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4章 宮女

織造坊裏有兩個管事,都是女子,皆是白善從青州城裏挖回來的技術型人才,一個織術最好的織娘,一個刺繡最好的繡娘,白善給她們的工錢可不少,還應承了以後要給她們養老的。

倒也不難,現在的織造坊是屬於北海縣衙的,她們的身契在他手上,將來她們要是願意,他可以帶她們走,或是在北海縣裏置辦一個產業,就讓他們在鋪子裏養老就是,她們有本事,這並沒有什麼難的。

她們也知道今天有貴人過來,本想去巷子口接人的,但她們一早便被絆住了,為了讓貴人們滿意,她們就先處理好事情,所以她們就來不及去前頭接人。

門戶大開,看到周大人和公主相攜而來,雖然她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倆人,她們心裏還是有些激動。

倆人立即帶了人快步迎上去,屈膝行禮,“拜見公主,拜見周大人。”

明達微微擡手道:“不必多禮,我們先去看織造坊吧。”

她好奇的左右看看,問道:“這左右兩邊都是織造坊?”

“是。”江織娘介紹道:“一開始白縣令只給我們租了兩個院子,都是在巷尾臨著河邊的,這一邊放織機,那一邊則是繡娘們做衣服的地方。”

其實因為長工們急需衣服,一開始他們需要的是大量會裁剪和縫補衣服的繡娘,跟著江織娘的人很少。

就是現在也是,“這一邊三個院子都是繡娘們的,這邊還有一間,只有那兩間是我們織娘的學習之所。”

她道:“很多過來的人都不會織布,這也不是一天兩天便能學會的,所以產量極低,現在繡娘們裁剪衣服用的布料還是從外頭買的。”

周滿和明達點了點頭,進去看織娘們踩著織布機織布。

周滿看得很認真,她家也有一臺織機,但和這裏的很不一樣。

織機在三嫂的房間裏,家裏就她織的布最好,所以每年他們交的調都是她織的麻布。

有時候有多余的布料便會拿來給大家做衣服,在她的記憶裏,她每年都能做一件新衣裳的。

兩者的區別還是很大的,周滿笑道:“我家裏也有一臺,不過不是這樣子的,而是手搖的,就是人這樣坐著,然後拿著綜桿一拉一推……”

織娘楞了一下後道:“那是腰機,現在民間也有許多人家家裏有,只是腰機速度比不上踏機,據我所知,各地織坊早就都換了腳踏的。”

周滿微微點頭,“你們現在做的是比我見過的要快很多。”

她三嫂織布的速度在村子裏算快的了,但現在不太熟練的織娘用腳踏機,速度看上去就差不多了。

更不要說熟練的織娘了,一旁便有從青州挖過來的織娘,手與腳一起動作,做得飛快。

周滿看著這織布機若有所思,不過她什麼也沒說,開始問起女工們的生活來。

她們在這裏生活得很好,不僅是來應工的新女工,就是被從青州挖過來的織娘也覺得過得不錯。

在這裏,她們不僅有很高的工錢,每個月還能拿到紅包,紅包的金額就是根據她們教出來的徒弟數量和質量來決定。

也因為有這個紅包在,她們對這些學生都很盡心。

看完織坊,她們去看對面的繡坊。

裏面的人則是一人一張臺子,正坐著裁剪衣服。

嶽繡娘道:“她們現在做的都是最簡單的衣裳,沒有繡樣,用的是最普通的青色麻布……”

也是因為她們做出來的衣裳都是提供給長工們的,用不著刺繡,繡娘們也想讓她們先據此掌握針線的妙用,等熟練了再刺繡。

但刺繡其實和做衣服是不一樣的。

會刺繡的一定會做衣服,但會做衣服不一定會刺繡。

這麼多人,繡娘能教她們也只是基本的,要更想進一步,那不僅需要更多的努力,還需要她們的精英教導。

但那多是一對一的教導了,目前還沒那個條件。

嶽繡娘帶她們去看一下新繡娘們做出來的衣裳。

周滿和明達都不太會女工,但看還是會看的,而且邊上還有幾個頂厲害的宮女和西餅呢。

她們都會。

所以將衣服拿起來檢查了一下,周滿和明達覺得還不錯,連連點頭,至少沒看到之前白善說的,一只袖子長一只袖子短的衣服。

宮女們卻皺了皺眉,小聲道:“針腳有些松啊……”

“針法也不太好,很容易就繃斷了……”

一旁的嶽繡娘聽到,臉上有些尷尬,點頭道:“是,她們都是初學,所以針法都是基礎的,對了,這邊是第一批繡娘,她們做出來的衣裳就不錯了。”

周滿很幹脆的從筐裏拿出衣服給宮女看,她這個外行還是不看了,聽就好。

宮女們檢查了一下針腳,勉強點頭,雖然還有許多問題,但質量的確比剛才那批好,勉強可以穿吧。

明達目光在她們臉上流轉,半晌後微微笑起來,和她們道:“我身子若不方便時,這織造坊你們就替我管著吧。”

宮女們立即推脫,“奴婢還要照顧公主呢。”

明達卻道:“照顧我哪用得著這麼多人?你們也該多學一些本事了,以後要是放出去,有一技之長也能自己養活自己。”

正要推脫的宮女們立即不說話了,而是看了一眼周滿後屈膝行禮,恭敬的應道:“是,謹遵公主教誨。”

周滿便道:“你們針織女工都好,我想這方面已經沒什麼要學的了,但經營好一家織造坊,除了針織女工外,還要會記賬、會與人打交道談生意才是。”

周滿和宮女們關系好,輪到她在皇宮裏值守時,她就常與宮女內侍們聊天。

其中沒少談到以後。

皇後仁厚,宮女到一定歲數都可以放歸,只是她們被放出宮時年級已經不小了,大部分都在二十五歲以上,有一些比較得用的,會一直留用。

比如尚姑姑,她現在就年近四十了,照常理,她會一直陪著皇後,等皇後西去,她也有幾個選擇。

一是殉葬;

不過皇後應該不會喜歡,所以不會有人要求,除非尚姑姑心存死誌,不然大概率不會選擇這條。

二是下一任帝後會榮養她,但榮養也分等級,一種是直接封個誥命,賜下宅子和下人,可以讓她頤養天年;一種是送到莊子上榮養,也有下人照顧,只是沒有前一種自在尊貴罷了;

第三種就是下一任帝王想不起她來,甚至和她關系不太好,那她就要想辦法放歸了,不然留在宮裏只有死路一條。

以尚姑姑的資歷,她放歸後,若是不回娘家,那就會在權貴世家中流轉做教養嬤嬤,賺一些錢養家糊口;

更或是找別的活兒,比如接些針織女工,依靠以前的一些積蓄過日子,基本上,大部分宮女都是這一種選擇。

年輕時還好,越年老,生活就會越困頓。

所以宮女們和內侍們一樣,也很喜歡存錢的,要是存不住養老的錢,那她們就要想辦法嫁人了。

只是就算她們能夠踩著二十五歲的線出宮去,這個年紀在外面也很大了,很難找得到相配的男子,多半是鰥夫,甚至還帶著孩子,日子更不好過。

尤其在宮裏見過各色男子的宮女們,那是寧願單身辛苦些,也不會想要糊塗的把自己嫁掉,陷入更深的泥淖中。

所以明達和周滿的話讓她們很是心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