便偷奸耍滑,還是到了這裏後才學的壞風氣?”

負責這一組役丁的衙役冷汗都冒出來了,紛紛跪下,一句話也不敢說。

白善冷冷地掃視他們一眼,並不開口叫他們起來。

作為負責的衙役,他們不僅要保證役丁服役期間的夥食、安全,也要保證他們服役的質量的。

最後那一截這樣偷工減料,明年雨水一下,走過的車馬一多,用不了兩年路面就又坑坑窪窪起來了。

正當縣衙修路就靠一張嘴嗎?

“出了這樣的問題,你們有錯,但負責監督你們的衙役也有罪,本來本縣不想在你們重修時提起懲罰之事,不過既然你們如此急不可耐,本縣也不介意此時宣判。”

役丁們都低下了頭。

白善臉色陰沈嚴肅,目光像刀子一樣一一滑過他們的臉,道:“你們都是本縣的子民,我呢,從小也是見過役丁服役時的困苦的,所以這一次服役才會如此不同,不僅保證你們吃飽,還要盡量保證你們不受寒,不過於勞累,本縣自認為對你們夠好,也足夠心疼爾等了……”

白善這一番話說得慢悠悠的,但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生氣了,役丁們更是羞愧的低下頭去。

“功有賞,錯有罰,本縣原想罰你們去官田裏勞作十日,方縣丞說罰輕了,本縣本不覺得,但從今晚看,本縣覺得方縣丞說得很對。”白善道:“所以,此次所有怠工的役丁,在重修好路面後,罰役二十日,全都去龍池修築碼頭,今晚鼓噪的三十四人,再罰二十日,一共四十日,何時服完,何時回去。”

白善目光落在跪著的衙役身上,面色冷沈,“監督的衙役同罪,罰俸三月,服役四十日。”

這個比役丁們的罰還要重,跪在地上的三個衙役臉色發白,卻不敢辯解和推脫,磕頭應下。

連衙役都認罰了,役丁們更不敢吭聲了,紛紛跪下應“是”。

白善見他們老實,這才沖方縣丞微微點頭。

方縣丞便喝令役丁們退去,“不許再無故聚集、鼓噪,誰若再犯,那就不是罰役這麼簡單的事了。”

等所有役丁都回了各自的屋裏,方縣丞才去找白善,“大人,此事就這麼算了?”

方縣丞雖愛民,但也不是一味的縱容他們,要他說,他們敢深夜驚擾縣令,哪怕只是圍著,那也有逼迫之意,應當重罰。

白善卻不喜歡棍棒加身的罰,想要達到目的,還有其他更省成本的罰,他道:“明日將他們裏正找來,本縣要親自見一見他。”

役丁們一晚上沒睡好,第二天早上起床時精神萎靡,眼圈深重,但他們今天不敢偷懶,才吃過早食就紛紛拿著工具去修路了,一點兒不敢耽誤。

他們的裏正收到消息後很快從村裏趕來,役丁們看到裏正,心中不知為何更是忐忑。

果然,吃午食的時候裏正便將他們叫在一處,恨鐵不成鋼的罵了他們一通,怒道:“老臉都要叫你們丟光了,你們也就欺負縣太爺年輕,以為他軟性好欺負。”

“真以為他給你們好吃好喝就是好性子了?”裏正怒道:“那是縣太爺心疼你們這些泥腿子,他要是不心疼起人來,看看大井村小井村那些人,幾十個人,說砍就砍,說流放就流放,你看他眼睛眨過嗎?”

“竟然還敢大半夜過去圍逼縣令,你們腦子塞糞了?”裏正罵罵咧咧,直接將今天受到的氣都發在了他們身上,罵得口幹舌燥後才道:“今兒我們算是都出名了,我的老臉沒了,你們也別想有臉,此事已經鬧得全裏皆知,過後為預防再有這樣的事發生,我們還得掛在那公告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