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8章 安頓

白二郎一想也是,但是,“可織造坊不就是織布做衣裳的地方嗎?她們混進去能幹嘛?”

殷或也道:“誰會派她們來做這樣的事,外縣……也不至於吧,雖然最近關系有點緊張,但也不至於做到這一步吧?”

周滿也認真的想了想,搖頭,“等白善回來了問他吧,或許他還悄悄的在外面得罪了我們不知道的人。”

眾人:……他們默默地看著周滿,焉知不是你得罪的人呢?

周滿很有自信,道:“而且,把人送到莊子裏去種地,再叫人盯著,我覺得問題就不是很大了。”

農活豈是那麼容易幹的,她有信心可以改造她。

大吉和侍衛很快回來,還帶回了她們母女的身份信息,雖然是自述,不一定是真的,但就是調查也有了方向不是?

“……她夫家姓路,娘家姓祁,齊州人,她夫君的村莊就在青州邊上,所以這邊的消息傳過去,她又被公婆一家趕了出來,便直接往這裏來了。”

周滿問:“她真會種地嗎?”

“她說會的,不過她也說了,她養雞和做飯的手藝不錯,因為有娘子交代,所以趙明對她優待,讓她去了夥房,平時在做些種菜的活兒就行。”

那倒是不種。

此時城外官田邊上的房子裏留下的人已經不多了,也因此,現在四個人住一個房間還能空出不少茅草房來,不像之前,一個屋裏住了八個人還不夠住。

母女兩個到了地方便領了她們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吏員知道她們是周大人安排過來的,很是大方的給她們分了一間空房子。

母女兩個單獨住一間房也要自在許多。

她進了房間,祁大娘將包袱和懷裏的東西都丟在簡陋的木板床上,左顧右盼。

倒是年紀小的路小娘子很快適應了環境,把東西規整好就提著一只木桶看著她娘,“娘,我們該去挑水了。”

祁大娘看了她一眼,很想罵她一頓,沒有理由,就覺得心裏憋得慌,可她又怕外面的人聽見懷疑她不是慈母,因此只能按捺下性子,陰沈著臉起身,也拎了一個木桶。

但她一打開門,臉上的陰沈便消失不見,楞是擠出柔美的笑容來,還伸手牽起女兒的手,拉著她往外走,“我們和人打聽一下去哪裏打水。”

莊子裏的人關系都還不錯,尤其他們此時都能夠吃飽,心情好,待人也就更和善了。

住在左右的婦人見她一個寡婦帶著孩子不容易,就主動給她們引路,道:“那頭有條喝,我們做什麼都是從那河裏挑水的。”

她一邊走一邊道:“水從那頭來,每天都有人輪流挑水,縣令大人慈悲,讓人打了好幾口石缸放在大廚房那裏,每日要挑兩次水,一次早上做完飯以後,一次是傍晚吃完飯以後。”

她道:“那是吃的水,需要在缸裏放一段時間,還得燒開了才能喝,這是周大人說的,水裏蟲子多,還有邪祟,我們看不見不代表不在,所以入口的水一定要燒開才行。每屋要喝水都得拿著竹筒去大廚房裏打,對了,妹子你是廚房的吧?”

祁大娘遲疑了一下後點頭,“我是夥房的,說是要做飯做菜。”

“那就是了,這燒水也是你們廚房的活兒,該燒多少,問你們管事便知。”

祁大娘拎著木桶緊跟著她,走過一條又一條的田埂,見兩邊地都被開了出來,只是泥土看著不是很好,便遲疑著問,“這就是我們要種的官田?看著不是很好的樣子。”

“不是官田,是露田,”領路的人介紹道:“看到沒有,這一片,這兒到那兒,還有那邊一大塊全是露地開出來的田,大人讓我們養地,等明年開春種些牧草和豆子,說是養上幾年就好了。”

祁大娘是齊州人,齊州地少人多,每一塊地似乎都很寶貝,少有用地放牧的,因此很驚詫,“種牧草?”

“對呀,到時候我們要養雞鴨,養牛羊的,這些都要草,養了這些牲畜還能漚肥養地,多合適?”

雖然她聽不太懂白縣令說的話,但她聽話啊,知道這一片就是種豆子和牧草養牲畜的。

“這邊是荒地,之前都丟荒了,現在都開了出來,明年也都要種上瓜豆……”等到了河邊,領路的人等她們打水,還指了不遠處的地道:“看到沒有,那就是官田了,聽說是縣令大人的職田,地可好了,有三分之一都種了小麥,用的還是新麥種,聽說產量極高,就不知道到底有多高。”

祁大娘踮起腳尖往那邊看嗎。

領路人就催促她,“趕緊的吧,就快要用午食了。”

祁大娘這才加快了速度,還幫女兒提了半桶水,不過領路人在此,她也不好讓個小姑娘提水,自己空著手回去,所以她伸手提過去,和她往回走。

“過兩天你去找朱三郎,讓他給你做一根扁擔,有扁擔挑水要方便輕松很多,廚房裏的扁擔是不能外借的。”

一開始是可以的,但後來發現,借出去的扁擔很難再要回來,而且借了這個,不借那個意見很大,所以大廚房就幹脆誰來也不借了。

他們就只能自己做扁擔了,其中做得最好的是朱三郎。

祁大娘應了下來,問道:“菜地在哪兒?”

“就在河邊,”她笑道:“剛才我們挑水去的上遊,往下走一段路,那一片都被種了菜,我們自個吃的,被調走的長工們吃的,都是我們種出來的菜,有多余的還能拿到集市上賣呢。”

不過錢是縣衙的,他們最多趁機進一趟城。

祁大娘心中一動,問道:“城裏織造坊的菜是不是也從我們莊子裏出去的?”

“是啊,不僅織造坊,育善堂那邊,還有縣衙裏的菜蔬也都從莊子裏拿,所以進城買菜的活兒也不常有。”

因為他們菜地雖然大,但吃的人也很多呀。

祁大娘連忙道:“那下次進城送菜,我一起去吧,也好熟悉熟悉。”

“不用,這不與你相幹,”領路的人道:“送菜是朱三郎他們的事。”

“不要緊的,我可以幫忙。”

領路人皺眉看向她,“你怎麼能幫忙呢?你要是空了還得去種菜呢,我告訴你,每個人每天都要幹足量的活兒的,要是慢了做不完,我們可不會幫你。”

偶爾幫一幫沒什麼,總是這樣可是不行的,何況她還想著進城送菜,想什麼呢,這活計那麼好,當時朱三郎他們是打敗了多少人才搶到的好差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