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7章 你滿意不

她自覺和藹可親的看著呆住的母女二人道:“怎麼樣,我這個法子好吧?你們既然有此誌氣,我相信你們將來一定會有所成就的。”

年青婦人連忙道:“大人,我家貧,並沒有錢呀。”

“我已經想到了,所以一會兒你跟我回縣衙吧,我安排你們去莊子裏幹活兒,放心吧,莊子裏一天二十文錢,包吃包住,你的工錢完全可以存下來,”周滿頓了頓後道:“對了,你帶了一個孩子,按說只有十五文一天的,罷了,那多出來的五文錢我補給你,我再和趙明說一聲,以後碰上嶽繡娘她們授課的時候,莊子再放你半天假,放心,不扣你的錢,如何?”

年青婦人還沒說話,圍觀的人已經連連贊道:“周大人真是慈悲心啊……”

“既可以賺錢,又能夠學習針織,大人真是面面都想到了呀。”

“大人果然是大好人……”

年青婦人:……

明達公主:……

她不由扭頭去看周滿,周滿已經得意的笑起來,見她看過來還驕傲的沖她揚了揚下巴。

明達公主便不由的一笑,頷首道:“這個方法的確極好,就照周大人所說的做吧。”

侍衛們的便將刀從她的脖子上移開,卻沒有回鞘,而是喝道:“還不快謝恩起身。”

沒人覺得侍衛們兇惡,還一臉羨慕的看著母女兩個,覺得她們在公主和周大人這裏都留了印象,以後只怕前途無量。

於是有人心中一動,紛紛問道:“周大人,您看我能去學嗎?”

“行啊,”周滿沒有拒絕,“和她們一樣的條件,一個月四十文的學費,自帶針線布料。”

“大人,我家也貧苦,您看我能不能去莊子裏幹活兒?”

周滿揮手道:“自己去縣衙裏報名,合乎條件,趙明會給你們安排的。”

她們就不說話了。

在這之前她們自然是去過的,但不合格呀。

倒不是她們不會種地養雞,而是因為她們不能接受離開縣城去別的地方耕作官田。

要知道縣衙招收的長工只在城外的莊子裏停留一段時間,然後就會被分到各裏各村去耕作官田,她們一是不想離開縣城,二是不能做長工。

縣衙要求的長工是要做到明年春耕之後的。

可明年春耕他們自家裏也有地,各種顧慮之下,她們就沒去了。

此時聽周滿依舊要照著規矩來的話,想到她雖給了這對母女優待,但依舊是做長工,其實也不算壞了規矩,所以便嘆息一聲不再糾纏。

周滿這才和明達上車回去,那對母女被帶上了。

他們直接回縣衙,周滿也幹脆,直接和大吉道:“帶她們母女二人去縣衙裏找趙明吧。”

一個侍衛立即道:“我與大吉同去。”

這對母女實在太可疑了,也不知是為了接近周大人,還是接近公主。

他覺得兩個都有可能,都很可疑,所以他要親自去看著。

明達和周滿手牽著手進縣衙後院,白二郎和殷或在白善的書房裏加班,聽到院子的響聲,他立即知道是周滿她們回來了,立即丟下筆跑出去,“你們回來了?”

殷或也慢悠悠的放下了筆,優哉遊哉的走出去,就走到小院門口去看她們,“怎麼直接回這兒來了?不是說中午在外頭吃飯嗎?”

白二郎這才想起來,“是啊,是啊,不是說在外面吃嗎?”

周滿先接過五月奉上來的一杯杏仁茶喝了一口,這才坐在樹下的椅子上笑瞇瞇的道:“你們猜我們剛才碰見了誰?”

倆人都好奇,“誰?”難道北海縣又來了熟人?

周滿頓了一下,這才想起來,“我也不知道是誰,反正不是平常人。”

白二郎和殷或:……

白二郎忍不住道:“滿寶,你有沒有覺得自你懷孕之後,你說話總是會習慣性的丟掉下半句?”

周滿道:“我這是給你們機會問我,免得你們覺得我聒噪。”

白二郎:“唉,二十年我都忍過了,難道我還介意再忍這一會兒功夫嗎?”

明達忍不住笑,和他道:“滿寶是怕她現在太聒噪了,以後孩子出生了像她。”

周滿便嘆氣,“沒辦法,若是個女孩還好,要是個男孩兒,太過聒噪,會被人嫌棄的。”

白二郎:“行了,行了,我們略過這個話題,反正你和白善都聒噪,孩子不管像誰都避不開這一點兒,你們碰見的那非一般的人是怎麼個非一般的樣子?”

殷或也好奇的看著他們。

周滿便從母女兩個蹦出來的那一刻開始繪聲繪色的說起來,別說殷或和白二郎,就是親歷者明達公主和身後的宮女們都忍不住聽呆了。

周滿哼哼道:“我豈是那麼容易被騙的?她一哭我就知道有問題了。”

白二郎卻聽不出來她有什麼問題,道:“雖說有些好高騖遠,還有挾持你的名聲嫌疑,但人貪心是正常的,怎麼就有問題了?”

周滿一臉嚴肅的道:“因為她哭得太好看了。”

白二郎瞪圓了眼睛,就連明達也驚詫的看向周滿,懷疑的問道:“你是因為這個才懷疑她的?”

“是呀,”周滿理所當然的道:“不僅哭得好看,她被踢倒在地,被刀架在脖子上時,雖然怕得瑟瑟發抖,但擡起臉時卻是蒼白得很好看。”

殷或:“這算什麼問題?”

白二郎卻若有所思起來,“不像鄉下種地的人。”

周滿狠狠的點頭,“是啊,別說我們鄉下人,就是城裏好多人,哭起來也是眼淚鼻涕一起流的,就是哭得自抑些,那眼淚也是也絕對沒有一顆一顆的往下掉,誰不是流得滿臉都是?除非有人專門學過怎麼哭好看。”

明達欲言又止,“後宮中的妃嬪似乎經常這麼哭的……”

周滿好奇的問道:“你也能這麼流淚嗎?”

明達遲疑了一下搖頭,“不能。”

她倒是可以一顆一顆的往下掉,但也是落在臉上的……

這麼一想,好像還真是,“什麼樣的人會專門的學哭?”

周滿不在意的揮手道:“管她是什麼人呢,反正現在把她放進農莊裏,那就是進了我們的手心。”

“那你還讓嶽繡娘她們教她們母女針織?”

周滿道:“這也是順勢而為,我覺得這樣挺好的,難道我還吝惜那點兒技術嗎?”

她道:“她們想要的是進入織造坊,又不是單純的為了學針織。”

要只是為了學習,她倒佩服她們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