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7章 太子,你背鍋吧

皇帝勉強聽進去了,只是還是不太高興,嘆氣道:“唉,早知道就不讓明達出去了,像長豫多好,就在朕的眼皮子底下,也不會被欺負了。”

皇後就笑道:“有駙馬在呢,誰敢欺負了她去?而且青州有周滿,她在那裏也安全。”

皇帝近來也一直如此說服自己才沒那麼懊惱,但心底是什麼感受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那麼多孩子裏,他最疼愛的三個孩子都是嫡出的,其中明達又最可疼,他對恭王都能夠那麼寵愛,但其實恭王在明達面前還要再退一步。

皇後也知道他素來疼愛明達,因此不再提起這事讓他煩心,而是問道:“太子何時回來?”

皇帝道:“已經密信回來,此時已經在歸程,應該不日就能到達京城。”

但此時太子歸途並不平靜,他們這一次雖未曾深入江南,但也膽大的在江南邊界幾個州縣晃悠了一圈。

跟著的兩位禦史雖然穩重,卻是嫉惡如仇的人,更不要說當中還有唐鶴這個不怕事的,太子自己更是膽大包天,所以他在整治了一下走過的吏治,斷絕了江南往北輸送官鹽的路,已經給青州和京城去信要返京時,路過海州,他就沒忍住鉆到江南巡察去了。

雖然只在海州附近幾個州縣,但他奔著鹽稅去的,又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他就查出了不少東西。

聽說楊和書在江南行事多受阻撓,於是太子就拿著查出來的東西替他砍了幾個人。

嗯,作為太子,又是代天子巡察,他還是有這個權利的。

但他抄家時還翻出來一些不得了的東西,太子一行人當即準備返京。

夏禦史見他們損失了八個侍衛,不由勸太子,“殿下,我們應該改換路線進京,不如兵分兩路,臣帶著人將追兵引開,殿下快馬加鞭回京。”

太子剛看著身邊的親衛挖了坑將才斷氣的三個侍衛埋好,聞言冷哼道:“天下莫非王土,孤躲他們作甚?一群魑魅魍魎,也配孤舍了良臣逃命?”

他道:“我們連夜趕路,去汴州,直接讓駐軍護送孤回京。”

夏禦史雖然很感動太子不拋棄他們,且把他們列為良臣,但依舊道:“焉知追殺的人沒有與中原之地的世家勾結?一旦他們互相勾結,我們進城只會越發危險。”

太子直接看向唐鶴,“你說呢?”

唐鶴剛才打架時要護住兩位禦史,胳膊也被劃了一劍,問題不大,此時正在包紮,他想了想後道:“夏禦史所慮不無道理。”

太子嗤笑一聲,“世上會有這樣的荒唐事嗎?孤是儲君!”

唐鶴不在意的道:“這天下的荒唐事太多了,連父殺子,子弒父這樣的事都有,何況謀刺儲君呢?他們現在不就在謀刺嗎?”

他道:“殿下如今手裏的東西可置不少人於死地,而誰也不知道除了那本子上寫的人外,背後還有多少勢力牽涉其中。”

“已經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他們有什麼不敢的?”唐鶴道:“我們運氣若好,進的城池中沒有他們的同夥,自然可以召集駐軍護送太子入京,但要是正碰巧遇上的是他們的同夥呢?”

兩位禦史也連連稱是,勸道:“殿下的安危為重呀。”

太子緊抿著嘴唇,半晌後才問道:“那如何才能兩全?”

“兩個辦法,我們轉道去兗州,”青州往南,海州以北的地方被太子清理了一遍,掌握了陸路交通,兗州就在其中,而且現在距離他們不是很遠,其實是可以信得過的。

“兗州的駐軍可用,就是……”

“太弱了,”太子面無表情的道。

“是,他們未必能扛得住漸多的刺客,但肯定能拖延時間,我們再派人與京城傳信,江南要是不想反,他們就只能收手。”

唐鶴其實不太想鬧到這一步,一旦江南反了,不僅江南重掀戰火,生靈塗炭,就是楊和書都別想活著了。

他們跑前派人給楊和書送信去了,不知道他收到了沒有,能不能及時跑掉……

“還有一個辦法,殿下將東西交給臣,臣帶著人先一步回京城,”唐鶴道:“危險的是帶東西的人,而不是殿下。”

太子垂眸思索,半晌後擡起眼眸看他,“你傾向哪一條?”

“第一條,”唐鶴臉色漸漸嚴肅起來,道:“殿下進兗州可招駐軍護送,再到下一個州縣繼續招駐軍護送……”

夏禦史聞言覺得不好,立即問道:“若刺客混跡其中怎麼辦?”

唐鶴:“殿下貼身有我們護持,便是刺客混跡其中,我不信刺客的人數還能比為國效忠的士兵還要多。”

一直沈默不語的寧禦史突然道:“過一州便召一府駐軍,先不說殿下沒有兵符,沒有調動軍隊的權力,便是能調動,跟隨的士兵必定不少,一旦傳進京城,只怕有逼宮之嫌。”

太子瞪大了眼睛,“孤吃飽了撐著了,這時候逼宮?”

寧禦史噎了一下後道:“殿下,這是假設。”

這世上的事誰能說得清呢?

他暗示道:“戾太子生前和漢武帝也是父慈子孝,但江充讒言,時帝不也疑心他巫蠱嗎?不然戾太子又何以造反自盡?”

太子:……曾經有過造反準備的太子覺得他說的特別有道理。

不過他此時卻對他爹多了兩分信任,略一思索後道:“孤相信父皇,父皇也必定信孤。”

他老婆孩子還在皇宮裏呢,就算要造反,也得先把老婆孩子帶出來不是?

他現在又不似從前真的孤家寡人一個。

而且還有母後呢,太子對皇後很信任。

當下的確是第一個方法最保險,不過……他瞥眼看向唐鶴,問道:“你如此建議孤是有何計謀?”

唐鶴就深吸一口氣道:“殿下,臣是想主動造謠您要謀反。”

兩位禦史對唐鶴怒目而視,這不是離間天家父子嗎?

唐鶴連忙道:“這也是迫不得已,這件事我們從一開始就做錯了,我們就不該去海州,更不該殺了海州刺史,雖說事已做了,我等不該懊悔,而是應該想補救之法,但我等也應該知道,一個處理不好,江南是要重掀戰事的,臣不願百姓受苦,所以只能請殿下冒險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