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9章 進京一

院子裏的人,就是殷或都不相信太子會謀反,因為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此時謀反得不償失。

但外頭的確是這麼傳說的。

白善問道:“民間盡知嗎?”

“不,”侍衛回稟道:“是京城和河南道來的消息,說是太子領著大軍往京城去,京城有人上書陛下,說太子無詔集結大軍,意圖謀反。”

他看向明達公主,微微躬身道:“朝中此時有些混亂,郭詹事來信求公主回京。”

白善松了一口氣,“所以民間並不得聞?”

“是。”

白善便和明達公主道:“此事還不知真假,便是太子真帶著大軍往京城去,只怕也是因為別的事情,而不是為了謀反,公主大可不必有心。”

他道:“我們能猜得出來,陛下應該也能猜出來才對。”

明達也緩過神來了,只是依舊心中惶惶,“可太子哥哥能有什麼事需要帶著大軍進京呢?”

她不覺得這事是假的,朝廷有驛站,有通報的令兵,有沒有大軍進京,難道朝廷諸公還查不出來嗎?

她憂慮的是太子有苦衷而不能言說,若是朝中反對聲高,父皇疑他就不好了。

周滿想了想後道:“為了安全?”

大家一起看向周滿。

周滿理所當然的道:“帶著大軍進京,不是為謀反,總不能是勤王吧?所以只能是為了自己的安全了,難道有人想在路上殺太子,太子的人手不夠,於是和駐軍要人?”

勤王是不可能是勤王的,殷禮在京城了,禁軍都在皇帝手裏,除非殷禮自己造反了,不然用不著調兵從外頭勤王。

太子心中就有不好的預感,“不對呀,太子殿下早來信說他返京了,按照他們的腳程,再慢此時也該在京城了,怎麼還在外面?”

明達精神一振,“對,太子哥哥一定是遇險了!”

她立即動起腦筋來,道:“快來人,我要給父皇上折。”

侍衛說的沒錯,此事並沒有傳開,不僅外面一片安詳,連青州刺史也一無所知,他正看著白善遞上來的公文沈思呢。

“北海縣最近動作很大啊,看白善給役丁的待遇,加上他近來招募的長工,他那鹽場是賺了多少錢?”

“大人,要不要派人去查查賬?”

鹽場雖是北海縣的,但買賣也是要交稅的,俗稱鹽稅。

只不過鹽稅也是北海縣收,到年底時匯賬,留夠自己縣的花銷後便要上交給刺史府。

郭刺史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這小子夠機靈的呀,他這是打算把鹽稅一塊兒花光,不給我上交一文嗎?”

心腹瞪大了眼睛,“不至於吧,這,這豈不是太過分了?”

郭刺史皺著眉頭想了半晌,還是決定暫時觀望,“也沒多久了,等到十月他報上賬來再說。”

十月縣衙要把一定稅收上交給刺史府,刺史府統計過後還要上交給國庫,一般為了過好年,各州刺史府會在十一月遞前將賬目和東西全部交給國庫。

戶部再核算,可以說年底是各級衙門最忙的時候。

而現在秋收已經結束,連秋稅都大部分結束了,離十月也就不遠了。

地方上是一片安詳,連拱衛在太子身側,跟著太子一起進京的兩千兗州軍也和和睦睦的,根本沒有聽到什麼流言。

他們這些人都是從兗州駐軍裏挑選出來的精銳,功夫和打仗那都是一等一的好,就算在行軍路上偶爾有混雜在軍士中的人突然朝太子的車架發起攻擊,但往往也近不了身。

此次帶軍跟隨太子進京的是溫將軍的嫡長子溫小將軍。

他大概也害怕有刺客混在大軍中,所以圍在太子車架邊上的士兵全是他和溫家信得過的心腹,他們是絕對不會背叛的人。

在經過兩次刺殺之後,隊伍中安靜了許多,看著風平浪靜,似乎對方已經黔驢技窮。

但不管是太子一行人,還是溫小將軍,他們都沒有放松警惕。

溫小將軍不知道是誰要殺太子,也不想知道,正如他爹說的,他們只要知道這是太子,而太子手上有兵符,那他們就只要聽命行事就可以。

其他的事一概都不要管。

他們一路上還算順利,朝中的紛爭並沒有影響到地方,看到有大軍拱衛太子進京,他們也沒多想。

兩千人而已,太子的排面應有的。

所以他們一路和路過的縣衙州府征集糧草,倒是順利的往京城去了。

就是人多,所以速度有些慢。

但京城就沒地方上這麼安靜了,五天前,地方上突然有驛報,說太子領著兩萬大軍往京城來了。

朝中一片嘩然,相信的人有,但質疑的人也不少,於是大家提議派人去查看。

但派出去的人一直沒有消息回來,似乎是消失了。

於是朝中議論聲更大了,太子領兵進京逼宮的傳言甚囂塵上。

連一直沈默的魏知都忍不住進宮去覲見皇帝,但皇帝沒見他,也沒給出處理意見,只是聽說太極殿裏砸碎了幾套杯盞。

到今天,終於有人明著上書質疑太子領兵進京的意圖,他的建議是從河北道調派大軍將太子拒在河北道外,不能讓他進關隴。

皇帝沒答應,而是放聲怒道:“讓他來,朕倒要看看他到底想幹什麼。”

然後拂袖而去。

回到太極殿後的寢宮,皇帝怒氣沖沖的抄起一個杯子,擡手要砸時看了一眼,古忠立即躬身小聲道:“便宜的,這兩日都換了便宜的。”

皇帝就面無表情的往外砸,“啪嘰”一聲清脆聲,別說,聽著還是挺舒服的,砸的要不是自己的杯子就更舒服了。

古忠將殿裏殿外伺候的人都遣下去了,不多時殷禮進殿來,回稟道:“陛下,秦書已經帶著禁軍候在了鄭州,太子一到就能接應。”

皇帝問:“洛州如何了?”

“洛州沒有異動。”

皇帝就松了一口氣,和殷禮道:“你去別宮裏將恭王一家接回來,就說朕想他了,重陽將之,朕要和他一起過重陽。”

恭王今年開春進京減重養身體後就一直留在京城,除了別宮,偶爾還會進宮來看我帝後,一家子其樂融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