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3章 奔活二

給方老爺家幹活的短工們也在悄悄議論此事,尤其是被抄沒了家產的那些人。

連被放歸的一些丫鬟都聽說了。

去年被抄沒家產的人不少,放良的下人也不少。

但縣太爺分地的時候只給男仆分了田地,女仆是沒有的。

她們只能歸家。

但回家……

有的人從小就被賣做丫鬟,別說她們對家裏的感情,就是家裏對她們也沒多少感情的。

被放歸家裏,不是被匆匆配了人嫁出去,就是被留在家裏累死累活的幹農活,別說穿暖,連吃都吃不飽。

認真說起來,還比不上做丫頭的時候呢。

還有的人家,收了回來的女兒,轉過身去又找了人家賣出去。

但她們年紀都大了,許多大戶人家都不喜歡用,只能被配給小戶之家,既是丫鬟,也是通房,過得也很差,遇上不好的人家,還有可能被賣到臟地方去。

因此聽說了北海縣不拘男女都要,過去也是種地養雞,但包吃住,還發工錢,她們悄悄的打聽,竟然比留在家裏還要強一些。

幾個大姑娘就趁著去方老爺家幫工收稻子時湊在一起說悄悄話,“我和在方老爺家做長工的二柱打聽過了,說因為北海縣有醫署,署令就是女官,因此那邊有女孩做的工。”

“你們去不去?”

“我不認路呀。”

“我認識,以前我們家少爺去北海縣遊學時帶過我,我知道怎麼去,那北海縣離州城不遠,我們只要到了州城,再走上一日就到北海縣了,近得很。”

“就我們幾個嗎?路上不會有危險吧?”

“再險也險不到哪裏去了,”一個十六七歲的娘子咬牙道:“那花婆子近日隔三差五的上我家來,我偷聽著,等忙完了秋收,我就要被賣了。賣到那種地方去,我還不如直接撞死了事。”

“你氣性也太大了。”

“呸,這叫什麼氣性大,他們生了我一回,十年前我已經還了他們,現在這條命是我自己的,他們憑什麼還賣我?”

“別吵了,要去就一塊兒去,多叫上幾個人,我叫上以前認識的姐妹,現在還在家裏沒出嫁的,除了那幾個真疼女兒的外,其他的誰不是想留著入冬賣個好價錢?我們幹脆一塊兒上路,人多也不怕。”

“我認得去州城的路,二柱人好,他常給方老爺往縣城裏送東西,認識不少車行的人,我們到了縣城可以請他幫忙雇一輛車去州城。”

“這事兒不能漏掉風聲,我們聯絡好人就走。”

“戶籍怎麼辦?”

“還要什麼戶籍,我們都是女子,又沒地,直接做了流民去。”

“對,做了流民去!”

而此時,崔瑗就在離他們不是很遠的縣城裏,他抓了兩串錢給幾個幫閑,和他們道:“放心,不是壞事,我就是想著你們縣沒那麼多地養人,而我們縣那邊地多,讓他們留在縣裏不是做乞丐,就是到處打短工,犯了事流竄起來到最後背鍋的還不是你們?”

幫閑們見識有限,覺得崔瑗說的很有道理。

而且只是傳一些消息,又是真的,人家去不去也全靠自願,那就沒什麼不能說的了。

於是幫閑們接過了錢,拍著胸脯表示沒問題。

崔瑗請他們喝酒,等人走了以後便呼出了一口氣。

跟在他身後的書童忍不住道:“少爺,我們不跑嗎?”

崔瑗:“……跑什麼?”

“萬一這兒的縣令知道您在挖人,還不得抓您啊?”

崔瑗不在意的揮手道:“放心吧,縣太爺不會知道我們的打算的,這才哪到哪,我還打算擺了臺子招工呢。”

書童:……

崔瑗說了擺臺子招工,果然第二天就擺了臺子招工,就在城門口,當著守城官的面擺的。

守城官和衙役便好奇的來詢問,“西街那塊有那麼多的苦力你怎麼不去招,卻來這裏招?”

崔瑗理直氣壯的道:“那邊都是短工,幹個一兩天還罷,我這要招的是長工,現在開始,可能要到明年開春才幹完。”

衙役就打量他,笑問:“您這看著也不像是商號的管事啊,怎麼,要組建商隊走商?”

“這卻不是,”崔瑗笑道:“家主是北海縣縣令,他要修路搭橋,還要耕作莊園,所以需要不少人手,北海縣人少,所以要往外招一些短工。”

他嘆氣道:“衙役不夠用啊。”

北海縣招人招到這裏來了,衙役立即匯報給縣令。

縣令聞言沒多想,揮手道:“不用管,北海縣現在財大氣粗,那縣衙和縣城破破爛爛的,肯定要修的,他們人不夠,從外頭招也是正常的。”

縣令想得很開,“正好,他們去賺了錢,回來還得花在我們縣裏和家人身上,倒也富了我們。”

衙役覺得縣令說得對,於是也不限制崔瑗了,每天路過時還看看他招的人,可惜了,大多數人一聽要去北海縣,還要一去好幾個月就不樂意去了,兩三天下來他也只招到了三四個人。

崔瑗自己都沒想到他招收到的第一批大量長工竟然是一群小娘子。

從十二歲到十八歲之間,一共有十八個,才一進城門就找到了他,問他是不是北海縣招工的。

為首的一個小娘子問,“有我們能做的事嗎?”

崔瑗楞楞的看著她們,其實他不明白她們去了能幹什麼,是能開荒,還是能建造碼頭?

但來前縣令一再叮囑,女子也要,不拘性別。

所以他還是肯定的沖她們點頭,“要,你們都是要去北海縣的,確定能留很長時間?”

女孩子們狠狠的點頭,“確定。”

崔瑗便研墨提筆,“來,報個名字。”

一個年齡比較大的小娘子抓緊了懷裏的包袱問,“我們能不能今日就走?”

崔瑗微微挑眉,笑道:“當然可以,正好我這兩日也招了一批人,我著人送你們一起過去。”

至於他,他要帶著剩下的錢去往下一個縣了,而這兩天他終於也找到了一個靠譜的人幫忙繼續在這裏搭臺子招工。

那個總是來湊熱鬧的衙役的爹,認得幾個字,崔瑗與他說好了,“招到一個人,只要人到了北海縣,十文錢,你要能招到一百個人,那就是一千文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