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0章 制藥

莫先生說,這東西在他那個世界早就消失了,也就存在古時候的典籍中,好在制作它的步驟雖繁瑣,但並不是很困難,所以他給她找到了方子。

但她一直沒想著做出來,一是因為莫先生說的,這東西很容易造成濫用,對人體會有不好的影響;

二則是,有些病人不適合用這個藥,一旦用了,很有可能會死亡。

所以她一直沒動手,直到文天冬有需要,而且肺癆病例一直沒能治愈,現在也只是略微好轉,如果從土裏的黴菌對肺癆有作用,那從饅頭裏出來的黴菌會不會也有一點作用呢?

倆人將所有的黴菌都給刮了下來,然後就給混進了旁邊一個大碗的水裏,裏面是米和山芋磨成的汁水。

文天冬用筷子攪了攪,看了眼這混出來的顏色,有些一言難盡,“就這樣?”

周滿自信的點頭道:“放上七日看看,你先回青州城去吧,七日,不,六日後再回來看。”

門外的崔瑗,“所以文大人一早回來就是為了做這個藥?”

大吉理所當然的道:“文大人有個病人需要這個藥,自己也想學做這個藥,當然要自己回來動手了。”

崔瑗好奇,“需要六七日的時間,那要是病人在此期間出事呢?”

大吉一臉莫名的看著他,“病人現在也在用藥的,甚至周大人還親自開了方子,只是效果不太佳而已,這也是天命,而且周大人也說了,就是這藥做出來了,他也未必適用。”

文天冬將大海碗放在一個角落裏,用一個細密的竹筐蓋住,聽到門口有說話時便出去看。

“崔先生……”

西餅端了盆溫水上來給他們凈手,崔瑗這才道明他過來的緣由,笑道:“周大人有什麼事只管吩咐我去做。”

周滿想了想後道:“還真有一件,將近十月,近來醫署來就醫的病人多,花費巨大,我正在做賬冊,有些單據需要人來合算,錢先生不在北海縣,便有勞崔先生了。”

崔瑗連忙應下。

他還是第一次來醫署幫忙呢,真正開始處理那些單據才發現醫署裏的事務雖然單一,數據卻繁多,一點兒也不比縣衙裏輕松。

而且留的時間越長,他越能感受到周滿野心之大,心胸之廣。

她不僅偶爾會從城中和村裏召婦人孩童來傳授一些醫理,還會教他們認識一些普通的藥材,記住了以後可以采了來自用,也可以賣給藥鋪和醫署;

還會時不時的面見藥鋪醫館裏的掌櫃和坐堂大夫,與他們探討醫術。

他在一旁看過幾次,說是探討醫術,不如說是她正在傳授醫術。

崔瑗第一次見到時都驚呆了,不由悄聲問她,“大人就不怕醫術被他們學去?”

周滿疑惑的看他,“先生教書,難道還怕學生學了本事去嗎?”

崔先生頓了一下後道:“這是不一樣的,周大人身懷的是絕技,不僅您,據我所知,有匠術之人都不願意將自己的本事教給外人,而是傳家。”

他沈默了一下後道:“其實便是先生教書也是有所保留的,一些書籍知識只有世家才有,而世家之間也互相防備著對方學去。”

比如兵書、治國為君之書,這些書在外面是很難找到的。

周滿不得不贊同他,然後道:“我現在也沒有教他們我所有的本事。”

她眨眨眼道:“我也是有保留的。”

但是這樣沒有報酬的“探討”醫術,還是和競爭對手,崔瑗總覺得怪怪的。

仁和堂和百草堂的掌櫃及大夫們一開始也覺得怪怪的,但來了兩次後他們就不覺得怪了,只覺得周滿是一心提攜後輩,是心胸寬廣,為國為民的好官和好人。

然後不僅北海縣的大夫,青州城也有大夫聞訊趕了過來,還有別的縣城的大夫、甚至是遊方郎中,他們聽聞後也會費心勞力的找過來,只為去醫署裏和周滿“探討探討”醫術。

這樣做最直接的好處就是醫署再要買藥,不僅要比之前更容易,連價錢都降了一些。

而他們再要組織一些大的免費看診活動時,其他藥鋪也會參與進來,便是不以藥鋪的名義參加,也會讓坐堂大夫和藥童過來幫忙。

文天冬去青州城後,周滿弄過兩次免費看診,一次針對的是城中的百姓,一次針對的是鄉下的百姓,都有他們的幫忙,不然她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的。

周滿對此的定論是,“我投以木桃,他們報我瓊瑤。”

崔瑗連忙道:“大人給的才是瓊瑤。”

周滿揮手,“不不不,等將來我不在北海縣了,會有新來的署令接手醫署,到時候醫署還需要本縣各藥鋪和大夫們的幫忙,甚至署令會常換,但藥鋪裏的掌櫃和大夫卻不會。將來義診的傳統是需要雙方一起摸索著往下走的,這才是瓊瑤呢。”

“相比之下我教的這些醫術算得了什麼呢?”

崔瑗楞了一下後問道:“大人會將上次教給文大人的制藥手段教給他們嗎?”

“不會,”周滿嚴肅的道:“那個藥方只能存以太醫署之內,由醫署來制作售賣。”

那藥可不好用。

崔瑗這才相信周滿所言的,她也是有所保留的,沒有把所有的本事教他們。

實在是這幾天看著周滿有問必答,而且人家問一個問題,她不僅回答了人家,還自己延伸出更多的問題來,然後找出治療方法教給人家。

不知道為什麼,崔瑗竟然松了一口氣,東家太大方,他也有些害怕和頭疼啊。

有私心就好,有私心最好。

文天冬從青州城回來了,他回來繼續做藥,上次他們做的那一大碗溶液有了一點變化。

周滿便和文天冬去後面的房間裏,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東西,指導著文天冬將薄薄的油紙在罐子上綁好,然後戳了一個小洞,拿了一個漏鬥插進去。

周滿讓西餅幫忙,“把這幾層紗布放在漏鬥上,輕輕地將碗裏的藥業倒進去,過濾……”

倆人照做,等完成了這一把,周滿便又從桌子底下拿起一個更大的罐子放在桌子上,“喏,看看濾出來多少液體,往這個罐子裏加三倍於其的豆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