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9章 留名

皇帝微微點頭,眼睛也閃閃發亮,周滿要是能寫出來,於他也是一大功績,將來後人提起藥典也會提起是在他為帝時寫的,還得了他支持。

這麼一想,皇帝第二天上大朝會時便將這事兒當個笑話告訴諸臣,他把周滿畫的那張圖拿出來給眾人看,問可有人認識?

很好,成功的為難住了眾臣,沒人認識。

皇帝便笑道:“看來諸卿都被周卿給難住了,罷了,這張圖便給你們吧,她可是和朕說了,誰要是能找到這株樹帶到她跟前來,或是其他的,她沒見過的植物和動物,凡是活的東西,都能夠與她問診一次。”

“不管是什麼病,她都會盡力去救治,”皇帝笑瞇瞇的道:“以周滿現今的醫術來說,這個承諾不可謂不重了。”

百官若有所思起來。

當然,坐在最前面的那一撥人是不太擔心的,他們有特權,就算自己去請請不到,還能和皇帝申請要太醫們去看病。

不過有備無患嘛,他們請太醫看病沒問題,但家屬卻有些難啊,而且親朋之間萬一有需要呢?

自從太醫署在京城也建了一家醫署後,官員們再想請到蕭院正劉太醫和周滿這樣的太醫看病也困難了。

尤其周滿現在還不在京城。

於是不少人都將此事記在了心中,決定回去和親朋好友們談論一番,要是有人需要,那就去尋摸些周滿可能沒見過的生物來,應該不難。

但也有人表達了不開心,“這不是損耗民財嗎?周滿這是要做奸佞嗎?”

“陛下並沒有勉強人,全憑個人需要,怎能算損耗民財?”

“周滿便是太醫,治病救人是她的本職,如今卻附加了條件,諸公不僅不反對,反而還大家贊賞,使病患損耗財物人力,這還不算損耗民財嗎?”

唐鶴聽到這些議論,腳步略停,便上前笑瞇瞇的道:“幾位大人多慮了,周大人給出的這個獎賞自然不是面對在職責範圍內的病患,而是給的那些找不起她問診的人。”

對方略一瞥眼,看向唐鶴,“小唐大人,周滿現在不過是一署令而已,平民百姓都可找她問診。”

唐鶴微微一笑:“她現在是署令,但幾年之後,誰能確定她還只是一個署令?”

他道:“以周大人的醫術和醫德,高升是遲早的事,她給出這個機會是對自己將來的醫術極有信心,目光長遠且力有所及的人可以準備準備,畢竟周大人給出的這個機會,又不是要求對方立時用了,若有幸得了這個機會,留著等待將來有需要時用上,豈不是兩相得宜?”

邊上一直沒說話,或者同樣為周滿說過話的人微微頷首,正是這個道理。

說白了,這就是周滿拿著手絹站在路口和他們招手,告訴他們,她將來的醫術會高不可攀,且地位也會很高,爾等可能找不起我看病了,現在給你們一個投資的機會,你們投資了,便能在前面很遠很遠的路口找到我,讓未來的那個我給你們指定的人看病。

所以他們要不要投資呢?

廢話,只要見識過周滿醫術的人,自然都會投資。

她今年才多大,但醫術已經能跟蕭院正齊肩,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歷數她進京以來的作為——治好了太子的不育,開腹取子,開膛治好了小公爺,救了病危的皇帝一次,天花以及種痘法的提出……

論醫術,誰能夠不從心裏信服她?

如果將來他們或者他們的親朋會病到絕境,這世上有能救他們的人,那個人有九成的可能是周滿;

論前程,除非下一個皇帝是恭王,不然就算太子不能安全登基,其他皇子上位也會禮遇周滿。

這可是多了一條命的太醫啊。

所以為什麼不投資?

連與周滿關系那麼好的唐鶴回到家裏都和唐夫人道:“告訴家中外出的下人,以後出門多看看路邊的花花草草,要是有沒見過的植物,挖回來。”

唐夫人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額頭,“怎麼,才出門半日就沾上周滿的壞毛病了?”

唐鶴伸手拉下她的手,“這怎麼是壞毛病呢?”

他一臉嚴肅,義正言辭的道:“我就一直覺得她這是好習慣,對未知充滿了探知欲,要不是有這個好習慣,她醫術能這麼好嗎?”

唐夫人認真的打量他,半晌後道:“周滿現在不在這兒,她要回京了?你提前練習拍她馬屁?”

唐鶴:“……我是那樣的人嗎?我是認真的。”

見他一臉嚴肅,唐夫人信了他,問道:“可昨天看完信不是已經吩咐下去了嗎,好端端的怎麼又想起來重提這件事?”

“今日大朝會,臨退朝時,陛下特意提了一嘴,”唐鶴感嘆道:“她可真夠厲害的,還給陛下單獨寫了一封信。”

唐夫人驚訝的瞪大了眼,“然後陛下還替她與百官宣揚了?”

“不錯,今日過後,只怕用不了多長時間,各州縣也會聽聞這個消息的。”

真以為周滿的目標是京城的這些官員嗎?

當然不是了!

你們這些官員都在京城,能給她找來什麼沒見識過的東西?

她的目標是大晉州縣下的官員,大晉這麼大,她有這麼多地方沒走過,沒見識過的生物不知凡幾。

皇帝當然也知道這一點兒,他在大朝會上提起此事,不過是想借百官的口和手傳播到大晉的每一個州縣去。

畢竟這算是周滿的私欲和私心,他這個當皇帝的不好明著下旨,大家在大朝會上當個笑話論一論,聽一聽還是可以的。

唐夫人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兒,經過皇帝金口出來的話,那才是真的天下聞名,只怕過一段時間連番邦都能聽到,周滿這次算是一朝聞名天下知了。

她不由坐直了身體,“陛下為何……如此關切此事?”

唐鶴攤手,“我不知道啊,或許是看重周滿?”

唐夫人默默地看著他。

唐鶴便起身道:“我去看看爹。”

老唐大人看了他一眼便告訴他,“聽說周大人有挖些花花草草的習慣,曾經還和濟世堂的藥商藥農要過生藥材,她拿到生藥材後都會作畫,還會詳細寫下其生長環境,甚至是栽種方法。”

見兒子還是一頭霧水,老唐大人就用書輕拍了一下他腦袋,沒好氣的道:“太醫院那邊有傳言,說她在寫藥典,可能會傾註其一生所得,此書即便不能在陛下任上完書,將來歷史留言,也必是歷經兩朝,而陛下這一朝至關重要。”

唐鶴這會兒聽明白了,皇帝這是為名,他要在藥典的歷史上摻和一腳,留下美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