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9章 初見成效

周滿袖手在一旁看,看他紮完後便點了點頭,很是滿意,雖然下針的手不是很穩,速度稍顯遲緩,但瑕不掩瑜。

她對文天冬道:“這個病癥留給你,待看完了病人我教你辨癥用藥,等他紮完針,你給他摸一下脈象。”

文天冬心中大喜,面上卻不動聲色,恭敬的應下後目送她離開。

周滿回到自己的診室,繼續叫下面的病人進門,在後面也沒幾個病人了,周滿看完以後便清閑了下來,她看了一下時間,幹脆進屋裏找紮針的病人聊天,“下個月你們就要秋收了吧?”

小姑娘已經睡著了,沒回答,一旁陪同的婦人便連連點頭道:“是啊,現在地裏的稻穗已經垂下來,再過十來天就能收了。”

“你們到時候還能來看病嗎?”周滿很好奇,“這次是農閑,所以你們才進城來看病的?”

婦人就嘆氣道:“雖然地裏忙,但有病還是得來看的。”

話是這樣說,但兒子女兒要不是得了這樣會斷絕後代的病,他們也不會急在這時候上縣城看病的。

不僅抓藥要錢,來回縣城也耗費時間呢。

周滿點了點頭,開始計劃起來,若是農忙了醫署沒人,她要不要去青州城將醫署建起來,順便去臨淄縣下鄉呢?

此時,北海縣大興屯一戶人家裏正發生劇烈的爭吵,一個少年沖進屋裏將一床被子往外抱,鋪在了板車上,然後進屋背出一個身形佝僂,瘦削的婦人來……

還沒等他把婦人放到板車上,屋裏一個瘦削的成年男子同樣怒氣沖沖的出來,直接一腳踹在少年的屁股上,少年往前一撲摔在了板車上……

婦人大驚,生怕壓到了他,連忙撐起手臂要起身,結果她手臂也沒多少力氣,一下壓在他身上起不來身,見丈夫還要上來踹人,連忙揮舞著手臂擋他,“別打了,別打了,我不去,我不去就是了……”

屋裏哭著跑出來一個七八歲的女孩和一個四五歲的男孩,倆人都不敢上前,只敢站在一旁哭,聲音尖銳的叫著大哥和娘親……

少年一手往後撐住母親的身體,一手按在板車上爬起來,這才把母親放在板車上靠著,他雙目通紅的看著父親道:“裏正說了,父親打老婆兒子也是犯法的。”

“放你娘的狗屁,你連命都是我給的,我打你犯的什麼法?”

少年倔強的仰高了脖子,紅著眼圈道:“裏正說了,下戶去醫署看病不要錢,昨天三嬸他們去看病回來也說了,他們抓藥就是不要錢的,你為什麼就不答應讓娘去看一看?”

“她看了有啥用,”男子一臉嫌惡的道:“已經癱在床上這麼多年了,誰能治得好?說是抓藥不要錢,誰知是真的還是假的?而且進城不要錢,吃喝住不要錢?就快要秋收了,你就不能聽話點嗎?”

少年堅持道:“我要帶娘去看,三嬸他們已經去過了,就是免費的!”

男子見兒子一再忤逆他,不由暴跳如雷,“我不許!”

見他想要動手,少年就上前一步擋在母親前面,只是雙腿有點兒發抖,連聲音都有些抖,但他還是直直地看著他,聲音很大的喊道:“你要是不答應,我就去找裏正,說你又動手打我們了,裏正說了,這是犯法的,這就是犯法的!”

想到上次因為兒子告狀,裏正將他叫去訓了一頓,讓他大丟臉面,他就不由捏緊了拳頭。

但他一時沒動作,婦人欲言又止,想要為父子兩個說和一下,但擡頭看到大兒子單薄的背影,想到這幾年生不如死的躺在床上,她便咬咬牙忍了下去,腦海中不斷的重復著這段時間兒子悄悄和她說的話,“……特別厲害的大夫,還能給皇帝和皇後看病呢,是個太醫,裏正家的娘子說,公主就住在她家裏,這樣厲害的人物,肯定能治好娘的腿。”

婦人沈默著,男子也沈默著,少年便轉身快速的將倒地的母親和板車一起扶起來,胡亂的將被子塞在板車上,彎下腰拉起板車時偷偷擡眼看了一下站在門邊的弟弟妹妹,他直接拉著車轉身走了。

男子見狀,大怒,氣得將院子裏的凳子給踢飛了,一邊大罵起來。

站在門邊的兩個孩子嚇得一個激靈,女孩立即拉著弟弟悄悄退回了屋裏,然後回屋拿起一個包裹溜到母親的房間裏,推開窗丟出去。

少年果然在窗後,他接住包裹,叮囑小女孩,“你看好弟弟,離他遠一點兒,他要是打你,你就跑到村子裏,順便誰家,鉆進去就好了。”

小女孩點頭。

少年推起板車正要走,婦人突然道:“大郎,我們把你妹妹和弟弟都帶上吧。”

少年一楞,回頭看了一眼,就見弟弟妹妹正趴在窗口那裏,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他。

少年心內一滯,不知為何也有些害怕起來,他爹動手還是有分寸的,前提是不能喝酒,他一喝起酒來,手上就沒分寸了。

以前他和娘親在家還能護住他們,他們要是不在家……

少年放下板車,回到窗下,小聲道:“爬出來,我抱你們。”

小女孩和小男孩大喜,一前一後的從窗口那裏爬出去……

少年將窗戶關上,推起板車就快步走,“快點,讓他發現我們就走不了了。”

小女孩立即牽著弟弟小跑著跟上……

在北海縣另一個方向的小溪村裏,一個少女正飛快穿過村子跑回家,她氣喘籲籲的推開門,大叫道:“娘,娘,去縣城看病的二伯母他們回來了,他們說在縣衙看病真的不要錢。”

正在院子裏搓麻繩的婦人聞言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少女高興的道:“娘,送爹去縣城看一看吧,說不定能治好呢?”

婦人猶豫,“真的能治好嗎,之前找了那麼多大夫……”

“可這位大夫是京城來的,還是太醫呢,你知道太醫嗎?就是官,能給皇帝和皇後看病的神醫,連二伯母他們去抓藥都不要錢,我們家比他們家還窮,肯定更不要錢,我們就去吧。”

屋裏傳來重重的咳嗽聲,也不知道是不是吸了風,咳了很久才停下,她聽著既煩躁又心疼,最後還是點頭,“等你大哥從地裏回來我們就去。”

隨著去醫署看病的人越來越多,免費抓到藥的人也越來越多,醫署的名聲也傳得更廣了些,聞名而來的病人也越來越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