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5章 信心

多一個技能,有一天她們要是不在公主身邊伺候了,也沒有嫁人,出去後也能更賺錢,好歹日子會好過點兒。

公主每一個院子都轉過,對她們一天的產量就心中有數了,她不免好奇,“這些衣裳都是要賣給長工們的嗎?”

嶽繡娘忙道:“差不多,因為縣令有要求,長工們最少三天得洗浴一次,所以每個長工都會多準備一套衣裳。”

“除此外,還有服役的役丁們,現在鄉下的一些人家,因為我們的成衣不是很貴,所以偶爾也會有人買。”

明達問:“這豈不是和布莊成衣鋪子搶了生意?”

“那就沒辦法了,不過我們也去打聽過,我們現在的衣裳,出了我們這幾個繡娘做的以外,其他的都比不上布莊裏的成衣,他們價格也比我們高。會到我們這裏來買衣裳的,絕大多數都沒在他們家那裏買過。”

所以不算搶生意。

明達這才頷首,看向身側的幾個宮女,“你們記住了嗎?”

宮女們楞了一下後立即高興的屈膝行禮應了一聲“是”。

明達便點點頭,扶著宮女的手出門,“這樣說來,織造坊現在還是虧損的?”

嶽繡娘和江織娘不好意思的道:“縣衙出錢買的布匹麻線等倒是不虧,偶爾生意好了,也能賺些工錢回來,就是……”

倆人對視一眼,還是小聲稟報道:“現在賬面上還是虧損的,主要是除了工錢,還有每日的飲食,這也是不少花銷。”

周滿不太在意這一點兒,她還安慰明達,“放心吧,總能賺到錢的。”

明達和長豫不一樣,她道:“我不意官府與民爭利。”所以她既想要織造坊賺到錢將此繼續保持下去,又不是它太過龐大與民爭利。

周滿卻覺得她想得太多了,她道:“世上難有兩全法,既要養活他們,那將來織造坊勢必會和民間的布莊成衣鋪子爭奪利益,這是不可避免的。”

她道:“我們能做的便是將更多的利益讓到普通百姓身上,難道這些女工就不是百姓了嗎?”

明達問道:“現在還是虧損的,等所有的長工都買上兩套衣裳,那他們手上就有三套了,以他們的節省程度,只怕三四年內不會再買衣服,那這些衣裳要怎麼辦?”

她實在看不到前景,也就是織造坊現在算半公益,基本上是虧本在讓長工們得到實惠。

而這也比讓長工們出去外面買衣裳,長工和縣衙雙方都省錢,這才沒人反對。

周滿道:“等他們都有了,這些織娘和繡娘的手藝也練出來了,到時候可以把她們做好的衣服賣到縣外去。”

她指了嶽繡娘道:“你們做的衣裳不是就一直收著嗎?”

嶽繡娘眼睛一亮,立即道:“是這樣的,聽縣令的吩咐,做出來的衣裳,質量只要和外面成衣鋪的相比不差就另外收了起來,以後他還有用處。”

周滿頷首道:“這就是了,而且說真的,再過不久天就要冷了,便是長工們幹的苦力活也得再加衣裳,放心吧,短時間內我們織造坊的衣服都不會滯銷的。”

明達卻越聽越覺得不靠譜了,總不能一直逮著長工的羊毛薅吧?

嶽繡娘她們卻想不到這些,只要知道織造坊的衣裳能賣得出去,這兩個作坊繼續開著就好。

周滿見到了思靜幾個,不由將她們叫過來問話,“在這邊可還習慣?”

“很習慣,”思靜幾人深深地行了一禮,崇敬的看著周滿道:“多謝大人為我們說情落女戶,打發走我們的家人,不然我們也不能繼續留在織造坊裏。”

隨著北海縣招募的長工越來越多,思靜他們的家人也聽到了一些風聲。

本來他們雖然氣惱這十幾個女孩逃家,覺得她們是養不熟的白眼狼,到底不是家裏從小養著的,又跟著以前的貴老爺貴太太吃香的喝辣的,現在就瞧不起家裏,過不了苦日子,但因為不知人跑去了哪裏,而且找人也需要花銷。

所以他們只在附近幾個村裏找了一遍,發現找不到人後便罵罵咧咧的當做沒生過這些女兒。

卻沒想到她們是去了北海縣。

聽人說現在去北海縣做工可賺錢了,不管是男工還是女工都賺錢,於是他們這幾家跑了女兒的就忍不住相約一起過來北海縣找人。

可惜他們幾家分開得很散,雖然同在一個縣,卻不同村,有的甚至還不同裏,所以也就找到了七家,七家都出了一個人過來北海縣。

他們覺得他們一群大男人要抓幾個小娘子還是挺簡單的,事實上找到她們不難,難的是,他們還真帶不走人。

來北海縣的女工,要麼去了莊子裏種菜養雞或者煮飯煮菜,要麼就在織造坊裏做織娘和繡娘。

他們想也不想就去織造坊裏打聽了,他們家的女兒(妹妹)都是從小賣去當丫頭的,是學過一些針織女工的,應該就在織造坊裏。

然後門一敲開他們就找到了人,但他們才伸手要抓人,那些娘子就揮舞著大棒把他們碾了出去,還報了官。

然後北海縣以他們尋釁滋事為由,將他們丟到莊子裏幹了半個月的活兒才放人。

每隔三天他們就看著和他們一起幹活兒的人去領工錢,而他們什麼也沒有。

十五天期滿,白善百忙之中特意在縣衙大堂上又見了他們一面,和他們道:“這些人來我北海縣時都是報的流民,所以本縣不管你們是不是她們的家人,她們既然已經在我北海縣記了女戶,那就是我北海縣的人,你們休得再去騷擾,更不要說強制將本縣子民帶離北海縣。”

白善一臉威嚴的道:“而且爾等有證據證明她們是你們的女兒或妹妹嗎?”

除了極個別人外,大多數人還真沒有,因為當時縣衙放歸,直接把賣身契還給了女孩們,但她們回家後,除了個別人家外,其他家都沒有拿著戶籍去上戶,也就是說,她們只是消了奴籍,卻沒有入籍書下。

她們跑的時候還把已經註銷的賣身契給帶上了,所以除了極個別人家外,沒有誰能拿出證據來證明他們的女兒是他們的女兒,他們的妹妹是自己的妹妹。

當然,除了籍書外還是有別的辦法的,比如左鄰右舍和裏正前來作證,但北海縣距離他們家不遠,他們要是請人過來作證,不得給人包吃包住啊。

光是想想他們就不想打這個官司了,更別說這還是和一個縣令搶人。

所以他們考慮了一下,有三人準備回家,還有四人則是選擇了留下來,打算去莊子裏幹一點兒活兒,賺點錢再回家。

白善歡迎不已,轉身就把人交給了趙明,重新登記後送到莊子裏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