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4章 財大氣粗

白善道:“他現在青州名聲不錯,不然路縣令也不會去請他,人雖有些高傲,但有本事的人都有高傲的資格,我們選才,才自然也有選擇的權利。”

就比如他們,他們可以選擇效忠皇帝,道不同時自然也可以掛印而去,不給他幹活兒。

周滿覺得有理,於是下定了決心,“等我下衙就去請他,你說給他一個什麼職位好?”

白善微微偏頭,“典藥?你名下不是還有一個典藥的缺嗎?”

周滿想了想後點頭,“行,就聘他做典藥。”

周滿還和文天冬說了一聲,道:“建設另外兩間醫署必定要多仰仗他的,”她道:“你多與他相處,這件事最後還是要仰仗你們。”

文天冬聽懂了周滿的言下之意,眼睛微睜,高興的應下。

周滿這才和他一起去看少年一家。

大半天下來,文天冬心裏已經有了治療的方法,針灸、藥敷,再配以湯藥治療。

他將藥方和針方給周滿看。

周滿看了看後微微頷首,放下敷藥的方子道:“我與你開一樣的方子,但針法和湯劑不一樣……”

倆人討論了一下治療的方法,確定好三個方子後便看向床上躺著的婦人,“你的病得絕對的臥床,我會再教你幾個動作,你每日可以練一練,可以更快治愈。”

一旁的少年連忙問道:“大人,我母親的病大概要治多久?”

周滿想了想後道:“最少三個月,還得看情況,想要徹底治愈很困難,我只能說盡量讓她像常人一樣生活。”

她道:“但日常生活中也要多註意。”

周滿扭頭看向婦人,意有所指的道:“身體是自己的,命也是自己的,像月子間下地洗衣服這種過勞之事,以後還是不要再發生了。”

婦人喏喏道:“當時正值秋收,我不下地怎麼能行?”

周滿挑眉,問道:“這四年你有下過地嗎?”

婦人啞然。

周滿道:“但這四年,你活著,你的兒女也活著。”

婦人說不出話來。

周滿扭頭和白善道:“教化不只是教化男子不打媳婦孩子,還得教化媳婦想開點兒。其實有時候女子沒有自己想的那麼重要,也沒有自己想的那麼輕賤。”

婦人低著頭喏喏不敢言,一旁的少年和小女孩卻若有所思。

定下治療的方案,周滿便道:“你準備準備,洗漱後在此住下,稍晚一些我來給你紮針敷藥。”

婦人這才回神,連忙應下。

小寇就來找少年,“大人讓你去後院劈柴燒熱水,你娘親要洗頭洗澡,你們帶有幹凈的衣裳嗎,要是沒有我們可以借你一套。”

少年回神,連忙道:“有的,我們帶來了。”

小寇就領他去後廚。

周滿去藥房裏準備敷藥,藥還得熬過浸泡,白善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問道:“我有仔細的想過教化這個問題,已經不止的把裏長們叫到縣裏開會培訓,我是覺得收效還不錯,但百姓愚昧,實際上的和我們想達到的目標還是差很遠。”

周滿一邊稱藥一邊問,“所以?”

“所以我覺得我們縣衙和你們醫署應該合作,”白善道:“你看,現在來你們醫署求醫的病人越來越多了,尤其是女子,你之前不是還想組織女子,教習她們一些基本的醫理嗎?不如就順便教化一下她們?”

“那男子不教化嗎?”

“先一再二嘛,”他道:“雖然世俗總是看不起女子,但你不能否認,在一般家庭之中,女子占了一半,而且在子女的教養中,女子的地位並不下於男子。”

他舉了一個例子,“比如你家。”

周家的孩子基本上都是錢氏在教。

周滿將稱好的藥都倒進盆裏,驕傲的擡頭道:“那是因為我爹人好,那些男人打老婆孩子,我爹從不對我娘動手。”

白善就靜靜地看著她。

大家都是從小在七裏村長大的,閑暇時沒少一起蹲村口的大榕樹下聽老人們說些八卦,誰還不知道誰啊?

周滿也靜靜地看著他,最後她還是基於現實,後退了一步,“好吧,我爹是有那麼點小毛病,但我娘會調教呀。”

老周頭年輕時候也懶,錢氏年輕時也累,但她從不會像婦人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哪有才生產三天就去碰冷水和下地割稻子的?

錢氏後來幾次生產,婆婆不在了,娘家的嫂子有時候抽不出空來幫忙,她就壓著老周頭拿衣服出去洗。

白善等的就是她這句話,“你也說了,嶽母會調教,可見女子的教化比男子還重要。”

周滿就轉了轉眼珠子,“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醫署缺錢。”

白善:“……”

他深深地看了周滿一眼,大手一揮道:“沒關系,我給你撥!”

周滿興奮起來,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真的?”

白善狠狠的點了兩下頭,“比黃金還真!”

他現在缺錢嗎?

他可是前不久才賣出好幾車鹽的縣令,縣衙的庫房裏現在越堆越多的就是錢了。

可惜鹽場那邊還堆了不少鹽,暫時還賣不出去,不然他能賺到的錢更多。

白善財大氣粗的道:“你只管說,要多少錢我給你撥。”

周滿被震住了,半晌後楞楞的道:“青州城的醫署也要建了……”

白善一臉沈思,“我可以替你與路縣令談一談,或者和郭刺史聊聊天也可以。”

周滿:“小氣!”

白善:“這是公私分明!”

這是他們北海縣的醫署,給再多的錢得益的也是北海縣的百姓,但投向青州城醫署……

白善輕咳一聲,一邊往後退一邊道:“這還叫在其位謀其政,等我哪天能管到青州城再說吧。”

周滿默默地看著他後撤,到了門邊後擡高一腳邁出去,一轉身就溜走了。

她輕輕地哼了一聲,端著盆去後廚,拿了一個藥袋就將藥都塞了進去,然後交給小寇,“用中鍋熬藥。”

“是。”

文天冬則是在記錄脈案,他特別想親自動手紮這套針法,但想到婦人的反應,他到底嘆息一聲,將記好的脈案交給周滿,“先生,可要我給您打下手?”

周滿想了想後道:“你候在窗外吧,你可以聽一聽病人的反饋,屋裏的話讓西餅給我打下手就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