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1章 忘事兒

她是想請人幫忙,這才給這麼多人寫信的,但沒想到能請來這麼多人,最驚喜的是,陛下竟然願意在大朝會上為她宣揚此事。

這可比什麼好處都管用啊。

俗話說的話,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周滿將信捂在心口,和科科保證道:“我以後會好好給陛下幹活兒的。”

科科:……和他說這話幹什麼?而且,它對她也不差,甚至陪伴的時間還更長,為什麼就不給它好好的幹活兒?

皇帝跟她才有多少感情?

周滿心中高興,臉上便笑瞇了眼,“皇帝見我聽話,說不定能在大朝會上多提兩下這件事,要是能夠給各地縣衙下個公文就更好了。”

科科想著這事最後受益的還是自己,便不再嫉妒,“宿主努力!”

周滿原地轉了轉,想要將此事與人分享一下,結果走到小門才想起來白善下鄉去了。

她只能轉頭回去,和扶著自己的西餅道:“我們去找公主。”

明達公主也一個人在家裏呢,周滿進來時,她才午睡起來,看到周滿便招手,“快來,我今天下午吃桂花糕。”

周滿:“……你明明懷的是個男孩兒,為什麼這麼喜歡吃甜的?”

這話一出,明達公主怔了一下,邊上的大宮女們也紛紛楞住,然後驚喜的看向周滿,“周大人,您說的是真的嗎?”

周滿坐在了明達身邊,也捏了一塊點心吃,聞言擡頭,一臉迷茫:“什麼?”

宮女連忙道:“就您剛才說的,我們公主懷的是個男孩兒。”

周滿眨眨眼,看向明達,“我說了嗎?”

明達看著她頷首。

周滿:……她忍不住在心裏問科科,“科科,我說了嗎?”

科科:“宿主,你說了。”

周滿一臉沈痛,放下才要咬的點心,“明達,我發現我生病了。”

明達見她這麼難過,忍不住坐直了身體,問道:“你生什麼病了?要不要把白善叫回來?”

“我近來忘事越來越嚴重了,”她道:“以前我第二天要做什麼,只臨睡前咻的一下想一下,速度極快,就那麼幾息的功夫就能想全,然而第二天都不必要特意去回憶就能想起來。”

“但現在我臨睡前想著第二天要做的事,覺得就一會兒的功夫,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兩刻鐘就這麼過去了。”周滿一臉的憂慮,“關鍵是我這麼仔細的想了,第二天還總是能忘記一些事,到現在甚至都嚴重到忘記自己才說過的話了。”

明達還沒說話,一旁的姑姑已經笑道:“周大人,這不是常人都會有的事嗎?說句實在話,其他人正常的時候尚會丟三落四,更不要說有孕的時候了。”

她看了眼周滿的肚子,臉上的笑容更甚,“尤其像大人這樣的,都這個月份了都還每日去醫署,隔幾天還要去青州一趟,也就旬休的時候休息兩天,奴婢也見過不少孕婦,像大人這麼健康的,這還是頭一次見。”

所以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這也是她沒有幹涉明達公主跟著周滿的養胎方法養胎的原因,因為她這一胎養得實在是太好了。

姑姑熱情的誇獎了周滿好大一通。

周滿高興不已,又捏起點心來,眼睛亮閃閃的看著她,“真的?”

姑姑狠狠的點頭,“真的!”

周滿便揚開了笑臉。

姑姑趁機問道:“所以周大人,我們公主懷的是個男孩兒?”

這也沒什麼不能說的,所以周滿直接點頭,“沒錯!”

她不僅自己把出來了,還花了積分讓科科看過了呢,所以萬分的確定。

她不僅看了明達的,還看了自己的,所以最近她很熱衷給明達和自己把脈,就是為了更熟悉脈象的區別。

姑姑和宮女們都高興不已,忍不住雙手合十念了一聲佛,想到周滿似乎更喜歡老君,又變換手勢念了聲“無量天尊。”

周滿楞楞的看著她們,扭頭問明達,“你更喜歡男孩兒啊?”

明達抿嘴一笑道:“我還想生個女孩,但她們都怕我身體不好。”

所以大家都覺得明達公主可能一輩子只會生這一個孩子了,自然是男孩最好了。

不然就算白二郎不敢納妾,但私底下誰知他會不會有怨氣呢?

當然了,此時駙馬和公主情深,還沒有這種危險的想法。但作為公主的人,這些事情她們都要考慮到的。

當然了,當著駙馬師姐的面,她們也沒敢明說,而是道:“這可是駙馬和公主的長子呢,意義自然非同一般。”

周滿也沒往心裏去,倒是記起白二郎了,“也不知他們三個現在是一處,還是分開著呢,這都去兩天了,何時才能回來?”

明達也想念起來,“應該可以吧,他們這次下鄉不是為了驗收服役嗎?”

白善三個本來是分開的,但現在碰在了一處,不,應該說是五個,因為方縣丞和崔先生也被白善派出來了。

甚至方縣丞和崔先生一直在外面,他們都出外差半個月了,這會兒胡子長得有些不規整,身上的衣服也有點兒……味道。

此時他們兩個正和白善三個蹲在路邊看著役丁們返工,將一截道路挖開,重新填埋石子和泥土,拉著石碾壓過去又壓過來,將路面壓得特別平整。

方縣丞臉色很臭,和白善道:“大人,這樣的偷工減料又懶惰的役丁就應該扣下來嚴懲才是。”

白善道:“這不就是在嚴懲嗎?”

方縣丞自認愛民,但這會兒也忍不住道:“大人太仁慈了些。”

崔先生也忍不住點頭,道:“大人,普通百姓有普通百姓的治法,刁民也有刁民的治法,不可一同視之。”

白善卻道:“依照律法和規矩來就行。”

方縣丞:“這罰也太輕了,只怕他們將來會得寸進尺,而且我們還損失了他們這段返工的食水,這些可都是要花錢的。”

白善依舊是不急不躁的樣子,“不是還罰了他們多去官田裏勞作十天嗎?”

方縣丞依舊不甘願,“才十天……”

白善卻堅持,“十天就足夠了,這是本縣通過精細計算得來的,這一段路返工的損失就是他們所有人的工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