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8章 傳言

唐鶴是有私心的,這是他想留給楊和書的第二條生路,當然,他也的確是為了江南的百姓和大晉的社稷。

江南能不起戰事是最好的。

太子沈吟半晌,最後還是決定冒險行事,於是決定去兗州。

楊和書收到了唐鶴送來的信,第一個想法就是,他們也太能作了,不是說好了將江南交給他嗎?

然後就是思慮起來,難道他真的也要逃嗎?

他才到揚州不到兩月,此時逃走……

揚州是江南中心,想從這兒逃出去可不容易。

楊和書點著手指沈思起來,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來,不過他依舊叫來了人布置一二,“八叔不是說領略一番揚州的風景嗎?請他過來吧,便說我掃榻相迎。”

而此時,什麼都不知道白善幾人正驚喜的迎來鄭氏和小錢氏一眾人等。

周滿驚喜的抱住小錢氏,高興的道:“大嫂,你怎麼也來了?”

小錢氏也高興,卻擔心她這樣過於活潑,萬一摔了怎麼辦?

“我來給你做飯的,”她牢牢的扶住周滿,“娘擔心你有孕吃不慣這邊的飲食,所以讓我過來照看你。”

周滿道:“有賀嫂子呢,做的都是合適我口味的東西,但大嫂能來我還是好高興,誰做的飯菜都沒有你做的好吃。”

小錢氏便笑瞇了眼。

白善也高興的接了母親,鄭氏則是看了一眼兒子後就盯著周滿看,等她們姑嫂兩個說完話便伸手拉過她,上下打量過後松了一口氣,問道:“我們來的路上一直擔心你反應大,我懷善寶的時候吐得可厲害了……”

周滿表示她除了飲食上有些任性挑剔外,現在什麼問題都沒有。

另一邊,白二郎和明達公主也迎來了更多的人。

不僅有宮女姑姑、內侍,還有來為他們建造房屋的匠人,更不要說他們帶來的大批東西。

那是囊括了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據說皇帝還給未來的外孫準備了一箱子衣服。

姜姑姑笑道:“都是小皇孫穿過的小衣裳,陛下也知道剛出生的孩子皮膚嬌嫩,所以穿舊衣賞最好,因此特特和太子妃要了小皇孫剩下的舊衣服……”

自太子妃生下小皇孫後,他的衣裳一直是吉祥物,一些有面的勛貴,還有太子妃娘家,若有嫡出的新生兒出生就會和東宮求一件衣裳。

這是很有福氣的一件事。

現在太子妃手上還有的就是小皇孫常穿的一些貼身衣服了,更有福氣。

皇帝親自開口,太子妃當然不會拒絕,所以她把能收拾的都給收拾來了。

明達半晌無言,問道:“萬一是個女孩呢?”

姜姑姑便笑瞇瞇的道:“那更有福氣了。”

便是明達也不由笑起來,看到他們這麼多人便道:“你們先住下吧。”

這些事交給了底下的管事,自然不用他們去操心。

可房子建在何處卻是需要他們操心的。

要皇帝說,自然是想建在哪裏就建在哪裏,大不了城裏建一棟,海邊建一棟,山裏再建一棟,想去哪裏住就去哪裏住。

明達和白二郎卻不喜歡這樣奢靡傷財,他們之前想在龍池建房子,也只是打算從本地請工匠的,從沒想過陛下會千裏迢迢的從京城給他們派建造房屋的工匠來。

所以他們商量了一下,還是決定只在龍池建一棟房子。

不過,既然工匠們都來了,那自然要建得好看一些才不辜負他們千裏迢迢的過來。

白二郎大手一揮道:“我回頭再和白善買一塊地,我們把房子建大一點兒。”

明達沒什麼意見,只盯住,“別占了耕地就行。”

“放心吧,我選的那塊地就沒有耕地,全是露地。”

因為距離海邊近,所以土質並不好,要不是再往前一些便有可能被漲潮淹沒的風險,其實他想把房屋再往前建一些的。

建房子這種事不用他們操心,白二郎只要給足了錢就行,剩下的工匠們去幹,連請人也自有管事們去做。

皇帝派來的人也很能幹,用不著他們幹什麼,只要看看圖紙,再提一些藥材就行,省心得不行。

白二郎就懶散的坐在躺椅上和白善道:“幹脆我們選了地方,將造紙坊也交給他們來建好了。”

白善沒意見,“好啊。”

周滿也懶散的靠在躺椅上,和明達靠坐在一起,一起在一旁捏了蜜棗吃。

這是小錢氏根據鄭氏給出的方子蜜制的,甜滋滋的,特別好吃,用的紅糖來蜜制,還補氣益血。

連鄭氏都喜歡吃。

白善也只坐了一會兒便有人來請他,“郎主,崔先生和方縣丞從鄉下回來了。”

白善便晃悠悠的起身,一扭頭見他們四個都在樹下躲蔭涼,便搖了搖頭後離開。

白善發的役令已經開始執行,今天崔先生便和方縣丞巡視回來,順便回來和白善稟報。

“各地都按照縣令的要求保證役丁的飲食,按照您的吩咐,糧食三日一添,保證供給……”

白善微微點頭,正要說話,一個護衛突然從外頭飛跑進來,正在大堂裏說話的白善三人擡頭看去,見他神色驚惶便問道:“怎麼了?”

護衛卻忍住沒說,而是道:“郎主,您快回去吧,娘子有急事找您。”

看到他眼中的著急,白善便對方縣丞和崔先生點點頭,“時間不早了,你們也下衙回去休息吧。”

方縣丞和崔先生連忙應是。

白善和護衛離開,等過了小門才問,“什麼事?”

“是劉貴回來了,還有公主殿下的侍衛,說是外頭……天變了。”

白善瞳孔一縮,什麼叫“天變了”,難道是陛下他……

白善連忙跑到正院去,正院裏伺候的下人大多都退了下去,留下的都是心腹。

周滿正蹲在明達身側,手指在她幾個穴道上按著,安撫她道:“這一定是流言,你不要相信。”

白善疾步進來,見殷或一臉嚴肅,而白二郎在一旁急得團團轉,問道:“怎麼了?”

白二郎看見他,立即壓低了聲音道:“外面傳說太子起兵謀反了!”

白善:!!!

他下意識的反駁,“不可能,他圖什麼?”

這會兒他地位穩固,去年才監國,得到了滿朝文武和皇帝贊賞,也有了兒子,他為什麼要造反?

而且造反去年不是更好的時機嗎?

皇帝在外面的時候他都沒造反,現在皇帝穩坐京城,他造反是奔著找死去的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