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1章 蒸餾器

文天冬看了一眼小罐子裏的藥液,用一根幹筷子伸進去,觸底後抽出來看了一下大概的高度,拿著刀在上面刻了一道記號,然後就開始比著往大罐子裏加油。

藥這種東西,因為一兩一錢便影響巨大,所以他拿了一個同大的小罐子來,每次都用那根筷子量過一遍,倒到同樣的位置後才倒進大罐子裏,如此往復三次。

周滿雖然將步驟都記牢了,但並沒有親手做過,所以也坐在一旁興致勃勃的看著,偶爾還親自動手與他們一起。

她道:“將藥液倒進去,攪拌吧。”

文天冬親自倒了進去,用力的攪拌起來。

這需要不短的時間,但文天冬依舊很快看到了變化,在攪拌時,他看到濁物在上升,偶爾瞥見的底部,液體似乎在慢慢清澈,明明是一罐子的東西,他還在不斷的攪拌,按說都應該渾濁才對。

這樣的變化讓他很欣喜,雖然他不知為何,但依舊攪得很起勁。

很快,大家都看到了不同,周滿就讓他停下,然後開始拿著長勺子一點一點的將上面的油脂給撇出來……

雖然在罐子裏不太好做,但文天冬依舊做得很用心。

周滿道:“我們就用底下的那層清澈的液體,上面的油脂一定要全都撇出來。

她扶著肚子起身,“我去廚房裏看甑氣水好了沒。”

所謂甑氣水,用莫老師的話說就是蒸餾水,只不過他們這裏不那麼叫而已,都不必周滿費心,她只說自己需要甑氣水,不說賀嫂子,就是醫署這邊的邵婆子就能煮出來,就是費柴火而已。

周滿往廚房去,廚房裏正在燒水,看到周滿,邵婆子便起身笑道,“大人,現在就要甑氣水了嗎?”

周滿道:“還得拿出來晾一晾,一會兒要拿來清洗東西,太熱了不好洗啊。”

邵婆子便道:“奴婢這就取出來。”

她拿了一個幹凈的罐子來,將正冒著熱氣的大鍋打開,一陣熱騰騰的氣冒起來,裏面的甑上放著三個大碗,碗裏此時都有小半碗的水,而甑下是沸騰的開水。

之所以將碗裏的水叫甑氣水,便是因為這些水是升騰而起的氣被鍋蓋擋住後落在碗裏。

邵婆子用布巾包了手,小心翼翼的將碗取出來,把裏面的水倒進罐子裏裏,然後繼續將空碗放回鍋裏。

三小碗的水都倒了進去,其實也沒有多少,小半罐而已,周滿看得微微皺眉,“這樣也太費木柴了。”

現在他們要做的藥少還好,多了的話,這樣的方法就不適用了,不然得費去多少木柴呀,感覺一點兒也不比煮鹽費的柴少。

邵婆子一邊抹著臉上的汗,一邊道:“誰說不是呢?其實水煮開以後升起來的氣水還是挺多的,您看我剛開的蓋子,上頭低落下來的水,那都是,嘩嘩的,還有那從鍋蓋裏冒出來的氣,那都是水。”

周滿若有所思起來,“為何一開鍋蓋,那些氣就一下變成了水珠下落呢?”

邵婆子道:“那誰知道呢?”

周滿卻一握拳頭拍在了左手心上,“哎呀”一聲道:“因為冷呀。”

她笑瞇瞇的道:“怎麼倒把這個為忘了?”

邵婆子:“啊?”

周滿就圍著竈臺上的鍋走來走去,比劃了一下後道:“得在上面加個東西,不,是加兩個東西才好,可是怎麼加呢?”

周滿一下把做藥的事忘在了腦後,讓西餅回去拿了紙筆來,在廚房裏就對著一口冒著熱氣的鍋寫寫畫畫起來。

白善過來接人去吃飯,找到這兒來才看到蜷著身子坐在一張小凳子上,拿著筆委屈巴巴在上面寫寫畫畫的周滿。

這是白善看到的,周滿臉上可不委屈,她眼睛亮閃閃的,一臉的興奮。

白善止住了廚房裏的下人和幫工行禮,上前去看,看了以後實在看不出來,便蹲在她身邊問,“這是什麼?”

周滿回神,連忙拉住他道:“你看,這是一鍋正在燒開的水。”

白善看了眼從鍋蓋縫隙裏冒出來的氣,頷首。

“我要用甑氣水,便想著在鍋上添些什麼東西,好讓氣水凝結得更快一點兒,”周滿給他看自己畫的圖,“氣遇冷便化成水落下,所以我想在這上面再加一口鍋,專門就放冷水,中間這裏還是甑,燒開的氣從甑孔裏往上冒,遇到上面的冷水必定會下落,我本想和他們一樣在甑上房幾個碗,落下來的水落在碗上,可又覺得不太好。”

她道:“上面添加的鍋不好再打開,也就是說我們很難在燒水時取用甑氣水,更不要說鍋蓋著,我們連碗裏有多少都看不到。”

白善問,“你想讓甑氣水流出來?”

周滿連連點頭,“看得到的,這才知道燒出了多少。”

白善便看著她畫的圖思考起來,科科靜默的看著,其實可以問它的,都不必去查百科館,它就能告訴宿主怎麼更好的制作蒸餾水。

即便已經過去幾萬年,這東西在未來也經常會用到,作為百科館的系統,它的知識面也是很廣的。

但宿主不問,它便不說,讓她自己思考也好。

白善就蹲在周滿身邊和她一起沈思起來,最後圍著竈臺轉了兩圈,便虛點著一處道:“那就在中間這裏加一條管子,讓裏面的水流出來。”

周滿依舊很苦惱,“放在中間管用嗎?怎麼確定甑氣水就會落在管子裏?”

“那就往上加,”白善直接接過紙筆在上面畫起來,道:“你別想著往鍋上添冷水,我們可以直接將管子放在裏面,伸出來的管子外頭放上冷水,到時候密封好鍋蓋,氣無處可去便只能進入管子,我們在這一處讓管子過冷水,然後裏面的氣就能凝成水珠落下。”

周滿眨眨眼,問道:“怎麼讓管子穿過木桶呢?”

“彎一下就好了,”白善不在意的道:“到時候再特制一個木桶便是。”

至於能不能做出來,那就是工匠的事了,但他覺得這事兒並不難,工匠應該沒問題。

周滿略一想也是,高興的道:“行,就這麼幹。”

說完了才想起一件事,遇事不決好似可以問科科,她就問科科,“科科,你覺得我們這麼設計可以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