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5章 一起呀

周滿聽進去了,於是抽空就問科科,“紙怎麼造?需要買什麼書?”

科科:“……不用這麼麻煩,百科館有詞條,宿主可以直接搜索,當然,你要想更了解紙張的發展過程和更具體的制造方法,買書也可以。”

它就給周滿找出了兩本書,看著都不是很厚的樣子,它道:“紙張並不貴,就算現在書籍多是電子的,人類的習慣行為也是電子書,但依舊喜歡收藏大量的紙質書籍。”

所以紙張的制造從來沒有退步過,甚至有的人追求復古,還照著古法將以前的紙張都復原出來。

以科科的數據來分析,它很不能理解人類的這類行為的,因為那些紙張的書寫質量看著並不如現在他們制造的工藝。

而且花費還大。

不過人類喜歡就好。

只是詞條搜索就能出來具體的制作方法,紙張也分為很多種,輸入名字,每一種的制作工藝都有些差異,但大致的步驟是一樣的。

周滿沒想到竟然這麼簡單,這東西……不是只有書局和世家大家在會有的嗎?

她楞楞的,然後再次感嘆起來,“真好啊,技術都分享的。”

科科現在也更“聰明”了一些,分析過宿主這句話後道:“百科館內是有很多技術,囊括了社會上的方方面面,基本上所有基礎和略微高深的東西都可以在百科館內學習,但更機密一些的東西就不行了。”

沒有主系統盯著,它話也更多了,舉了一個例子,“比如莫老師的復原藥劑,雖然在給你的教學過程中他將其列為教學材料,但整個百科館,除了你外,沒有誰能在百科館內學習到這個知識。”

雖然她學了也沒用,因為她沒有工具能做出來。

“這是屬於高深的機密知識的一種,一般是在現實中私密教學,你在百科館內也只能查找到莫老師為制造藥劑寫的論文,但要想了解更多,至少百科館明面上是沒有的。”

周滿若有所思,“而現在紙張的制造在當下就是高深的機密知識,但在你那個世界卻是和現在的鹹菜一樣,不說家家戶戶都會做,至少你隨口一問會做的人,大家都會說的。”

科科應了一聲,就是這個道理。

雖然可以直接搜索出制造方法,但周滿還是花積分買了這兩本書。

書並不是很貴,她買下來後便又付了一筆積分將之打印出來,拿到手裏後就興沖沖的去找白善。

晚上兩個人就擠在床上看書上的造紙技術。

白善一邊翻一邊感嘆,“我從前只在一些書上看到過零星記載,說書可從竹子、漁網和木片中制作而出,卻不知道原來連稻草都能做紙。”

周滿道:“看描述似乎質量不太好,對水質的影響也很大。”

白善:“所以造紙的地方得好好選擇。”

周滿就問他,“我們自己造?”

白善想了想後道:“叫上白二和殷或。”

但這麼多的造紙方子……

白善若有所思起來,“我們先賺一筆,等以後再選出幾個好方子來送給陛下和太子。”

“什麼樣的方子算好?”這上面這麼多方子呢。

“對陛下和太子來說,成本低,步驟少的方子就是好方子。”

這樣的方子也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質量很一般。

但是也是這樣的紙張才適合推廣,皇帝和太子面對的是全天下的人,不像他們,他們可以選擇美好的紙張方子。

不過當下的確是以便宜為主。

白善在挑挑揀揀,最後挑出了兩個方子,“先用這兩個試試。”

於是第二天白善和周滿又去殷或府上蹭飯吃,順便還叫上了隔壁府上的白二郎和明達。

殷或正在窗下寫東西,看到他們便停下筆,“今天沒有野菜了。”

周滿道:“沒關系,隨便吃點兒就行。”

殷或就將筆放在了筆山上,“也是稀奇,你們兩家成了親的卻總是到我家來蹭飯。”

“這不是怕你一人孤單嗎?”白善道:“大家一起吃飯也熱鬧。”

殷或無奈,將才寫好的東西遞給他,“你要的,每日役丁的糧食消耗預計,還有銀錢預估。”

白善接過掃了一眼便先放在了一旁,“這個明日再說,我們今天說紙張。”

白二郎:“滎陽紙貴?”

“咦,”這倒是讓白善驚訝了,他扭頭去看白二郎,“你知道鄭斐的事。”

白二郎就看向明達,“嗯,這事兒傳得挺廣的。”

明達道:“滎陽離魯地不遠,鄭二郎在這一片很有名望。”

京城也是人才輩出,之前最有名的是楊和書唐鶴幾個,後來則是白善幾個,而現在王家和盧家的郎君在京城揚名,相比之下鄭二郎在京城的名聲沒那麼大。

但他在這一帶卻是很有名的。

殷或看了看他們,將話題扯回來,“紙張怎麼了?”

“哦,我打算建一個造紙作坊,你們要不要一起?”

殷或:“……因為紙貴你就造紙嗎?”

白善就嘆氣道:“當然不至於,這天下的物價起起伏伏,總不能稍有起伏我就做什麼吧?歸根結底還是因為紙張牽連很大。”

他道:“衙門的文書,各村各裏記錄人口,這些都需要紙張,尤其核對人口時,更是需要耗費大量的紙張。”

“要是紙張不夠,很多事情都不能做,今年北海縣是我當家,我在紙張上沒虧過屬下,這才看不出來,但我昨日翻看以前的花銷,衙門為了節省紙張,許多東西都沒有記錄,”白善道:“北海縣要不是有鹽場在,我恐怕也不能如此豪氣的大手一揮說買一百刀就買一百刀,所以為天下計,紙張也得便宜下來,不然長此以往,公務荒廢,人口隱匿不報,很多政令都難以下鄉。”

殷或道:“造紙的法子,朝廷的書局有,但據我所知,成本並不低,除此外,會造紙的便是一些世家豪族了。”

他頓了頓後道:“我家也有一個書鋪,但也只能雕刻些書籍印書,紙張都是從外頭購買的。”

白善道:“我有方子。”

殷或挑眉。

“而且成本很低,當然,高的也有,不過我現在還不打算做更好的紙張,北海縣現在有鹽場,我們不宜太過張揚。”

原來你知道啊?

殷或若有所思起來,“那你要將造紙坊放在北海縣嗎?或是放在他處?”

“就在北海縣,”白善道:“雖然不宜紮眼,但北海縣好歹是我能控制的地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