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4章 聚集

“想清楚了,”白善微微擡著下巴道:“我雖想生,但人固有一死,我只希望不負良心,余生活得坦坦蕩蕩,若是不能,也算死得其所了。”

周滿當時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他們兩個才會雄赳赳氣昂昂的上京城來,又進到皇宮裏去。

現在雖然恩仇已經離他們遠去,但當時心中想通的關竅,發下的宏願並沒有改變。

他依舊希望自己將來不負良心,余生活得坦坦蕩蕩。

白善問殷或,“你呢,可想明白了嗎?”

殷或微微一笑道:“沒有。”

白二郎扭頭看他,“沒想明白你這麼開心?”

“但它已經不再是我的困擾了,”殷或道:“不論生還是死,我皆不悔今生來過了,想不明白就想不明白吧,就算窮盡一生想不明白也不要緊了。”

他以前想活著,但更多的時候是想死。

他覺得活著是受罪,但要讓他死,他又舍不得,很不甘願,他明明成人來到了這個世界上,卻什麼都沒來得及做就要離開。

他從沒出過京城的範圍,最遠到達的地方就是京郊十裏亭,那還是小時候去給父親送行。

病得快死的時候,夢裏曾經來回的夢到那個場景,明明是很普通的一條路,很普通的路邊長亭和樹木,但他就是不斷的想,不斷的想,夢裏的自己騎在了馬上,頭也不回的離開,將京城、家人,甚至是自己都丟在了後面。

騎在馬上的人似乎是他,又似乎不是他……

當時從夢裏醒來,他就在想,他到底為什麼還舍不得死呢?

明明活著那麼痛苦,等到成年,留下子嗣後也是要死的,還是那樣屈辱的死去,為什麼就不能現在幹脆死了呢?

他想了很久才想明白,因為他想成為夢中那個騎在馬上,頭也不回離開的“殷或”。

雖然他現在還是沒能成為那個殷或,他依舊留在人群之中,但他真的可以走出十裏長亭,沿著長長的官道往下走了。

他去過西域,如今又到了青州看到了大海,此時便是死了,雖然心中還是會遺憾,卻不會那麼不甘了。

白二郎看看殷或,又扭頭看看白善,被他們臉上的笑容閃了一下眼睛,便哼了一聲後扭過頭去,也對著夕陽看。

他道:“我就不想這麼多,只要過得開心就行。”

白善就警告的看了他一眼道:“你那神仙雜記可別亂寫,不然我可不會管你開不開心。”

白二郎就沈默,半晌後突然跳遠,跑出去好遠才沖他喊道:“那是我的書,你休想改我的稿子!”

白善:……

殷或撲哧一聲笑出來,白善不由問他,“你看過他的稿子嗎?”

殷或搖頭,“我看的是西行記,沒看到神仙雜記。”

白善就攏眉,決定回去就找白二郎要稿子。

晚上他們駐紮在這裏,役丁們睡在茅草屋裏很是忐忑,“我們不會被抓去坐牢吧?”

“不,不會吧,不是已經在把路挖開重修了嗎?其他人都回去了,就我們還留下。”

“那怪誰?還不是你們偷工減料,要不是你們修的那段路這麼差,我們能被大人們留下來重修嗎?”

“放屁,你以為你跑得掉嗎?”

“我是出去挖泥的,我哪兒知道你們是這麼修路的?”

“反正你們誰都跑不掉,想想你們之前少挖了多少土,這都算在你們身上的。”

屋裏住著的其他人恐慌起來,不安的翻了一下身,問道:“我們真的會被抓去坐牢嗎?“

“也有可能會被流放,犯事兒的不是坐牢就是流放吧?”一人道:“總,總不能因為我們沒修好路就砍了我們吧?”

“別,別嚇人,我看縣太爺對我們挺好的,我服役五年,這還是第一次能在服役時吃飽飯呢。”

“是啊,縣太爺看著不像是壞人。”

“我也沒說縣太爺是壞人啊,現在壞人不是我們嗎?那縣太爺對付壞人不是天經地義的嗎?”黑暗中有人道:“我就是想著我們幹了壞事,我們還能善終?”

他道:“縣太爺對役丁雖然好,但對土匪也狠,之前大井村的那些,被砍頭的砍頭,被流放的流放,不是都被抓得一幹二凈,一個都沒落下嗎?”

“那,那我們怎麼辦?”

白善打了一個哈欠,吹滅了蠟燭,合衣躺在嘎吱響的木板床上,對左右倆人道:“別說小話了,趕緊睡吧。”

白二郎問:“我們什麼時候回去?我想明達了。”

白善將雙手枕在腦後,嘆息一聲道:“你以為我不想回家嗎?看今日他們懶懶散散的,估計要修補到後天吧,等處理了他們我們就走。”

他頓了頓後道:“不然你明日先回去?”

他覺得這主意不錯,他道:“你回去也好,正好可以幫幫她們。”

白二郎:“是幫周滿吧?”

白善就給了他一肘子,“尊重些,那是你師姐。”

白二郎忍不住從床板上坐起來,“那還是我弟妹呢!你們少欺負我,哼,我不回去,我要是一個人回去,她們肯定會念叨我,覺得是我偷懶!”

他是想明達,但不代表他願意回去被罵。

白善覺得他又犯了懶病,便想和他講講“道理”,一旁的殷或笑著勸解,正要拉開倆人,屋外傳來大喝聲,“你們想幹嘛?”

屋中的三人身子一僵,黑暗中對視了一眼,立即下床。

屋外不斷傳來侍衛的暴喝聲,“大膽,大人們在此歇息,你們還不快退下?”

白善拉住殷或,扭頭和白二郎道:“你留在這兒陪著殷或。”

月光中,他的神色看不清楚,但白二郎還是點了點頭,然後伸手牢牢的抓住殷或,還和他道:“讓他去,他功夫比我們都好,他還和戒嗔學了棍法,現在力氣可大了,打人特別疼。”

白善已經打開門出去。

住在隔壁的方縣丞和崔先生也急忙披著衣服出來,看到茅草屋前聚集了這麼多人,立即怒喝,“你們深夜聚於此處幹什麼?還不快散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