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1章 錢小羊

白善將剩下的人安排好,交給各行的管事,至於那些男子,因為沒有特殊的才能,所以被趙明一並帶下去送到了城外官田裏種地去了。

袁三郎和袁四郎就在其中。

兄弟倆很沈默,在看到露地上竟然有這麼多房屋和人,更沈默了,同時深深地憂慮起來,“這麼多人,真的能發給我們工錢嗎?”

然而沒那麼多時間給他們思考,他們的工頭敲著梆子大聲讓他們排隊去領東西,“領了東西後就去領農具幹活兒,這一片荒地看到了沒,還剩下最後三天,必須得開出來,若是遲了,所有人的工錢都要被扣的。”

兄弟倆不再胡思亂想,立即去領了東西放回自己的鋪位上。

周滿則帶著那小娘子回後衙,看了一眼她的木牌,“你錢小羊啊,這名字挺別致的,誰給你取的?”

她小聲道:“我娘取的,她說我爹就是用一頭羊追的她。”

周滿:……

“你……以前在哪家幹活兒?”

“和思靜姐姐一樣,我們以前在祝老爺家,思靜姐是從小被賣的,我是因為我娘是世仆,所以我一出生也是下人。”

正如思靜所言,小羊真的很老實,基本上周滿問什麼她答什麼,而且有時候為了說清楚事情,她還會鋪墊很多,將關聯的事情說清楚。

比如,周滿問她是要落戶在北海縣,還是從此以後跟著她?

周滿道:“你要是跟著我,可以簽活契,當然,你若是想簽死契也可以,若是想落戶在北海縣,那就要往女戶上立了。但女戶也要納稅,你有考量嗎?”

小羊就思考了一下後道:“我跟著大人,只要大人能讓我吃飽飯,不打我就行,可以隨便罵。”

她頓了頓又道:“其實打我也可以,但不能太用力,要是打得太厲害我會跑的。”

為此她舉例道:“我之所以跑出來就是因為我舅母和表哥總是打我,大人要是打我太厲害,我也會跑的。”

一旁的五月和九蘭:……

就是自認腸子一根通到底的西餅都忍不住無言起來,然後忍不住和她道:“你是不是傻呀,便是心裏這麼想也不能說出來呀,你得跑了再說,你現在告訴大人,那你還能跑嗎?”

五月和九蘭:……那你倒是心裏想想就好,私下提醒人就是,現在當著娘子的面說出來算怎麼回事?

倆人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了。

五月連忙將話題接過去,問道:“你舅舅家的人打你?那身上可有傷?”

“有呀,”錢小羊很豪爽的擼起袖子給她們看,手臂上是一條條血痕,應該是藤條一類的打出來的,她道:“後背還有呢,你們要看嗎?”

五月微微皺眉,看向周滿。

周滿見醫署已經來了病人,便對五月和西餅道:“你們帶她到屋裏看看去。”

周滿看了兩個病人後,西餅就憤憤不平的出來找周滿,“後背是扁擔打出來的,娘子,你去看看吧,我懷疑她都打出內傷來了。”

周滿蹙眉,讓剩下的病人等著,連忙去看她。

後背的傷是青黑色的,應該有一段時間了,周滿輕輕地一按她便嘶的一聲,不太自在的動了動,應該是疼了。

周滿就給她把了把脈,問道:“平時不痛嗎?”

錢小羊不在意的道:“不去想它就不痛了。”

她道:“我腦子不聰明,一次只能想一件事,所以我每次一疼,我就努力的去想別的事情,然後就忘記疼了。”

九蘭目瞪口呆,“哪有這樣的人?”

“有呀,”錢小羊道:“我就是。”

她道:“我娘說這是好事兒,這樣我能活得長長久久的。”

周滿這才想起來問,“你爹和你娘呢?你怎麼是跟著舅舅家生活的?”

“我娘死了,我爹,我沒見過他,他是胡人,我娘跟著老爺去北地時,他用一頭羊和老爺換了我娘,可惜遇上馬賊,我娘說他為了保護我們娘倆就死了,我娘沒辦法,就又帶著我跟著老爺回來了,然後就一直在祝家幫工。”

“祝家犯事,老爺被抓了,郎君和娘子們都被趕了出去,我們也被抓進牢裏,後來新來的縣令說主人作惡與我們這些下等仆人無關,所以放了我們的籍書,讓我們做良民,”錢小羊雖然不聰明,這些緣由卻記得很清楚,她道:“我舅舅和表哥都分了田地,我和舅母是女子,所以沒有地,只能去種舅舅和表哥的地。”

她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道:“他們嫌棄我吃得多,其實我也不想吃這麼多的,我已經盡量少吃了,但舅母和表哥還是很生氣,所以就打了我。”

她嘆氣道:“思靜姐說我不能再呆在舅舅家了,不然總有一天我會被打死的,我要是被打死了,不僅我娘會不安,我舅舅他們一家也會因為殺我而坐牢,所以為了他們不坐牢,我就只能跑出來了。”

五月三個目瞪口呆。

周滿卻贊她道:“沒錯,思靜說的沒錯,你做的也沒錯,以後再有人這樣打你,你打得過就還手,打不過就跑,不然不僅自己受罪,打你的人也犯下了罪孽,兩邊都得不償失。”

聽到周滿誇她,錢小羊更放下心來,越發覺得自己沒做錯了。

周滿給她開了藥,有內服的,也有外用的,外用的分了一種,一種是沐浴用的,一種是藥膏。

她道:“你這兩日不用做什麼,就跟在我身邊遞些東西吧,藥膏讓西餅給你擦,這是沐浴用的,傍晚回去我給你抓幾包,你讓廚房熬了以後泡澡,泡上一刻鐘就行,這是內服的藥,一會兒讓小寇給你熬……”

她扭頭對五月幾個道:“她這幾日不能提重,你們多註意些。”

五月三人肅穆的應下。

一直到傍晚白善才知道錢小羊的事,然後他越發好奇起來,“你是因為看出她身上帶傷才點名要她的?不至於吧?若要給她治傷,說一聲就是了,我還能攔著不成?”

“……不是,”周滿道:“我是覺得她根骨俱佳,很適合習武。”

白善:“……真的假的?你一個根骨不佳的人能看出一個適合習武的根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