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7章 常有理

用過午食,小錢氏便和下人們把碗筷收了,問道:“你們下午想吃什麼茶點,我去給你們做。”

大宮女:……這才剛吃完午食呢。

明達此時肚子很飽,但依舊精神一振,道:“我想吃甜的。”

小錢氏道:“那我給你們做米糕吃?”

明達還沒說話,周滿已經連連點頭,“好呀,好呀。”

她扭頭和明達道:“我大嫂做的米糕可好吃了,是整個村子裏做得最好吃的。”

不就是米做成的糕點嗎?

明達在宮裏也是吃過的,她是想吃甜的,但也沒想吃甜米糕啊。

不過周大嫂做的東西總是與別人的有些區別,於是她頷首,“行,就吃米糕好了。”

明達扭頭和她道:“等你吃了就知道了,我大嫂做的米糕最好吃了,爽口清甜,一點兒也不膩。”

她也沒機會吃膩過。

米糕比較費力氣和時間,還耗糯米。

周家地是不少,但糯米的產量比稻米的產量還低,每年周家都只種一畝的糯米。

除了平時所用,也就過年和大節氣的時候小錢氏才會蒸了糯米飯捶成米糕。

但老周家人多啊,做的再多,那也是不夠吃的,尤其是這麼好吃的東西。

即便是現在周家不缺錢,也不缺糯米了,但因為做米糕太費力氣和時間,小錢氏也很少會做。

這幾年周滿又經常不在家,更難吃到了。

所以算起來,她已經很久沒有吃到小錢氏做的米糕了。

她道:“知道我最喜歡吃白善家裏的哪道點心嗎?”

明達:“白善家裏的不就是你家裏的嗎?”

“哎呀,說的是很久以前,不是現在,唉,現在賀嫂子做的糯米糍也沒有容姨做的好吃。”

明達:“你喜歡吃糯米糍啊。”

“是啊,就是糯米糍,”周滿道:“糯米糍就是米糕炸一下,兩道點心都好吃,但我大嫂做的米糕是百吃不厭。以前在村子裏的時候,我的同窗和小夥伴們都特別羨慕我。”

“可惜我也只能吃三塊,多的就沒有了,所以我只能分給白善和白二郎,其他人只能看著。”

周滿能分到三塊已經夠多的了,那還是老周頭和錢氏把自己的那一份給她了呢。

明達被她說得期盼起來,便拉了她道:“反正今日你休沐,白善他們下鄉去了,你幹脆留我這裏吧,讓大嫂在我府上做,需要什麼東西列了單子讓他們準備,也讓廚房裏的人幫忙。”

她的理由特別體貼,“總不好讓大嫂太過勞累。”

周滿嘻嘻的笑,“你是想讓廚房裏的人偷師吧?”

明達便撞了撞她的肩膀道:“我讓廚房裏的人也教大嫂一些菜品,他們的廚藝也很不錯的,跟著我來的兩個還是尚食局裏出來的呢。”

周滿眼睛微亮,立即點頭,“好呀,我讓大嫂在這裏做。”

小錢氏自然沒意見,實際上米糕只是費力氣和時間,她覺得並沒有太大的技術含量,大家肯定都知道做的。

她不過是在這裏做一遍,還能學到自己從沒聽說過的菜色,那才是占了便宜呢。

既然周大嫂都留在此處,周滿自然也不走了,她去書房裏繼續寫信。

明達跟著過去看,見她抽出信來,擡頭就是“敬愛的陛下”五字,一下就驚呆了。

“你你你,你還要給父皇寫信?”

周滿點頭,還是同一個理由,“信使不能白跑了。”

明達:“……你為何不上折子?”

周滿道:“藥的效果還未完全確定,怎能上折驚擾陛下?”

她道:“我私下寫信就好。”

“可我看你剛才給蕭院正寫的是公文。”

“那怎麼一樣?蕭院正是我上官,我可能做出了一種新藥,說什麼都要和上官報備一下的。”

明達:“總之你就是有理由,你幹脆叫常有理算了。”

周滿笑嘻嘻的問她,“我要給陛下寄信,你要不要順便也給陛下和娘娘寫一封信?”

明達就認真的想起來,然後認真的問她,“到底是你家的人送信,還是我的侍衛回去送信?”

之前幾次往京城的信件,都是寫著寫著就變成明達的侍衛回去寫信了。

雖然她是不介意的,但這會兒明達就想占周滿的便宜。

周滿也特別的大方,寵溺的和她道:“我的人送,我的人送,你只管把信拿來。”

明達一聽,立即在邊上找了張桌子坐下,讓宮女們伺候筆墨,“我還要給長豫姐姐,三哥,大嫂和三嫂寫信。”

周滿豪氣的揮手,“寫!我都給你送!”

幾封信而已,能占多少地方,到時候往盒子裏一裝,包袱一包,背著就能走,幾封信還能裝成幾輛車不成?

明達卻被她的豪氣感動了,於是也提著筆思考起來她要給父母親人寫什麼信呢?

周滿已經給皇帝寫了滿滿一大張的字,猶嫌不夠,還抽出一張白紙來繼續。

信件並不慢的到達京城和江南,送到各人的手上時,柳大郎的病已經好了。

不僅柳大郎一家,就是周滿和文天冬都興奮得不行,這說明他們做出來的藥是有效的。

周滿道:“可惜相似的病患在青州城不好找,不然可以收集到更多的用藥數據。”

文天冬也惋惜,“要是在京城就好了。”

周滿就垂眸思考,“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她道:“我們可以將做好的藥送回京城,或是送到邊關去。上次太醫署發過來的公文,說哪幾個學生去了邊關?”

文天冬楞了一下後立即道:“蘇木被契苾將軍搶去了軍中。”

周滿立即道:“將藥給蘇木送去一些,叮囑他使用的事項,讓他記錄好用藥的數據。除了他還有誰?”

周滿不太記得,但文天冬卻記得,因為這些都是同窗,而且他們聯系還挺頻繁的,時常有信件來往。

文天冬悄悄看了一眼周滿,畢竟,他這裏可是有周先生的,他打敗了這麼多人才搶到這個位置,太醫署的其他學生不免羨慕嫉妒,於是就特別想知道他跟在周先生身邊都學到了什麼。

而他也想知道他們的就業情況,所以一來二去的,他們的交流就多了。

文天冬拍著胸脯表示,“先生放心,這事可以交在我身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