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8章 重視

周滿想了想,便決定給蕭院正也送一份回去,順便把制作的詳細方法給他寄去,多管齊下嘛,說不定京城更快出結果呢?

蕭院正根本沒想到周滿又給他寫了一封信,還寄了東西,他今天剛收到她讓人送回來的公文和信件。

前者是公務,後者是私事。

蕭院正在折子和信之間遲疑了一下,決定還是先拆信,有了心理準備,她折子上寫什麼他都能夠堅強的承受住。

而此時,皇帝也收到了周滿的信,嗯,跟著明達的信一塊兒進宮來的。

其實要不是有明達的信,周滿的私信並不能那麼快的到皇帝跟前。

真以為誰都能給皇帝寫私信不成?

真以為皇帝閑到每天都會看外頭人寄給他的私信嗎?

別看他是皇帝,給他寄信的人還是很多的,比如王氏的族長,他就很喜歡寫信和皇帝探討一下棋藝。

雖然皇帝很不喜歡隔空與人談棋,但為了維持彼此的感情,他偶爾也要看一看,再回個信的。

但他很消極怠工,收到的私信都是丟在一旁,等哪天心情不好,或是心情大好又有閑心時就去看一看。

周滿和白善的信件要不是總跟著明達的一起回來,皇帝便是會特意挑了他們的信先看,也不會看得這麼及時的。

此時皇帝身前就擺著兩封信,他在兩者之間來回看了好幾眼,最後還是先看閨女的,並不只是因為這是他閨女,更因為周滿會給他寫信,總覺得不會有廢話,說不定最後還得叫人來議事,所以先看閨女的。

明達的這封信就是問候信,順便報平安的,告訴皇帝她在青州過得很好……

皇帝笑瞇瞇的看完,收好信後便去拆周滿的信。

古忠給皇帝奉茶,站在一旁悄悄的看他的臉色,就見他臉上的笑容一點兒一點兒的消失,放松的姿態慢慢坐直……

但熟悉皇帝的古忠知道,他這不是生氣,而是看重。

古忠垂下眼眸站在一旁,就聽見皇帝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有翻動紙張的聲音,半晌後道:“去宣蕭院正和工部侍郎,不,將尚書請來吧。”

古忠應下,躬身退了下去。

皇帝就來回翻動周滿的信,在那幾行新藥的療效上點了點,看了眼她在後面的展望。

雖然有種說大話畫大餅的感覺,但周滿平時就給人這種感覺,他們卻不能否認,她真的很靠譜。

即便這是畫的大餅,也值得皇帝張嘴去啃一啃,何況這可能還不是虛畫的大餅,而是真的,還帶肉餡的!

蕭院正拿到皇帝遞來的兩張畫,這才知道周滿都把主意打到了皇帝身上。

皇帝問他,“周滿在信上說的新藥果然那麼厲害嗎?”

蕭院正只能躬身道:“臣沒見過周大人所說的新藥,因此不敢下定論,但以周大人的為人,她應當沒有特意誇大。”

皇帝沈吟,“若新藥真的可以抑制外邪侵入傷口,那戰場上的傷亡還要再降。”

蕭院正是大夫,想的更多一些,道:“不止如此,此藥若真如周大人所言,對於一些外邪入體而起的咳疾、肺病,甚至是臟病都有效果。”

皇帝和旁聽的工部尚書:……

“不過周大人也說了,現在新藥剛做出來,藥效未曾試驗過,且此藥本身就具有風險,因此不能濫用。”

皇帝道:“讓周滿送一些藥回來,太醫署在京城試藥。”

京裏有很多死刑犯,各種病人也多,試藥的速度要比青州可快太多了。

蕭院正也是這麼考慮的,但這不是沒來得及寫信就被叫來了嗎?

不過叫來了也好,蕭院正看了一眼韓尚書,總比他自己去工部找人鉆研針筒要好得多。

皇帝在此,既有便利,不用他是王八蛋。

所以蕭院正直接舉著周滿的那張針筒圖畫道:“不過周大人說,此藥暫時沒研究出服用的來,而是液體註射入體起效,所以這工具也至關重要。”

皇帝就看向韓尚書。

聽了半天,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叫來旁聽太醫署研制新藥的韓尚書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裏了,他沈默了一下,不得不上前一步躬身應道:“臣會盡力而來的。”

皇帝便臉色一沈,嚴肅的道:“不是盡力而為,而是必須做到。”

他眼中冒著寒光的瞪著韓尚書,“已經有了神藥,若是因為工具不湊手用不了,朕……朕得嘔死!”

別說皇帝了,就是韓尚書一想都覺得很嘔得慌,他默默地應下了。

皇帝這才說起另一件事來,他慢悠悠的拿出另一張畫,問蕭院正,“這上面的樹是什麼藥嗎?”

蕭院正仔細的看了看後搖頭,“臣沒有見過。”

皇帝就皺起眉來,“這是周滿畫的,說是要找這種樹,誰要是能找到便許對方一個找她問診的名額,朕以為這是一味很重要的藥材呢?”

蕭院正便響起了周滿信中所寫的事,忍不住問道:“不是說凡是她沒見過的生物都算在其中嗎?”

皇帝:“……哦,她也寫信告訴你了嗎?”

不錯,她還讓他和認識的藥商藥農宣傳呢,說她來者不拒,要是不想要問診的名額,要錢也可以。

她會視送來的生物珍貴程度給錢的,十萬錢以下她都能接受。

蕭院正差點兒懷疑她貪汙受賄了,不然哪來這麼多的錢,這樣的財大氣粗,一樣東西便可能給出十萬錢,那人家要是送來百十種,她得給出多少錢去?

皇帝就摸了摸下巴,最近周滿怎麼如此熱情?

她不是有孕了嗎,竟然不是研究新藥,就是滿世界找藥物的?

沒錯,在皇帝看來,周滿要找的就是藥物,還說什麼得是她沒見過的植物和動物,皇帝心中一動,問道:“朕聽聞周滿一直在寫藥典,其中記載了她見過的所有藥物?”

蕭院正也心中一動,垂眸沈思起來,他忍不住心潮澎湃,這可是名留青史的事啊。

蕭院正正色了些,一臉嚴肅的拱手行禮,“臣會盡己所能的幫助周大人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