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2章 父母官

方縣丞覺得懲罰太輕了,不過他扭頭看了一眼白善,還是什麼話都沒說。

白善剛來時,他還擔心這位年輕的縣令管不好北海縣,甚至會讓北海縣的情況更壞,畢竟前一位路縣令不僅看上去精明強幹,本人也是真的精明強幹。

白善看上去過於年輕和溫和了。

但他後面對宋家,對大井村小井村的土匪卻又一點看不出來溫和,下手狠準穩,借著鹽場和太子的勢將北海縣的豪紳都給壓到了地上;

他還以為這位白縣令是笑面狐貍,結果他又是真的溫和善良,發役令征召役丁,不僅提高了役丁的夥食,還縮短了役丁勞作的時間,降低了強度,為此他們還分兩次召集役丁,錯開他們的服役時間。

不然,全縣所有役丁同一時間服役,早二十多天前就服役完了,此時他們何至於蹲在路口吹著冷風看他們挖土?

方縣丞想了想,覺得對百姓溫和的上官總比對百姓嚴苛的上官要好,所以在表達了兩次反對意見後,見白善堅持己見,他便不再糾結這件事。

五人蹲在路口看著他們挖土填土碾土,夕陽快落下時,梆子聲響起,正站在路上的役丁們立即丟下手中工具拔腿就往放飯的地方跑。

很多人都跟著前頭的人丟了工具,跑了兩步看到揣著手站在路邊的白善,他們不由腳步微頓,忐忑的目光接觸到白善冷淡的目光,心中更忐忑了。

幾人咽了咽口水,再次忍不住去偷看白善,見他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目光似乎更冷了。

他們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直接轉頭回去,將自己才丟下的工具撿了起來,等他們回過神來時,已經抱著自己的工具低頭跑遠了。

落後在後面的人看到他們回身拿工具,便也不由的回身去拿……

看他們都跑遠了,回去拿了飯碗老實的去排隊打飯,白善便冷冷地收回了目光。

殷或嘆息一聲道:“這就是從眾,眾人中有一人先為惡,可以帶動著身邊的人一起做惡行;有一人先為善,也可以帶動著身邊的人一起做善行。”

白二郎嘿嘿一笑,拍著白善的肩膀道:“別傷心了,你們北海縣的民風一直不淳樸,你又不是不知道,慢慢教化唄。”

白善橫了他們一眼道:“我現在就在教化他們。”

他道:“從規矩開始,我不管他們心裏怎麼想的,行為上先須得守我的規矩。”

白善意味深長的道:“規矩嘛,守得久了,深到骨子裏,也就成了他們心中所想,自然也就教化了。”

一旁的崔先生忍不住問,“那大人為何不嚴懲他們?讓他們知道害怕,自然會更守規矩。”

白善微微搖頭,“不對,嚴懲他們,讓他們恐懼,就算他們行為上遵守了這些規矩,心裏卻不認同,反而會覺得本縣的規矩是錯的。現在這樣正好,他們不守規矩,本縣照著規矩來罰他們,就算他們心裏不恐懼,也好叫他們心裏知道,他們就是錯的!”

他道:“既然要守規矩,那就從本縣開始守,我守了規矩,他們自然也要守規矩。”

這一連串的規矩讓其他四人沈默了一下,半晌後,崔先生拍馬屁道:“大人以身作則,是我遠不能及的,慚愧慚愧。”

方縣丞也思索起來。

白善已經擡腳往放飯的地方去,“走吧,我們也去吃飯。”

白善他們也摸出了一個飯碗,排在役丁們的身後去打飯。

在前面打飯的衙役看到他們手抖了一大下,正伸著碗接菜的役丁瞪大了眼,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衙役。

白善掀起眼皮看向衙役,衙役嚇了一跳,不敢讓縣令認為他虐待役丁,立即舀了一勺菜拍在了役丁的碗裏,瞬間將那大海碗堆得尖尖的了。

役丁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或許是怕衙役將多打的菜索要回去,他雙手捧著碗立即跑了,跑到前面領了兩個雜糧饅頭,轉身就走了個背風的地方先快速的吃起來……

白善拿著碗上前,給他打飯的差吏討好的沖他笑笑,然後一臉糾結的給他打飯。

白善也只拿了一個大海碗,所以他是要多打一點飯呢,還是少打一點兒,把空間留給後面打菜的人?

好糾結呀,縣令大人到底是更喜歡吃飯,還是更喜歡吃菜?

白善似乎看出了他的為難,在他要鏟第二下飯時起步走到了前面……

打飯的差役瞬間松了一口氣,但後面打菜的衙役卻提起了心……

白二郎和殷或他們都排在白善身後,但差役和衙役們也不知為何,對他們就沒這麼緊張。

明明這幾位公子身份也不低的,最後他們歸結為白善不僅是縣官,還是現管的原因。

五人打了飯,也在附近找了塊草地一塊兒坐在吃起飯來,護衛們也端了碗坐在他們附近吃。

別說,這菜看著不怎麼樣,但吃起來感覺還不錯,主要每個人碗裏不是有塊肉就是有塊油渣。

特別是油渣,誰要是能吃到一塊油渣,那是能炫耀一天的事。

白善運氣就極好,他碗裏就有一塊,翻出來給他們看,自得道:“看來我運氣不錯。”

白二郎就翻出兩塊油渣給他看。

只落到一塊肉,還是瘦肉的殷或和白善一起默默地看著他。

方縣丞大口咬了一個雜糧饅頭,吃下去後便將心中積壓許久的問題問出來,“大人為何如此在意役丁的夥食?”

說真的,在第一次拿到白善給的服役要求清單時,他整個人都驚呆了,他以為上面是對役丁的要求,卻沒想到是對縣衙的要求。

上面直接將役丁的待遇提高了一大截,早食、午食和晚食全包不說,每一頓還多增加了一個饅頭一碗飯,還要求每餐不得少於兩個菜。

連饅頭的雜糧和白面的配比都提高了,讓雜糧饅頭更白了一些。

白善道:“民以食為天,不算這一批役丁,整體來說,他們服役的效率是不是提高了?”

方縣丞頷首,崔先生道:“但這點效率還不足以我們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吧?據我所知,嚴格要求下,這樣的服役效率也是常有的事。”

白善便道:“但他們也是我的子民啊。”

他道:“本縣是他們的父母官,不管是修路,修水利,本意都是為了造福百姓,既然如此,在實行的過程中,我這個父母官也心疼他們,造福他們有什麼不對?誰說服役就一定要苦哈哈的生不如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