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4章 註射

等文天冬一走,柳大郎的媳婦便坐在床邊掩面哭泣。

柳大郎面色呆滯了一下後道:“別哭了,我這還沒死呢你就哭,等我死了,你還能哭得出來嗎?”

柳大媳婦被噎住,不過想到柳大郎都快要死了,她便決定不與他一般見識,默默地坐在一旁抹眼淚。

柳大郎安靜了一會兒就扭頭問她,“咱屋裏現在還剩下多少錢啊?”

柳大媳婦道:“不剩多少錢了,就還有三吊多。”

柳大郎便道:“留著,以後給孩子娶媳婦用。”

柳大媳婦:“那你棺材怎麼辦?”

柳大郎就看向柳二郎,和他道:“我想要爹的棺材,我看他老人家還能活很久,我山上種的樹給他,等以後我家大郎娶媳婦了,讓他出錢給他爺打一副棺材。”

柳二郎:“……我是沒什麼意見的,但爹那兒……”

他老人家不一定會答應呀。

不過柳二郎還是應了下來,反正他都快要死了,先應下來再說,他爹要是不答應,他也沒辦法呀。

柳大媳婦更加哀切了,眼睛哭得紅腫。

柳二郎只能安慰她,“大嫂,大哥運氣算好的了,這段時間醫署治病可不要咱的藥費。”

柳家的家境還行,按照劃分屬於中戶,所以他們能省診費,藥費卻是要自己出的。

但自從柳大郎的傷口驚風,柳家決定放棄治療後,文天冬就勸說著他們繼續接受治療,不僅診費免了,連藥費也免了。

這次從青州城到北海縣還是坐的文大人的車,連車錢也食宿也都省了。

是的,為了讓柳家不放棄,試一下他們的新藥,周滿同意了文天冬包食宿的建議。

柳二郎的話並沒有安慰到柳大媳婦,雖然這段時間治病不花錢,但病也沒好啊。

對他們來說,只要病沒好,那就是無用的。一想到失去丈夫的後果,柳大媳婦又忍不住哭了。

他們都已經做好了接受最壞結果的準備,但沒想到柳大郎雖然沒好轉,但也沒惡化,一連三天都沒有要死的跡象。

不說柳二郎和柳大媳婦,就是柳大郎都瞪大了眼睛,有了點兒信心,“我,我是不是能好了?”

而此時,每天要跑試驗房十六趟的文天冬興奮的叫出了聲,轉身跑去找周滿,“大人,先生,大人,結果出來了,結果出來了!”

周滿立即起身與他去試驗房看。

就見三份藥液中,沒有沾染藥液的部分長了青黴,而有藥液的地方沒有長。

文天冬興奮的問道:“這就是有用吧?”

周滿點頭,“對,有用。”

文天冬立即道:“我這就去給他用藥。”

周滿攔住他,“先用針沾上一點兒試試情況,若是沒有壞的反應再給他用。”

文天冬應下。

等他把藥液端到病房裏才想起來問,“先生,這是喝的?”

“不,是註射的,”周滿道:“先在皮下試一點兒,若沒有不良反應便註射到肌肉之中。”

這個就需要另外準備東西了,但醫署別的少,各種針和器具卻不少,所以文天冬很快找了東西過來。

他先用一根中空的針取了一點點藥液,然後聽從周滿的建議紮了他的手腕一下。

文天冬將針取出來,見手腕上長起一個包,便看向周滿。

周滿扶著肚子看了看,又看了看針,覺得藥已經進去了。

使藥液通過肌膚進入體內,對於他們大夫來說並不困難,就是對一些特定人群來說都不難。

比如喜歡在箭頭、刀劍、鏢頭上塗抹毒藥的人來說。

見血封喉的毒藥還是很少的,大部分毒藥塗抹在武器上傷人後進入肌膚,造成的後果更多是麻痹、心慌、眼暈、嘔吐等使人失去戰鬥力的作用。

也是從有這種塗抹毒藥的法子之後,大夫們便知道了,藥物除了從口入外,從肌膚上進入,治療效果有可能更好,更直觀。

因為相同的毒藥,從嘴裏喝進去,很有可能會被腸胃中的東西殺死,反倒減緩了毒發的時間;

倒是從肌膚上進入,可以更快的進入血液中,少過了兩道路,反而毒發更快。

這個道理不僅周滿知道,蕭院正和太醫院裏的其他太醫也是知道的。

在她去西域前,他們就探討過毒藥快速起效的方法,當時就提到過,既然藥物從肌肉中進入起效更快,那是不是可以通過肌膚入藥治療疾病呢?

奈何他們條件有限,也只是想一想而已,真正付諸於行動,肌註的話,這算是第一例吧。

等了有一刻鐘,周滿看了看那小包後對文天冬微微點頭。

文天冬就問柳大郎,“可有哪裏不舒服?心慌不慌,有沒有想吐之類不舒服的?”

柳大郎搖頭。

文天冬還謹慎的摸了摸脈,然後將位置讓給周滿。

周滿也摸了一下,看了一下他的臉色後覺得沒什麼問題,於是點頭,“給他用上藥吧。”

文天冬高興的應下,然後問道:“用多少?”

周滿見他想去拿豬膀胱,嚇了一條,“你用這個給他註射,讓他死嗎?”

文天冬道:“這已經是最小的了,要弄更小的得另外縫制了。”

周滿便指了針道:“就用這個,先給他紮五針吧。”

這個針只能取少量的藥液後入體,周滿謹慎,決定先紮五針。

文天冬應下。

柳大郎還以為跟以前的針灸一樣,沒有多放在心上,結果這針一紮進去,就跟剛才那針一樣疼得他差點兒打抖。

文天冬看了看他的手,便看向他的屁股,“屁股上肉多,不然打屁股上吧。”

不然五針都紮在手上也不好看呀,看得他怪不好意思的。

柳大郎哭了,是疼哭的。

但聽說這藥是專門為他做的,所以他強忍著沒反對,心裏還升騰起一股希望,說不定這次真的有效。

這麼疼,肯定有效吧?

周滿袖手在一旁看他紮針,一旁的柳大媳婦一臉的欲言又止,但見她一點兒也不羞,只能默默地沒說話。

文天冬也不覺得有什麼,打完一針還要問周滿意見。

就這樣打完了五針,周滿認真的看了看五個針口,蹙著眉道:“得想辦法改良一下針才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