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2章 崔巍

白善終於跟在周滿身後見到了崔巍,一個中年美男子,膚色很白,就是可惜,臉色蒼白憔悴,看著就不太好。

不說周滿這個喜歡看臉的,就是白善都忍不住上前兩步關切的問道:“崔大人,您沒事吧?”

崔巍的官職和聶將軍的平級,在周滿之下,白善之上,但他對三人是一樣的態度,只是擡眼掃了他們一下便冷淡的道:“無事。”

周滿打量過他的臉色,坐在床邊的椅子上,西餅立即拿出脈枕來給她。

周滿摸了摸崔巍的脈象,又問了些問題便看著他的臉色糾結道:“崔大人,您這倒像是水土不服啊。”

崔巍不信,“馬車只要快了,顛簸起來我就會吐的。”

周滿問他,“您在京城附近時可會嘔吐?”

他冷淡的道:“我在京城出入都騎馬。”

明知道自己暈車,他為什麼還想不開的去坐車?

周滿好奇:“那要是下雨呢?”

崔巍:“……有蓑衣。”

他盯著周滿看,讓她將剩下的話憋了回去。

周滿便道:“這不是單純的暈車,也有水土不服的原因在,當然,您以前未必是水土不服,但這次一定有這方面的原因。”

周滿給他開藥,“要不要我先給您紮兩針?讓您好受一點兒。”

崔巍遲疑了一下,到底接受了她的好意。

白善對來北海縣的人才很大方,尤其是對著崔巍和聶將軍,他花錢在縣城裏租了兩個院子給倆人住。

當然,倆人可能住在此的機會也不多,不過先租下,反正房租也不貴。

只是房子還沒收拾好,所以他們暫時在驛站住下,周滿讓人回醫署裏抓了藥送來,給崔巍紮了一套針法。

崔巍雖然依舊感覺不太好,卻比之前要舒服點兒,至少不會再吐了。

他松了一口氣,和周滿白善道:“失禮了。”

倆人自然表示沒事。

崔巍才到北海縣就病倒了,不過他自己已經習慣了,基本上只要過個兩三天就好了。

所以他也不搬走,先住在驛站裏養病,周滿每天過去看一看他。

聶將軍則帶著自己的五百將士和白善去了大家窪,他第一次看到鹽田時都驚呆了,尤其現在大家窪兩邊都在開鹽田。

一塊又一塊泛著水光的鹽田蔓延而去,有長工拿著木鏟走動著將鹽給鏟到田邊,堆了一堆鹽以後便鏟到筐裏挑著出去……

聶將軍:……

他抓了一把鹽,忍不住嘗了一口,確定是真的鹽以後就呸呸兩聲,雙眼發直的看著望不到頭的鹽田,“這麼大的鹽場,只我們五百人能夠守得住嗎?”

白善道:“我這邊還有一百駐軍。”

他道:“進來的時候你也看到了,要進到大家窪只有那一條路,那邊是海,那邊是難以跨越的大山,所以只要守住路口……”

聶將軍勉強有了些信心。

白善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所以你們除了保護鹽場,還得屯田。”

聶將軍左右看了看,舉目四望,問道:“我看這裏的農田很少,我們在哪裏屯田?”

白善就指著鹽田道:“我們屯這個田。”

聶將軍:……

白善安撫他道:“放心,這樣的日子也不會很久的,我已經在找人了,等我找到足夠的人,到時候你就可以騰出手來專門練兵。”

聶將軍懷疑的看著他,“你別騙我。”

“不騙你,”白善一臉認真的道:“青州也有駐軍,甚至人不少,但陛下和太子還是特意將你從京城調來,為的是什麼,這會兒你應該猜到了吧?”

聶將軍又不傻,自然猜到了,他一臉嚴肅的問道:“有人會對鹽場出手?”

白善頷首,“所以我肯定會讓你練兵的,放心,不會占用你的人很久。”

只不過此時大家窪鹽場還不為真正的敵人所知,當務之急是開辟出更多的鹽田,曬出更多的鹽。

但在開辟鹽田曬鹽之前,他們還得建造兵營。

便是老實如聶將軍都忍不住道:“白大人,你這是空手套白狼啊。”

“怎麼會是空手套白狼呢?”白善指著一庫房的糧食道:“看到沒,我早就準備好的軍糧,每日還會往這邊送新鮮的菜蔬和肉蛋。”

要多負責出五百士兵的吃喝,花銷還是不小的,不僅大家窪附近的村莊,更遠一點的村莊都富裕了一些。

早在人來前的二十多天前,白善直接叫來附近幾裏的裏長,讓他們宣傳下去,讓村民們多種菜,多養雞鴨豬羊這些牲畜,到時候縣衙會出面購買。

現在雞鴨豬羊這些不至於就立馬增多,但菜卻多出來不少。

每日再給大家窪送兩頭羊或者兩頭豬去也就差不多了。

不過說真的,這個花銷的確大了很多,於是白善更需要人了。

他手上還有大量的官田,加上從大井村小井村罰沒回來的田地,以及從宋家贖買回來的田地,他現在不缺能種糧食、菜蔬,養殖牲畜的土地,他甚至不缺錢,缺的是人。

所以他回到縣衙便又叫來崔瑗,“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崔瑗:“……您現在這麼急?不是說秋收結束以後再悄摸的把人弄過來嗎?”

白善道:“現在就是秋收時候,你確定能吸引多少青壯過來?”

他頓了頓後道:“不拘青壯男子,年青的娘子也可以,拖家帶口本縣都能接受。”

要是寡婦和單獨的青壯那就更好了。

崔瑗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頭,“郎主放心,我會盡力的。”

他決定明天再出去看看。

白善很大方,“帶上一些銅錢,不夠了再與我要。”

白善說的一些是兩筐滿滿的銅板,裝在了車上給崔瑗。

搶人這種事不好讓縣衙的人出面,所以白善給錢,崔瑗拿著錢雇了幾個人。

將裝著銅錢的竹筐綁好放在牛車上,崔瑗和白善行禮道:“郎主放心,某定不負所托。”

白善點頭回禮,其實完不成也沒什麼,大不了去和郭刺史坐一坐,和他求人唄,但崔瑗都那麼鄭重了,他自然只能回禮,也要鼓勵鼓勵人家,不能打擊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