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3章 柳大郎

柳大郎此時正躺在醫署的一張病床上,他兄弟柳二郎坐在一旁,他媳婦剛把吃完飯的碗筷收出去了。

他渾身抖了抖,嘴巴也不可抑止的顫抖起來,隨後就全身繃緊,牙關緊緊咬起來……

柳二郎立即發覺不對,蹦起來就捏住他的臉,想要將他的嘴巴捏開,一邊還沖外面大喊,“大夫,大夫……”

周滿才走到附近便聽到柳二郎的喊聲,立即便沖了進去。

白善生怕她不知輕重傷到自己,緊跟在她身邊一起進去。

文天冬一進屋就把手中的托盤放到桌子上,然後上前控制住柳大郎,他熟練的去按壓他的穴道,慢慢的讓他放松下來。

文天冬和柳二郎出了一身的汗,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柳大郎覺得自己可能要死了,所以他在緩過神來以後便抖著嘴唇問文天冬,“文大人,我,我是不是沒救了?”

文天冬沒說話,而是看向周滿。

他的病情越發重了。

周滿道:“先驗藥吧,等藥驗過,若有用,我們就試藥。”

文天冬應下,也打起精神來鼓勵柳大郎,“我們做出了一份藥,專門給你用的,現在我們便是來驗藥的,你別太過憂慮,這個藥只要有用,你就不會有事。”

柳大郎一直是文天冬治療的,他對文天冬也的確更加信任,他看了一眼屋子裏的人,總算慢慢的點了點頭。

文天冬便起身,將他的手掌翻過來看,上面是一道腫脹透紅的傷口,就這麼一道傷口,現在都已經不流血,可惜就是驚風了。

他用過很多藥方,連周滿都親自去看過換了藥方和針法,但也只是能暫時緩解而已,一起受傷的三個人早就生龍活虎了。

就是那個和他一起驚風的,人家在周滿換了藥方和針法後也很快痊愈,就是柳大郎,就是好不了。

要不是後面的幾次治療醫署直接免了他的醫藥費,而前面他吃的藥也和同伴一樣,他幾乎要懷疑醫署在針對他了。

看來大家說的對,這就是命!

雖然是同樣的傷口,但有的人一點事也沒有,有的人有一點是,但能逢兇化吉,只有他,有可能會一命嗚呼。

難道真像他們說的那樣,他上輩子作孽太多,所以這輩子不能善終,得早早的死去才行?

就在文天冬在他的傷口上取東西時,柳大郎腦海中一番胡思亂想。

文天冬將從傷口裏取出來的東西點在了其中的三份溶液中,這是在試驗藥是否有藥效,如果有,他會再用在柳大郎身上,如果沒有……

文天冬盡量不去想這個後果,到現在,他們已經把能想到的法子都用上了,這是最後一個了。

周滿袖手站在一旁,仔細的看了看柳大郎的臉色後,她轉身出去。

等文天冬將幾份藥液端回試驗房妥當的安置後便道:“取一份藥液給我,還有,這兩日你註意他的情況,若還有惡化,不等試驗結果出來,直接給他用藥吧。”

文天冬楞了一下後問:“先生不是說過沒有確定過的藥不能用在病人身上嗎?”

周滿頷首,“原則上是這樣,但我看他的臉色,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下次再犯病,恐怕……”

文天冬沈默,這是要拼死一搏了。

周滿道:“將實情告訴他和他的家屬,讓他們做好準備吧。”

如果真的不行,他們也只能表示惋惜。

見文天冬情緒低落,周滿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們是大夫,治的是病,將來我們還會遇到許多我們解決不了的病癥,總會面對死亡的。”

她說到這裏偏頭看了一眼殷或。

莫老師的那個世界是在他們這個世界後的上萬年後了,醫術那樣的厲害,很多病往治療艙裏一躺就能治好,治不好的也有很多其他手段可以治療,甚至有的智慧生物連腦袋和身體分離了都能保住意識,給腦袋換一個身體繼續存在於那個世界……

人類不是神仙,也能活很長很長的時間,就跟話本裏聽到的神話故事一樣傳奇。

可就是這麼厲害的世界和醫術,對殷或的病癥也是束手無策,只能盡量讓人活久一點兒。

但那點壽命對於那個世界的人來說,也不過是剛成年沒多久而已。

就跟老譚太醫說殷或活不過及冠一樣的短暫。

所以醫術,不,應該說是生命的學問是無窮無盡的,這世上有太多需要他們鉆研的東西了。

周滿心中一凜,直覺這兩年太過驕傲自滿,竟然自得於現有的成就起來。

周滿一臉嚴肅,認真的和白善殷或道:“從今天開始你們要叫我的字,好時刻提醒我要謙虛,不能驕傲自滿。”

殷或:……

文天冬:……先生,我們不是在說大夫總會面對病人死亡的嗎?為什麼下一刻就轉到驕傲自滿上了?

白善卻早已經習慣她的跳躍,直接問她,“你這段時間驕傲自滿了嗎?”

周滿沈痛的點頭,“這一二年太過松懈,都沒有怎麼鉆研醫術了。”

文天冬直接行禮告退,“先生,我去看一下柳大郎的情況,順便和他的家人談一談,讓他們做一下心理準備。”

同在醫署裏的時候,明明每天沒有病人時,她都捧著醫術在看的,平時也沒少琢磨藥方,就他知道的,她還在修撰醫書,寫好的稿子要送回太醫院給蕭院正他們審核,通過後交給崇文館雕印……

就這還松懈,他還要不要活了?

白善也道:“你一點兒也沒有松懈,真的,不信你問孩子,他是不是覺得母親一直很勤奮?”

“可我最近看的醫書少了,修撰的醫書也少了。”

白善道:“那都是我的緣故,縣衙的事多少還是影響到了你,這樣吧,以後你就把縣衙裏的事當故事看,別為我操心了。等過段時間天冷了,你要是不想寫字,你告訴我,你念,我幫你寫。”

周滿一臉苦惱,“我要是念出來怎麼辦?”

寫出來和念出來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白善道:“可以從現在就試試,不行的話我還能給你改錯字。”

周滿的註意力就被轉移了,不再想著自己懶惰鉆研醫術的時間少了,而是想著這樣修撰醫書是不是會快一點兒。

白善呼出了一口氣,這是他這段時間發現的,現在的滿寶可能是因為懷孕,很多情況下只能思考一件事,只要有另一件事占據了她的註意力,她就能忘記別的事。

殷或轉身就走,不搭理倆人了。

等周滿終於想起殷或這個人時,“殷或呢?”

殷或早回到自己家裏了。

白善不在意的揮手道:“他最是瀟灑了,不必管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