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1章 話嘮

婦人臉色一白,蒼白著臉問道:“和大人剛才一樣檢查嗎?”

周滿頷首,“對。”

婦人支吾著不肯應下,剛才周滿可是從頭到尾給她摸了一遍,要不是她兒子也在,周滿和文天冬又都是官員,她甚至不想讓文天冬留在這裏看。

讓一個陌生男人看著自己被摸了一遍已經是她的極限了,更不要說還要給對方摸了。

周滿見狀也不勉強,和文天冬道:“那你先出去吧,我要再看一看她的腰背。”

文天冬有些失望的應了一聲,這樣的病癥很少見,可惜患病的不是個男人。

少年也退了出去,周滿叫來西餅,倆人解開她的衣裳將人翻過來檢查了一下。

周滿雙手在她後背細細地一路向下摸,摸到後腰時,可能是太疼,她忍不住悶哼了兩聲。

周滿問了些問題便心中有數了,正要給她穿上衣裳時見她肚子上似有淤青,便又掀開了衣裳探頭往前看。

她伸手按了按淤青處,問道:“這是怎麼來的?”

婦人疼的一縮,臉色微白道:“不小心撞的。”

西餅也看了一眼,有些憤怒,“這一看就是踢的,都能看出是腳印大小來。”

婦人白著臉沒說話。

周滿便幹脆將人的衣服褲子都撩開檢查了一遍,發現她身上,尤其是腿上有不少淤青,多是掐的和捶打,好在都沒傷到骨頭,但最嚴重的也傷到了筋。

周滿抿了抿嘴,和西餅道:“回頭我開了藥膏,讓邵婆子來給她化開後上藥。”

西餅應下。

周滿這才收手,讓她穿好衣服。

婦人忐忑的問:“大人,我的病能治嗎?”

周滿想了想後頷首,“可以治,只是需要費的時間長一點兒而已,現在醫署有房間,你既是下戶,那便住在此處吧。”

婦人楞了一下問,“不知一日要費多少錢?”

周滿道:“你住在這裏不要錢,但飲食需要自己負責。”

周滿出去和文天冬商量病情,少年亦步亦趨的跟著他們,周滿也不趕他,他想聽便讓他聽,“是腰痹。”

文天冬也診出來了,但腰痹疼痛到下肢完全無力,他卻是第一次見,想到剛才病人的自述,他不由問,“是因生產之故嗎?”

一旁的少年立即繃緊了臉,不由插嘴問道:“難道我弟弟真的是天煞孤星?”

正要說話的周滿:……

目光看著周滿正待傾聽的文天冬:……

師生兩個立即扭頭看他,很好奇的問:“這個結論是怎麼出來的?”

少年心神俱失,難過的道:“不是你們說和生產有關系嗎?”

周滿頷首,“你母親說她病發的時候她才出月子沒多久,可這和你弟弟是天煞孤星有什麼關系?”

最近白二郎正在寫天上的各種星星,周滿正是對此極為好奇的時候。

少年:“我娘生我弟弟的時候下雨,我奶奶出門摔了一跤,擡回來沒幾天就死了,村子裏人都說是我弟弟克死了我奶奶。”

周滿瞪大了雙眼。

“後來我娘才出月子沒多長時間就癱倒在床,村子裏的人更說是我弟弟克的……”所以他爹還想過把他弟弟給送人,但附近幾個村子都沒人敢要,扔了他和他娘都不答應,他倒是扔過一次,少年跟在後面又給抱回來了。

他是不相信他弟弟是天煞孤星的,但大人們也這麼說的話……

文天冬忍不住道:“這不是無稽之談嗎?你母親自訴生產後第三日就開始下地,既要洗衣服做飯,又要下地割稻子,別說她才生產,就是個正常人也很可能會累倒的。”

周滿頷首道:“她是勞損所致,勞傷則腎虛,虛則易受於風冷,何況你母親當時還在月子這樣特殊的時期,完全不懂保存自身。”

又是洗衣服,又是彎腰割稻子的,就算當時沒出事,等年歲稍大一些,身上也別想有好的地方。

少年一楞一楞的,問道:“那,這到底和我弟弟有沒有關系?”

文天冬:“當然沒有了。”

周滿:“當然有了。”

文天冬默默地扭頭去看周滿,周滿一臉嚴肅的道:“這件事有關的人可多了,最多的可延伸到你的祖宗十八代,你想,你祖上要是富貴,傳到你家的時候還很有錢,有錢到不需要你母親親自下地幹活兒洗衣服,這樣的事還會發生嗎?”

少年搖頭。

“你弟弟要是不出生,你娘會做月子嗎?”

少年搖頭。

“但換一句話問,你弟弟就想出生在你家嗎?他能選擇嗎?”

出生是不能選擇的,少年繼續搖頭。

“那你娘是怎麼懷上你弟弟的?到頭來不還得怪你爹你娘嗎?他們要是不懷上孩子什麼事也沒有,再往上,你外祖家要是不把你娘嫁給你爹,這件事也不會有,你爹一家要不是這麼窮,這些事也不會發生……”

“再往上,那能找出來的罪人就更多了,但有什麼意義呢?”周滿道:“事情已經發生,你們只要知道這病是怎麼發的,將來引以為戒便是,接下來便是要知道這病要怎麼治就可以了。”

文天冬見先生大有往下的意思,連忙趁著她換氣的功夫道:“先生,我們不如先去用午食吧,再討論一下她這病怎麼治。”

“周大人,文大人,白縣令帶了一位先生來,現正在前院裏和病人們說話呢,五月姐姐還送了兩個食盒來。”一直等在一旁的小寇連忙道。

周滿一聽便知道是錢先生到了,她便點了點頭,叫上文天冬一起,“我們一起用個飯。”

說完才和少年道:“別想太多了,你弟弟不是天煞孤星,說起來還是他運氣不太好,正巧趕上了這些,倒黴的不是你的家人,反倒是他。”

“不過這世上的事,禍兮福所倚,誰知道他將來是不是很有後福呢?”周滿毫不客氣的道:“你娘的病完全是自己作的,至於你奶奶,只能說是運氣不好了,但你要知道,這天下之大,一時一刻都有人出生,也都有人死亡,難道他們也是天煞孤星嗎?”

少年已經雙眼迷茫,叫她說得腦子都成漿糊了,顯然被這些話沖擊得不輕,然後還沒有完全聽懂。

文天冬同情的看了一眼少年,催促周滿,“先生,我們快走吧,別讓白縣令等急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