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0章 哭笑不得

坐在一旁聽他們說話的老周頭沒太聽懂,所以他直接就問結果,“所以這種子以後的產量都能有六七石?”

“也不一定,”周立重一直牢記小姑的話,道:“但現在種子的變化的確不大,先交給小姑吧,我想明年在職田還有家裏的田上都用這些種子。”

雖然他是這麼打算的,卻還是想要聽一聽小姑的意見。

小錢氏應下。

一旁的關詠卻不似其他人這麼平淡,他是知道這背後代表的是什麼的,因此他驚訝得半天沒說話。

等回過神來,家裏已經用油布將車上的種子都蓋好,只等出門那天套上騾子或驢就能走了。

關詠見家裏人都這麼平常,就不由問周立信,“這樣重要的事不上報嗎?”

周立信楞了一下問,“報給誰?”

“當然是報給司農寺,若是可以,這樣重大的事直接上報陛下也可以的。”他們家又不是沒有門路。

周立信看向她大哥。

周立重將種子都遮好,拍了拍手,聞言不在意的道:“還早呢,小姑以前就說過,不做還好,既然要做,那邊做好了再上報。”

他道:“最早也得等我們大規模種出來,確認畝產沒問題後才上報。”

關詠見他們有打算,這才松了一口氣,然後想到了什麼,笑著和周立重道:“大哥可以依此出仕了。”

周立重撓了撓腦袋,“小姑讓我回縣城考吏員,但我……”

他總覺得自己考不上。

關詠卻想了想後道:“先試試,考不上也不要緊,我祖父名下有一舉薦的名額,大哥若考不上,或可請我祖父幫忙。”

老周頭都忍不住從一旁的小凳子上起身,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這多不好意思啊……大郎,回頭回家一定要給親家帶些好酒回去。”

周大郎應下。

老周頭只覺得神清氣爽,雖然家裏現在周立學和周立固都出仕了,但大頭一直跟著他爹在莊子裏種地,他還是有點兒發愁的。

周立重是長子長孫,以後周家是肯定要傳給他的,他幾個弟弟妹妹都有了大出息,就他一個是種地的;

而且孫媳婦在太醫院裏也越來越能幹,老周頭嘴上不說,其實心裏也覺得大孫子好像有點兒配不上人家,所以對劉三娘一直很好,他要是也能吃官家飯,哪怕不是當官,只是個吏員,他也不至於這麼心虛。

關詠和老周頭道:“祖父,大哥有這樣的功績,若是不出仕,那就太可惜了。”

老周頭不明白周立重有什麼功績,但孫女婿說什麼就是什麼,所以他只點頭。

倒是也收拾了一些東西要給徒弟帶去的莊先生過來聽見,便和老周頭及錢氏道:“試驗田和畝產的事還須保密,在周滿他們未正式上折前,不僅京中和朝中,最後佃農們那裏也不要多言。”

因為是莊先生說話,所以老周家人肅穆了些,老周頭看向周大郎和周立重,“莆村那頭……”

“他們知道的不多,”周立重道:“雖然是請他們收割的,也都知道那幾塊試驗田的稻穗長,但每年試驗田的情況他們也都看在眼裏,知道今年如此,來年就不一定了,而且他們也不知道具體的產量。”

除了周立重,沒誰知道哪塊試驗田的種子是第一次種,還是第二次,或者是第三次……

甚至隨著需要種的種子越來越多,試驗田也在增多,就連親力親為的周大郎有時候都記不住,也就周立重,每一塊田他都做了標記,每一塊田他都詳細的做了記錄,只有他和他的冊子才能完全記得每一塊田的情況。

莊先生自然也知道莆村試驗田的大致情況,聞言滿意的點了點頭,和周立重道:“等秋收結束,你就回羅江縣準備考試吧。”

周立重:“……這麼快?”

莊先生摸了摸下巴道:“你可以問一問你小姑。”

周立重扭頭看了看父親和母親,突然有點兒緊張,然後不想回去怎麼辦?

他咽了咽口水。

莊先生似乎看出了他害怕考試,於是道:“我回頭出幾張卷子給你,你試著做一做。”

不說老周頭,周大郎和小錢氏都很感激的沖莊先生行禮,然後壓著周立重給莊先生磕頭。

周立重雖然心裏很不想考試,但也知道莊先生是為他好,於是苦著一張臉跪下給莊先生磕了一個響頭。

莊先生連忙將人扶起來,笑道:“何必如此多禮?快起來吧。”

沒兩日,周家和白家準備好,便在一群家丁莊戶的護送下往青州去,結果才出京城沒多久,便碰上一隊朝廷的隊伍,後面跟了不少商隊,大家慢悠悠的走在同一條官道上,白家人也不好超過。

鄭氏撩開簾子看了一眼,讓人上去打聽一下是什麼隊伍。

家丁去了,不一會兒跑回來高興的道:“夫人,是陛下給公主駙馬派去的人,也是往青州去,正好與我們同路呢。”

這樣他們可以一直跟在他們身後走,有朝廷的人在前面開路,路上就安全了許多。

有人來打聽消息,自然瞞不過隊伍中的侍衛和內侍,略一打聽,聽說是周大人的婆婆,也正要往青州去呢,立即便有內侍和宮女過去請安,順便把人請到了隊伍中,兩隊合成一隊,一起往青州去。

自然,此時遠在青州的周滿和白善等人還什麼都不知道,他們此時正在縣衙裏見剛被太子派來的人。

太子答應了給白善派一隊士兵,大家窪鹽場關系重大,太子自然不可能隨意從他處調兵,所以他直接從京畿調的。

但從京畿調兵要經過殷禮和皇帝的同意,他此時又在外面,信件來回傳遞困難,所以調人時來回送了好幾趟信皇帝才答應。

調過來的人白善他們也熟悉,正是當年護送他們去西域的聶參軍。

當然,他現在已經不是參軍了,而是遊擊將軍了,說起來還是護送他們去西域來回的攻擊,以及參與西征的功績,這才讓他升得這麼快的。

他正野心勃勃的要在京城裏更上一層樓呢,結果就被調派到青州來了。

看到白善,他就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上前和他擁抱,順便大力的拍打一下他,大聲道:“好小子,還是你厲害啊,一句話讓我千裏迢迢的跑來了!”

知不知道他好容易走通了關系,就要調職到殷大人手下,真正的成為他的心腹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