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9章 發黴的饅頭

祁大娘:……

等在農莊裏住下,她才發現她沒自己想象的那麼受歡迎,因為大家都比較忙。

現在冬小麥已經種下,但他們要修這一片的水利工程,為了能夠將河裏的水引出來,他們挖了好幾條溝渠,在官田裏繞來繞去,現在還要挖呢。

除了溝渠,還要修路。

今年秋收的時候,離路遠一些的稻子就很難運出來,把路修進去,即便是很小的一條,能用板車推出來,那也比一擔一擔的往外挑要好。

而現在白善給他們規劃的是兩輛車的寬度,總共三條路。

所以他們很忙。

不僅男工,連女工都要扛著鋤頭去挖泥修路挖溝渠的,祁大娘母女兩個的活動區域基本只在廚房和菜地。

管理她們的管事把活安排得很緊,除了做飯做菜,還要去菜園裏澆水,甚至還要上山找木柴。

和她們一起的都是婦人和一群孩子,她基本只有吃晚食的時候才能見到男人。

倒是也有男人憐惜她,所以沒兩天便有人拖管事來說親,想要和她成親。

管事就和她道:“成親了也好,看上你的叫朱二郎,跟朱三郎一個村出來的,你有個孩子,他也有個孩子,正好可以搭夥過日子。”

祁大娘:……

管事又道:“那朱二郎近來表現得好,聽說吏員正在考察他,不出意外的話,明年他們就能落戶我們北海縣了,你能跟著一起落戶,到時候不僅有地,還能分到一間房呢。”

祁大娘小心翼翼的問道:“我要是不願意……”

見她害怕的樣子,管事連忙道:“你不願意就算了,白大人和周大人一再嚴令,不準莊子裏有欺負人的事發生,成親看的也是倆人樂意,兩家同意才行。”

祁大娘就呼出了一口氣,低頭小聲道:“多謝管事了,但我不想再嫁人,您也知道,我就帶著一個女兒,我答應過她爹,要好好帶著她長大的。”

“這個你放心,朱二郎肯定會對你女兒好的,雖然他帶的是一個兒子,但你這幾日也看到了,一點兒不嬌養的。”

祁大娘連忙拒絕,就一個意思,為了女兒好,她是不會再嫁的。

管事便嘆息一聲應了下來,只是覺得很奇怪,對女兒好怎麼就不能再嫁了。

再嫁家底更厚,將來女兒出嫁了也有兄弟撐腰,這不是好事嗎?

不過她跟祁大娘還不是很熟,不好說話。

祁大娘的心意很快傳了出去,於是莊子裏圍著她轉悠的男子瞬間少了一大半,本來就不多的幾個男人一下只剩下兩個還會到她跟前來了。

男人們都現實得很,他們肯獻殷勤,就是想討個媳婦的,尤其是祁大娘這樣的寡婦很受歡迎,因為娶她花費的彩禮不高。

她不願再嫁,那他們便是心裏再喜歡和惋惜,也只能換對象了,雖然換了也不一定能娶到,但萬一呢……

白善沒見過這位祁大娘,倒是沒少聽人回稟她的事,聞聽此事,也忍不住找了崔先生來商量,“派個人往齊州走一趟吧,查一查這位祁大娘。”

“大人也懷疑她別有用心?”

雖然周滿他們眾口一詞的認為祁大娘別有居心,但崔先生認真觀察過幾天,還親去莊子裏看過,實在是看不出來她有什麼問題。

他道:“我去看過她做飯和做菜,很是熟練,就連種菜挑水這樣的事也做得很熟練,不像是假的。”

白善卻堅持,“即便是我們想多了,也去查一查才寬心。”

“是。”崔先生應道:“那我明日就派人去。”

崔先生重新談起公務,“明日我陪同大人下鄉巡視?”

白善想了想後搖頭道:“不必,你去醫署裏看看可有需要你幫忙的,錢先生這段時間跟著文天冬在青州城,這邊醫署都靠著周大人,我怕她忙不過來。”

這就是幕僚的好處了,哪裏需要就往哪裏搬,特別的靈活。公事辦得,私事也辦得。

崔先生應下。

第二天處理完了手上的一些事情便往醫署去。

周滿卻不在前院,此時也沒什麼病人,小寇幾個坐在廊下碾藥準備做藥膏和藥丸子等東西,看到他便給他指路,“大人在後院。”

崔先生到後院,找了一圈沒找到周滿,不由越走越偏,就到了廚房邊上一間房裏。

他便知道人在那裏,因為大吉此時就站在門口往裏看,似乎是聽到了腳步聲,他回頭過來看,見是崔瑗,便抱拳行了一禮,繼續站著沒動。

崔瑗走過去,正要說話,就見周滿正坐在椅子上,傳說中在青州城裏忙得抽不開身的文天冬正在裏面坐著,手上拿著一個……發著黴的饅頭在刮。

崔瑗:……

他們手腳似乎都放得很輕,他一時也不敢高聲說話,只能悄悄的問大吉,“他們這是在幹什麼?”

大吉:“在做藥。”

崔瑗看了一眼裏面一整筐的發黴饅頭,忍不住想,什麼藥需要發黴的饅頭來做?

文天冬一開始心裏也疑惑,但想到前幾年先生在宮中做的西瓜霜,現在可是太醫院中的神藥,連外頭醫館藥鋪都要和太醫署購買的。

不過先生手疏,不僅將西瓜霜的作法教給他們,也不拘他們往外教,所以先是濟世堂,然後是百草堂等大藥鋪醫館紛紛能做出來。

不過可能是心虛,他們每年還是意思意思的從太醫署買一些。

這樣掩耳盜鈴的作法一直持續到現在也沒停止。

既然西瓜能做出那樣的神藥來,那饅頭也就不稀奇了。

文天冬用竹片輕輕地將上面的黴菌都刮出來,周滿戴著口罩,手上也拿著一個黴饅頭刮黴菌,嘆氣道:“聽說從土裏長出來的一種黴可以治肺癆,可惜我研究了兩個月也沒頭緒,倒是先把這個黴菌給弄出來了。”

文天冬小聲的問道:“先生,這個藥真的能治外傷風邪入體嗎?”

周滿想了想後道:“我的先生一再與我說過,這東西有危險,不能濫用,但的確是有大作用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