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5章 有孕

這一次針灸和以前的不一樣,周滿選用了好幾枚大號的針,在給她敷過藥袋後才開始動手紮針,第一針紮進去病人便有些不好受。

覺得又脹又疼,忍不住呻吟出聲,周滿動了動針,問她的感受,文天冬在窗外也能聽得清楚。

他知道,周滿今天行的針法不止是在治療,更主要的目的是探查她的身體狀況,每一個穴位的反應不同,病竈自然也不同。

他蹲在窗外,一邊聽裏面的聲音,一邊將反應記下,之後他們還要探討的。

這一套針法行完,不僅病人大汗淋漓不好受,周滿也出了一身的汗,而且很疲憊。

周滿看了一下時間,半個時辰,比自己預想的還要長出近一刻鐘來。

她皺了皺眉,收針後對候在一旁的小姑娘道:“用幹巾子給她擦幹,讓她休息吧。”

婦人一直是她女兒在照顧的,雖然才八九歲,但已經能夠家裏家外一把抓,她應下,當即拿了幹巾上前照顧母親。

西餅見周滿神情疲憊,連忙上前扶住她,見她手心有點兒冰涼,不由驚訝,“娘子,您是身體不適?”

周滿也覺得自己有些心慌,眼前還有點發花,她想了想道:“可能是太熱,中暑了。”

候在外面的文天冬一聽,立即跟著上前,扶著周滿到隔壁後給她把脈,仔細看了看她的臉色,是有些紅,但也不至於就中暑吧?

但他還是對西餅道:“去端一碗消暑湯來。”

周滿卻道:“我不要喝消暑湯,我要喝酸梅湯。”

文天冬:“……好吧。”

因為天熱,來醫署看病的人多,有些是頂著大太陽走了大半天才到的,因此醫署自入夏後就一直準備著消暑湯,全是用積雪草一類的藥草熬的茶飲,雖然有點苦,但消暑效果很好。

只是周滿不喜歡,所以賀嫂子還會每天煮一些酸梅湯讓五月他們送過來,就是專門給他們消暑的,不多,多半是先緊著周滿喝。

西餅跑去廚房裏取酸梅湯過來。

文天冬這才道:“先生,您還覺得哪裏不舒服嗎?”

周滿想了想後道:“心悶,眼花,這不就是中暑嗎?難道是氣血不足?”

周滿說這個話都有些不自信,她最近吃得挺多的,這麼熱的天,昨晚還喝了一碗肉湯呢,一點兒不覺得自己氣血有毛病。

文天冬:“……我是說,您,”他頓了頓,想到她就是大夫,似乎不必要太詳細的詢問,因此直接問道:“您會不會是……有孕了?”

周滿眨眨眼,就扯出自己的手腕來自己給自己搭脈。

文天冬:……

周滿認真的摸了摸脈,半晌後放下了手,開始算自己的日子。

她此時有點兒暈,所以遲鈍了一點兒,但再遲鈍,以她的心智這會兒也算出來了,小日子似乎是遲了三天,但這種事是正常的,對於她來說,時間也不是一直都準的,有時候早三四天,遲五六天都是正常的。

周滿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科科,我不會真的要當母親了吧?”

這個問題太過重大,科科一時也懵了,甚至都沒問宿主要積分,直接就給她監測了一下身體數據,然後默默地將數據拉出來投映在她腦海中。

但因為她有點兒暈,一時沒看。

西餅端了酸梅湯上來,周滿楞楞的接過,一口一口的喝了。

文天冬在一旁欲言又止。

周滿喝了一碗酸梅湯感覺好多了,至少頭沒這麼暈了,這才呼出了一口氣。

文天冬見她臉色好轉,不由關切的問道:“先生,是有孕了嗎?”

周滿點頭,“日子還淺呢,你不要和人說。”

文天冬:……為什麼這麼淺的日子先生自己把脈都能把出來,而他竟然不能確定?

文天冬深深覺得自己的醫術還有待提高,不過……

他看向周滿手中的碗,道:“先生,酸梅湯裏有山楂,您現在不能多喝。”

西餅在一旁都呆住了,她只是去廚房端一碗酸梅湯,回來竟然聽到了如此重大的消息。

她一時沒忍住,立即伸手去搶周滿手中的空碗,有點兒想哭,“娘子,您要不要吐出來?”

周滿:“……倒也不必如此,雖然酸梅湯裏有山楂,但並不多,一日喝一兩碗還是沒事的。”

她又不是每天抱著山楂啃個不停,而且她還有中暑的癥狀,喝一點沒事的。

西餅不太肯定的看向文天冬。

文天冬頷首,不過再次叮囑道:“您不能多喝。”

他想了想後提議道:“可以讓人煮稀粥,留著米湯備用,實在渴,您就喝米湯吧。”

那個也可以消暑。

周滿只當沒聽見,她休息了一會兒,還是覺得很神奇,雖然她就是大夫,但還是有點兒沒適應過來。

文天冬看了看,果斷的叫來小寇,和她道:“去縣衙找白縣令,讓他來接大人回去。”

小寇瞪大眼睛問,“大人怎麼了?”

懷孕時間短是不好告訴別人的,因此文天冬沒有告訴小寇,而是道:“你只管去,就說周大人身體不太舒服。”

小寇聞言撒腿就往縣衙跑去。

白善也剛回到縣衙沒多長時間,周滿紮針,他留在那裏有些無聊,就回縣衙了。

只是縣衙現在也沒事,他便叫來崔瑗,問他,“我讓你打聽的消息打聽得怎麼樣了?”

崔瑗:“……大人,我們真的要從別的縣搶人嗎?”

“什麼叫搶人啊,我們這叫吸引人才。”

一群流民和佃農,這是什麼人才?

不過他還是道:“我已經照大人的吩咐悄悄讓人去蠱惑,哦不,是說服人去了,但故土難離,雖然就隔著一個縣或者幾個縣,但要想把人吸引過來也不容易。”

白善微微一笑,鼓勵道:“沒事,我們慢慢來,現在我們有錢。”

有錢就是白善最大的底氣之一。

別看北海縣和縣衙現在還是破破爛爛的樣子,但其實縣衙裏庫存的錢可不少了,尤其他還在擴大自己的官鹽生意。

正說得興起,大吉快步而來,站在門外躬身道:“郎主,醫署的小寇來了,說娘子身體有些不適。”

白善面色一變,立即起身出去,“怎麼會不適?”

那可是醫署,周滿自己又是大夫,文天冬也在那裏!

白善趕忙往醫署那邊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